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张志贤:新马致力向前看展延是良好平衡结果

土地被征收后仍归政府所有,未来发展起来就能回收成本,把这些成本算在马来西亚头上并不合理。——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说,新马昨天签署的协定是“良好的平衡与结果”,也显示两国致力于向前看,继续积极推进双边关系。

昨天,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和副首相旺阿兹莎都出席了协定签署仪式,在马国访问的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也到场见证。他昨晚受访时说,这展现了马来西亚对新马关系的高度重视。

张志贤说:“我们在过去都能合作推行多个计划,双方签署补充条款显示我们今后也希望继续这么做。协定也是一个很好的起点,让我们展望未来,探讨如何达成更多的双赢合作项目。”

维文:我国利益获得保障

陪同张志贤在马来西亚访问的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指出,两国达成协议应被视为积极的成果,新加坡的利益也在新签署的补充条款中得到保障。

他说,双方通过此次协定维护了国际协定的权威性、补充条款注明赔偿条件与数额,保障了新加坡的财务利益,马来西亚也可用两年的时间,决定下来如何处理新隆高铁计划。

马来西亚因暂停新隆高铁必须赔偿我国1500万新元,若在2020年5月底前还没有重新启动高铁工程,就相当于终止计划,必须进一步偿还新加坡至今所蒙受的损失。

被问及2020年5月底的期限之后是否还会继续延迟,维文说:“简单来说,答案是不会……补充条款明确注明如果马来西亚在期限内没有作出决定,就会被视为终止新隆高铁计划,并且必须完全偿还协定所规定的赔偿金。新加坡的财务利益绝对受到保障。”

新加坡至今已为新隆高铁投入至少2亿5600万新元,马来西亚如今赔偿的1500万元只占这笔费用的一小部分。

对此张志贤指出,政府开销要分成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类。因高铁计划暂停而必须放弃的合约等开销总计1500万元,可回收成本指的则是征地等方面的花费。

他说,土地被征收后仍归政府所有,未来发展起来就能回收成本,把这些成本算在马来西亚头上并不合理。

至于高铁计划两年后重新启动的机会有多大,张志贤则不愿推测。“双方都希望继续发展新隆高铁,收获高铁可带来的利益。我们有两年的时间检讨和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前进。”

张志贤接下来将前往沙巴和砂拉越进行访问,随行官员还包括通讯及新闻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及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迪舒沙。

张志贤昨天会见旺阿兹莎时,也邀请她访问新加坡。

新隆高铁从启动至延后

2013年2月:新马同意启动新隆高铁计划。

2015年5月:我国政府宣布新隆高铁终站设在裕廊东,并征用裕廊乡村俱乐部地段兴建高铁站。

2016年12月:新马签署具法律约束力的新隆高铁双边协定。

2017年9月:陆交局成立全资子公司“新加坡高铁私人有限公司”。

2018年5月28日:马哈迪出任马国首相后表示要终止新隆高铁计划,可能须为此赔偿5亿令吉。

2018年6月12日:马哈迪改口指新隆高铁计划不是被取消,而是推迟落实。

2018年7月9日:许文远透露,截至6月底,我国已投入至少2亿5600万元费用,到了年底还得花费至少4600万元。

2018年8月11日:许文远和马国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在新加坡展开首轮讨论。

2018年9月3日:阿兹敏说,新马已达成协议,展延期间无须任何赔偿,但不愿证实高铁项目将展延多久。

2018年9月5日:新马签署延后新隆高铁工程的协定,马国须为此赔偿我国1500万新元的延期费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