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我国已为新隆高铁投入至少2.56亿元 到年底还要多花4600万元

许文远昨天在国会答复口头询问时说:“要一个国家的纳税人,为另一国家的行动承担费用,是不公平的。”他指出,马哈迪和马国部长就终止高铁公开发表的谈话,并没有正式向新加坡政府传达。“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按照双边协定履行职责,有关费用也因此继续增加。”

马来西亚单方面搁置新隆高铁项目却迟迟未正式通知新加坡,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政府已为高铁项目总共投入至少2亿5600万新元的费用。到今年底,预计还将花费至少4600万元。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昨天在国会答复多名议员有关新隆高铁的口头询问时说:“要一个国家的纳税人,为另一国家的行动承担费用,是不公平的。”

他透露,根据初步估计,截至5月底,我国政府为高铁项目投入的总费用已超过2亿5000万元。

20180710_news_par_Large.jpg
截至今年5月底,我国政府初步估计已为新隆高铁项目总共投入了超过2亿5000万新元。(埃德尔曼提供)

“这是已经花费的实际费用,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即使高铁项目不能继续进行,我们虽可从一些支出中索回一些价值,但已经投入了一笔可观的钱,如果项目不进行,将是完全白花的钱。(高铁)双边协定规定会给予赔偿。”

马国首相马哈迪表明要搁置新隆高铁项目,共有六名议员昨天在国会提问这可能对新加坡带来的影响,主管交通部、外交部、财政部和国家发展部的部长先后作出回应。

许文远说,我国在6月1日发出外交照会,吁请马国立即阐明对新隆高铁的立场。然而,新加坡至今仍未接到马国政府的回复。

他指出,马哈迪和马国部长就终止高铁公开发表的谈话,并没有正式向新加坡政府传达。“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按照双边协定履行职责,有关费用也因此继续增加。”

“6月我们用了超过600万元,7月预计也会超过600万元,这些成本会随着时间迅速增加,从8月到12月底,我们还需投入另外至少4000万元。”

这包括继续承担人力成本、营运开销和合约费用。“如果马国真的决定终止项目,但拖延通知我们,这将是很不幸的,因为这会造成进一步的开支浪费。”

许文远指出,新马在2016年12月签署高铁双边协定后,新加坡就征用土地,以便进行高铁建造工程,也在国会通过立法,并成立了隶属陆路交通管理局的新加坡高铁公司(SG HSR,简称新高铁)。

他说:“我们在这家公司组成了一支超过100个专家的团队,负责兴建、拥有、融资及维修在新加坡的高铁土木基础设施。这些职员努力履行我们要实现具挑战性的竣工时间表的义务。”

许文远:协定是国际条约对签署国都具约束力

全长约350公里的新隆高铁在新加坡境内的土木工程原本计划在明年动工。

截至5月底,新高铁已为五个合约招标,与马国联合进行的高铁资产管理者(AssetsCo)合约招标工作也进行中,当局也已开始联系可能竞标剩余主要合约的业者。

“所有这些工作都要花钱,包括请顾问设计土木基础设施、请人负责监督和执行工程,以及征地的费用。”

许文远强调,马国在2013年向新加坡提议兴建高铁时,我国因确信该项目对新加坡会有益处,所以同意了。经过好几年洽谈后,新马在2016年12月签署了高铁双边协定。

他说,这项协定是个国际条约,对签署国都具约束力。不论政府有什么变化,新马两国在法律上都有责任履行义务。

他也强调,新马之间的合作,对两国人民是互惠互利的,但必须是在尊重国际法和国际协定的基本原则下进行。

“我们也须维护新加坡得之不易、是个可信和言行一致的合作伙伴的声誉,以及完全遵守国际义务的国家。”

国会今天中午复会,卫生部长颜金勇将就终身护保(CareShield Life)提出动议,预料会有20名议员参与辩论这项为国人提供重度残障保障的保险计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