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Foodpanda董事经理安德日尼:努力不做守财“隼鹰”

Foodpanda董事经理路克·安德日尼很崇拜白手起家的父亲,因此从小就立志要至少像他一样成功,就算没有电子商务背景,也努力追上,不做法国俗话里只负责保管家族钱财的“隼鹰”。

出生于法国里昂、在恬静阿尔萨斯区长大的Foodpanda董事经理路克·安德日尼(Luc Andreani),小时候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生活节奏快速的亚洲城市,担任一家依赖高科技运作的送餐服务公司董事经理。

安德日尼的祖父曾是工厂员工,祖母是清洁工。父亲原本是汽车技术员,后来一步步建立起事业,最终攀上汽车代理公司总裁的位置,所经营的公司在法国东部为龙头老大,代理多个汽车品牌如欧宝(Opel)、雷诺(Renault)、现代(Hyundai)、路特斯(Lotus)等。安德日尼的母亲曾是摄影师,在多个地方举办过摄影展。年少时的安德日尼则尝试过多个行业,最后发现自己的热忱在于网络企业。

他说:“父亲一直是我崇拜的对象,他非常努力提升自己,在工作之余上夜校修读管理课程。我从小就立志要至少像他一样成功,让父母为我感到骄傲。法语有句俗话说‘第一代是老鹰,第二代是隼鹰,第三代是蠢鹰’,意思是第一代人为家族赚钱,第二代只负责保管钱财,第三代则把家产都败光,所以我更要努力,不让这句话成真。”

这句俗语犹如华人口中的“富不过三代”。

年仅29岁的安德日尼毕业自法国顶尖的巴黎政治学院,大三那年有机会到香港大学当一年交换生,会说简单华语。他也从那时起与亚洲结下情缘。回到法国修读硕士期间,他休学一年,先后到联合国的日内瓦总部、国际原子能机构、法国电力公司和一家顾问公司实习。这段期间,他还参与法国民主运动党主席弗朗索瓦·贝鲁(Francois Bayrou)2012年的总统竞选活动。

毕业后,安德日尼到法国驻智利大使馆工作,后来在朋友推荐下,加入网购平台Lazada于越南胡志明市的办事处。他先是担任产品经理,接着凭出色表现在短短两年内擢升为高级副总裁,主管Lazada在印度西尼亚的业务。去年初,他被挖角加入Foodpanda,接任董事经理一职而移居新加坡。

尽管没有电子商务背景,安德日尼靠后天努力追上,加入Lazada初期有长达一年每天工作至凌晨两三点,一星期埋头苦干七天。他说:“万事起头难,但我想,做任何事情一开始总要竭尽所能,上手以后,才可慢慢拥有生活和工作之间的平衡。”

Foodpanda计划明年初试行无人机送餐至圣淘沙

送餐服务业者Foodpanda计划最迟在明年初试行无人机送餐,颠覆送餐服务业运作模式。

Foodpanda董事经理路克·安德日尼说,公司目前是本地规模最大的送餐服务业者,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接下来的目标是进一步扩充业务、优化运作模式和取得盈利。

其中一个改善运作模式的方法是采用无人机送餐。安德日尼不久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透露,公司希望最快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试行无人机送餐服务,试用于怡丰城和圣淘沙升涛湾之间。

他指出,采用无人机送餐的难处在于目前的电池技术只允许无人机飞行约30分钟。此外,新加坡多个地区不允许无人机飞行,这些都是须克服的困难。

安德日尼说:“相信在初步阶段,我们会给无人机设定路线,从A点飞到B点,第一和最后一公里路则还是要靠人工运送。这也是把美食从市区更快带到邻里的做法,但我们必须先确保技术可安全使用,才能推行无人机送餐服务。”

Foodpanda过去几年迅速增长,团队和市场占有率不断扩大,公司也在今年5月迁入位于丝丝街(Cecil Street)源美大厦的顶楼新办公室。

安德日尼是在去年初被挖角到新加坡担任Foodpanda董事经理,当时才28岁。

他透露,公司去年的业绩倍增,几乎取得盈利;单是今年第一季,收到的订单增加45%。他估计公司不久后能回本。

与Foodpanda合作的餐饮业者也有迅速增加趋势,从去年的2000多个增至目前的近4000个,逐渐迈向公司要在最迟明年初,与8000个业者合作的目标。公司旗下送餐员目前也多达3000名,使送餐时间从去年的平均45分钟减至目前的30至35分钟。

无惧同行竞争

一个半月前,GrabFood正式在本地推出,主打无需最低消费即可送餐的服务,运费统一为3元且无附加消费税。面对日益剧烈的竞争,安德日尼表示公司将全力应战,采取硬碰硬态度。他说:“无论竞争者推出什么优惠吸引顾客或商家,我们都会确保跟得上他们,推出同样的优惠与他们竞争到底,争取每一块地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