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10年来最低水平 去年80万公吨塑料垃圾仅6%再循环

环境局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解释说,本地塑料再循环率逐年减少,多是因为海外市场近年来对塑料废物的需求下降导致。环境局将在近期展开一项大型研究,以找出可提高塑料废物再循环率的突破口。

本地去年制造了约80万公吨的塑料垃圾,其中仅有6%进行再循环处理。这也是本地塑料垃圾再循环率过去10年来的最低水平。

国家环境局将在近期展开一项涵盖全球和本地范围的大型研究,以找出可提高塑料废物再循环率的突破口。

环境局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解释说,本地塑料再循环率逐年减少,多是因为海外市场近年来对塑料废物的需求下降导致。

不过,发言人指出,塑料垃圾是“有巨大再循环潜力的废物资源”,当局希望借此研究深入探讨全球和本地的再循环行业如何废物再利用。

发言人说:“所收集到的信息将更好地协助我们了解,市场对可再循环材料及产品的现有和潜在需求,以及国外业者正在使用的再循环解决方案和技术。这将有助我们评估把这些方法引进本地商业的可行性。”

环境局去年底就该研究进行招标,项目已在上个月由可持续发展策略咨询公司Paia标得。环境局发言人说,这项研究会在今年上半年启动,分三个阶段进行,预计一年后完成。

除了塑料垃圾,同样具有再循环潜力的电子垃圾也是另一大研究范围。

环境卫生管理和再循环协会(Waste Management and Recycling Association of Singapore,简称WMRAS)主席陈恬芬受访时指出,国外业者对进口塑料废物的需求近年开始减少,这对本地业者的确造成了一定影响。

中国今年起停止进口塑料废物

她说:“中国向来是废塑料的主要进口国,但它从今年起停止了这类材料的进口。这样一来,本地再循环业者能出口的塑料垃圾量就少了,那些无法出口的塑料废物被送去焚毁,导致再循环率下降。”

陈恬芬因此对环境局开展的这项研究项目表示赞许,并认为它将能产生深远影响,“这是一项重要工作,国外业者采用的一些新款技术很不错,可以让本地业者参考,甚至促进合作,提高再循环率。”

目前,本地再循环业者处理的主要是工业塑料垃圾。

陈恬芬说:“工业塑料垃圾比家用塑料垃圾更干净,比较容易处理。不过,本地业者的再循环技术仍然有不少进步空间,因为现在能把废塑料回收后,直接再做出塑料成品的业者没几个。”

其中一家可做到废物利用的本地再循环公司Wesjet,每个月平均收集两三百吨的塑料垃圾,多来自工业和商业活动。

员工将塑料垃圾分类后,直接将其分解为颗粒,再进一步制成塑料包装等用品,转卖给本地商家,如大型电器零售商。

公司总经理单宝成受访时指出,塑料包装对本地工业、商业和家庭来说,依然是重要用品。

他说:“现阶段还是无法避免使用塑料,因为人们对它的需求仍然很大。但其实塑料垃圾不难处理,几乎任何一种塑料产品都能再循环,只是这么做之前必须严格分类。”

至于人们日常丢弃的塑料垃圾,单宝成认为这类废物再循环的成本已超过了它的价值,这笔账不划算。

“日常塑料垃圾多会有食物饮料等残渣,我们不能直接回收,必须先清洗干净再处理,当中能得到的经济价值太小。”

陈恬芬因此也提醒,要提升本地的再循环率,不能单靠业者不断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公众在这方面的配合更加重要。

环境局2021年之前强制企业呈报包装种类和数量

除了加强减少制造塑料垃圾的公共教育和借鉴外国业者的作业方式,环境局也将致力于发展更具可持续性的塑料垃圾管理解决方案,加强本地业者的再循环能力。

环境局将在2021年之前实施新的报告框架,强制要求使用产品包装的企业,呈报它们使用的包装种类和数量,以及如何减少包装的计划。

为应对不断增加的垃圾量,环境局去年推出固体废物资源化(Closing The Waste Loop)的科研项目,推进高等学府、研究机构和私人企业的合作关系。

该科研计划的重点在于研究出解决方案,提高塑料垃圾的资源效率,从中创造更多价值,更好地做到废物利用,减少塑料对环境造成的影响。

另外,环境局也在今年3月,针对可持续塑料设计和塑料垃圾的回收价值(value recovery)的研发工作,征求发展方案计划书(Request for Proposal),招标活动将于下个月11日结束。

环境局:“禁塑令”非解决塑料垃圾理想方案

在本地推出“禁塑令”,并非是解决塑料垃圾问题的理想方案。国家环境局解释,商家最直接的应对方法是改用其他材质制成的用品,但这些替代品同样可能会对环境造成影响,不一定能在改善环境问题上发挥正面效果。

台湾今年初宣布,将从明年起逐步禁用吸管等一次性塑料制品,直到2030年全面禁塑;英国政府上个月也宣布,计划禁止出售塑料吸管、搅拌棒和棉签。

我国环境局就此答复本报询问时,并没有正面回应是否有计划“跟风”,但发言人强调,本地在减少使用即用即丢物品,特别是塑料制品方面仍有改善空间。

环理会:改变消费者态度

发言人说:“商家可主动鼓励消费者减少使用这类物品,如餐饮业者在提供即用即丢型容器时,向消费者收取额外费用。”

新加坡环境理事会受询时表示,该会与环境局及相关业者合作密切,支持任何可减少过度使用塑料制品的做法,包括塑料吸管、塑料杯和饮料搅拌棒等。

理事会一般通过公共教育,向公众和零售商解释大量塑料垃圾对环境可能产生的影响,以及使用非即用即丢型物品的好处。

理事会执行理事长张佩兴认为,要有效改变人们使用塑料产品的习惯,需要消费者改变态度。张佩兴说:“我们如果最迟要在2030年成为一个零浪费国家,关键要理解哪些物品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可以少用或完全不用的。同时,提醒消费者注意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塑料包装,鼓励他们养成自备非即用即丢型物品的习惯。”

环境理事会目前正进行研究,通过分析住家塑料制品用量,以及消费者使用塑料制品后的再循环习惯,从中了解本地塑料垃圾的生态环境。

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口福食阁今年3月,率先成为本地首个不提供塑料吸管的食阁,计划推出至今食客反应不一。

口福集团商业发展总监杨进伟受访时透露,多数食客对计划反应踊跃,但不乏有公众对不用吸管喝水的做法感到“不自在”。

他说:“我们也不是要消费者完全弃用吸管,只是不用塑料吸管,市面上还有纸制和竹制吸管作为替代品。这类公共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时间去执行。”

杨进伟认为,推行这类环保活动需要一定的勇气,因为这将对产业链中的塑料制品供应商造成打击,“但总要有人带头去做,要有一个起点,我们的立场也要保持坚定。”

环境卫生管理和再循环协会主席陈恬芬则认为,全面实施禁塑令有难度。

她说:“人们对塑料产品的需求很高,我想政府也不好完全禁止人们使用这些产品,比较理想的方式是给消费者选择,真有需要时才花钱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