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学者:基本解除过去受牵制局面 “四大水喉”让我国水供买卖关系更平等

受访学者表示,虽然淡化海水或处理新生水的过程都比处理雨水来得昂贵,但我国支付溢价以实现自给自足和维护国家主权,这从战略和国家利益的角度而言是合理的,也为新加坡今后与马来西亚谈判提供更大回旋余地,使两国关系更平等。

我国多年来积极开发四大水喉,已让新马水供课题从“热点”退居为次要议题。观察家认为,尽管新生水与海水淡化的成本较高,但从战略角度而言,支付溢价以实现自给自足是合理的,有望使新马步上更平等的买卖关系。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近日再次批评和新加坡签署的水供协定太贵,表示待马国政府处理完其他重要事项后,将与我国就水供协定重启谈判。

对此,我国驻马来西亚前最高专员克萨瓦巴尼(K. Kesavapany)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重申,水供课题从来就不是马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两国签署的是经联合国备案的协定。

不过,他对“四大水喉”策略已见成效依然感到欣慰,认为随着我国开拓多元的水供来源,过去受牵制的局面已基本解除,新马有望迈向更平等买卖关系。

四大水喉指的是外来水供、雨水收集、海水淡化和新生水。

20180627_news_water_Large.jpg

其中,新生水和经淡化的海水目前可满足我国多达65%总水供需求。其余35%则来自全岛17个蓄水池,和每天从柔佛河抽取的最多2亿5000万加仑非饮用水。

尽管如此,公用事业局总裁黄裕喜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曾提醒,无论是淡化海水或新生水,其处理过程都比处理雨水来得昂贵。

他透露,每1000公升海水需耗上3.5千瓦时(kWh)的电能除盐,每1000公升的污水也需1千瓦时的电能才能净化成新生水。反观,处理雨水所需的电能仅0.2千瓦时。

淡化海水和新生水的较高成本,在一定程度上或成为我国的“软肋”,使马国寻得空隙重启谈判,但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谱安博士也指出,随着科技日益进步,这方面的成本只会继续下降,长期而言新加坡仍处于有利位置。

李谱安说:“我国支付溢价以实现自给自足和维护国家主权,这从战略和国家利益的角度而言是合理的,也为新加坡今后与马来西亚谈判提供更大回旋余地,使两国关系更平等。”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水源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托塔哈达(Cecilia Tortajada)博士也指出,在水供上,新加坡和马国柔佛之间拥有互惠互利的共生关系。

她说:“新加坡既从柔佛购买生水,也将处理过的水出售给柔佛。在柔佛发生干旱或水污染事件时,新加坡也在必要时供应经处理的净水。这是正常的睦邻之道。”

此外,我国多年来投入数十亿元开发水资源技术,已成为这个领域的佼佼者。托塔哈达认为,新加坡在这方面的经验对包括马国在内的全球各国都具有考察价值。

我国目前的每日用水需求量达4亿3000万加仑,约等于726个奥林匹克游泳池的水量。到了2030年,每日用水需求量将进一步增至5亿3000万加仑,2060年更会达到8亿6000万加仑。

新马1962年签订的水供协定也会在2061年到期。我国政府因此不断加大力度发展新生水与淡化海水,预计到了2060年,这两大水喉可满足我国多达85%的总水供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