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超过八成小学招生考虑背景均衡

超过八成新加坡小学都能均衡招收社会经济背景不同的学生,其中各有至少5%的学生来自收入最高和最低20%的家庭。

教育部长王乙康昨天参加国会施政方针辩论时,聚焦社会平等课题,并透露上述数据。

他说,这些学生虽然会一起玩耍和学习,但在让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学生更融洽相处方面,我国还须继续努力。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一项研究就显示,教育背景和住房类型已成为社会断层线,“名校生”和“非名校生”倾向待在自己的小圈子中,居住在私宅者也较少同组屋居民有密切交往。

王乙康说,一些学校基于历史、文化和所开办的课程,确实吸引更多高收入家庭的学生,这引起了关注,一些校长也纷纷在发表演讲和做公开评论时提到这点。

政策必须凝聚不同背景国人

他认为,虽然人们都有自由交友的权利,但如果朋友圈主要来自同一个社会经济阶层,长久下去将造成分化、“毒害”社会。

“我们的政策必须扭转这个趋势,积极地把不同背景的国人凝聚起来。”

他也以自己过去经常在邻里和陌生人组队踢足球为例,指国人大致上都不介意彼此的种族、经济以及家庭背景。

除了教育,房屋和国民服役政策也有助社会融洽共处。

在房屋政策方面,每个社区都有不同的房屋类别,以确保不同背景的居民能在咖啡店、小贩中心、民众俱乐部和游乐场等邻里设施相互交流。

王乙康说:“但我们并不止于‘硬件’的安排,人民协会和社区组织也举办多种活动,促进居民交流,有助他们建立情谊。”

他也指出,国民服役是每个新加坡男子的“必经之道”,而士兵不论是受训、用餐或休息都会共同相处。“国民服役不单是为了保卫国家安全,也是促进社会融合的重要国家机制。”

产业转型不仅适用于大企业,我们的中小企业也可以使用精益企业发展计划来提高生产力。在经济转型的当下,我们希望所有企业能改变和成长,也能把握机遇,包括到海外拓展业务的机会。不只企业应变能力要强,劳动队伍的应变能力也要强。这在私人领域是挺普遍的:许多公司落户新加坡就是因为我们的劳动队伍技能高、应变能力强,这应当是我们的竞争优势。——国家发展兼人力部政务部长扎吉哈

如果人民没有做好准备,一味向数码经济冲刺也是徒然。我们必须确保人民能从这次转型中获益,而不是因此落伍。我们不能在不经意间制造新的不平等,或扩大能利用和无法利用新数码科技的群体之间的差距……不少年长国人还在追赶数码经济迅速发展的步伐,当中有许多甚至对于学习这些新科技抱有望而却步的心情。政府必须加大力度,为年长国人制造更多亲老的学习机会与环境,善用亲老设计,鼓励年长国人抓紧机遇,掌握数码技能,才不会随着数码社会迅速发展而脱节。——陈佩玲(麦波申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