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培养学生软技能 教育业者从辩论和编码等找商机

教育部推行全人教育,现在的学生不仅要掌握书面知识,还得掌握各种21世纪技能,包括批判思维、沟通能力和团队精神等。

《联合早报》观察到,本地有越来越多教育服务供应商专攻这些技能,通过如辩论和编码(coding)等课程着重培养学生的软技能。

例如,于2015年创办的社会企业世界公民(The Global Citizen)为学生提供体验式的教学模式和多元化的课外活动。公司通过不同的活动,如辩论、模拟联合国、演讲、世界公民教育和领袖训练等训练学生。

创办人杨景舜和姚恩飞认为,学习不应局限于书面知识,也得培养学生的世界观和批判思维。

他们观察到,现今年轻人一般缺乏思考个人对社会和世界的角色与责任的能力,因此希望引导学生对本地和世界发展议题和时事的兴趣和思考,培养负责任的世界公民。

主打编码课程的教育机构Coding Lab则希望培养学生的计算思维(computational thinking)。联合创办人符永宁受访时说,计算思维可分为四大种类,即分析问题(problem decomposition)、抽象(abstraction)、计算程序(algorithm)和图形识别(pattern recognition)。

另一名创办人王碒琍指出,创办于2015年的Coding Lab为四岁至18岁的学生开办课程,包括同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管理局合作为学前孩童举办工作坊,让小学生通过Scratch等编码软件培养数码知识,以及让中学和高年级学生结合数学学习编码语言Python。

谈及各自的课程如何让学生掌握21世纪技能时,杨景舜和姚恩飞以辩论为例,指出这能提升学生的沟通技能和口才,训练他们的批判和逻辑思维,学会观察和分析问题,并抒发己见。

符永宁说,学生掌握计算思维后,能更有效率地完成任务,面对任何问题时也能进行分析、认出图形,并善用所学知识。

他说:“孩子们每天都接触应用,所以当我们教导如何制作游戏,发展应用的技能等知识时,我们实际上是在给予他们面对未来的工具。”

周彦伶(38岁,行政主管)的两个儿子胡宇钦和胡宇斌在Coding Lab上编码课程。她受访说,编码课程能激发孩子的创意思维,鼓励他们破格思考。她说:“上编码课程能让孩子放松,他们无需担心测验或考试,可尽情发挥创意。”

威灵顿小学小五学生胡宇钦今年开始上编码课程,他已学会制作类似Flappy Bird的游戏。他说:“通过编码课程,我了解程序设计(programming)的物品如何移动和交流,以及如何广播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