呈献

分析师:调高消费税对非必需消费品冲击最大

有分析师认为,调高消费税(GST)对本地非必需消费品(consumer discretionary)的冲击最大,但征收电子商务税可为线上与线下零售业者打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英兰妮上个月接受《彭博社》专访时谈及我国打算调整消费税,并透露政府正研究对电子商务征税,作为新的税收来源。

兴业证券(RHB)分析师蔡彦宁在分析报告中指出,尽管政府还没确定何时加税,但一般相信不会在这一任政府卸任前施行。“不过,征收电子商务税则会在这之前。”

她认为,这么做对本地消费将产生负面影响,“新加坡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经济体,2020年之后,估计每年的经济增长仅有2%至3%。”

蔡彦宁因此相信,下一次增加消费税所带来的影响“将不会因经济强劲增长而有所缓冲。”到时,非必需消费品,包括家具、休闲用品、手表与珠宝、服装与鞋类等的表现将不如必需消费品(consumer staples)。

不过,她估计,消费者将赶在政府调高消费税前大笔买入非必需消费品。

为线上线下零售业者 打造更公平竞争环境

由于政府也考虑征收电子商务税,辉立证券分析苏灵欣认为,这么做可为线上与线下零售业者打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她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举例,一双耐吉(Nike) Air Jordan 6 Retro,在本地购买要269元,在亚马逊(Amazon)订购要171.11美元(约230.85新元)。少于400元的海外线上订购无需缴税。

苏灵欣说,假设海外零售业者和本地业者一样,需要付7%消费税,“这将减少人们透过线上平台从海外购物的吸引力。”

蔡彦宁也指出,像牛奶公司(Dairy Farm)和昇菘(Sheng Siong)受到消费税调涨的影响最小,而且“征收电子商务税,人们到实体商店和超级市场购物更为便宜。”

面包物语(BreadTalk)则可能受到影响,因为人们可选择到邻里小商店消费;餐会供应商梁苑集团(Neo Group)也可能受到负面影响。

普华永道新加坡亚太区流转税务主管合伙人许序浩受访时说,自从政府在今年的预算案中提出研议征收电子商务税,国内税务局(IRAS)已于今年5月至7月咨询商家及各商团。他估计,政府将在明年预算案提出更具体的建议及时间表。

许序浩透露,政府正在评估的模式是要求海外商家注册消费税,这也是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采用的模式。

他建议,若要避免商家因合规管理成本过高而不愿销售给我国消费者,政府应避免过于复杂的注册及会计程序。

兴业证券分析师蔡彦宁指出,尽管政府还没确定何时加税,但一般相信不会在这一任政府卸任前施行。不过,征收电子商务税则会在这之前。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