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刘太格:新加坡经验对中国具借鉴意义 盲目迷信科技是城市规划大忌

刘太格透露,在中国做了近50个城市规划,“大概40多个已经被改掉了,就几条线,改一改,神不知鬼不觉”。

“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认为,新加坡的明智规划对中国城市建设有必要的借鉴意义。他并警告,盲目迷信科技是城市环境做得不好的最大原因。

他昨天(9月12日)在2018中国新加坡高层论坛上,谈及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时发表上述看法。

他把一个城市的规划比喻为老天爷对人体的设计,智慧科技则是给人体吃的补药,“如果人自身的身体很脆弱,给他吃补药,治不了他的问题,就要给他做手术,开刀”,可现在通常的做法是,“一个人病了,给他吃补药,希望他强壮起来,这是不可能的事”。

对中国很多地方争相打造智慧城市,大力发展新能源车、无人车的做法,刘太格说,做电动汽车或无人车是科技问题,而“在规划方案里面减少汽车的使用,这是更重要的”。他强调,城市交通规划首先要以公交为主,公交做得好,道路不堵塞,汽车能耗才会减少,“用智慧来考虑规划是一个最重要的起点”。

他也指出,城市的规划是有步骤的,“从远期做到近期,而且要先考虑功能,后考虑形象”。“只要功能做得好,城市就很美,如果城市只搞形象,功能做得不好,这城市再怎么做也不美的。”他批评中国很多地方领导将标志性建筑等同于城市规划,认为“把几栋标志性建筑做好了,就是城市规划做好了,这是很大的误区”。

对于一些地方政府为彰显所谓的特色,致使历史街区消失甚至毁坏原本山水的现象,刘太格惋惜痛心地说:“每一个城市都有它的紫禁城,中国有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建议把紫禁城拆掉重建?没有,可是各地方的老城区都漫不经心地拆掉了,如果把小城市里面的老建筑当成紫禁城来保护会更好。每一个城市的山水都是独一无二的,现在政府都希望让城市有特色,他们以为特色就等于是标志性建筑,其实最有特色的是城市的山水。”

在论坛上,他也再次批评,由于很多部门各自为政,已讨论多年的多规合一在中国城市仍未真正实现。此外,在城市规划上,也仍存在“规划是一小块,一小块地做,规划要全市去做,详规才是小块小块地做,这些误区到处都能看到”。他透露,在中国做了近50个城市规划,“大概40多个已经被改掉了,就几条线,改一改,神不知鬼不觉”。

对中国城市规划的年限,刘太格再次建议延长至2070年。谈及其重要性时,他以中心区建设为例,按照2035年的规划,需五条快速路,按照2070的规划,会预留八条快速路的空间。“到时候,就不需要忙着去找。”他说:“你们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上海的虹桥机场在市区里面?就是因为过去没有做远期的规划。我90年代去虹桥,虹桥的的确确在郊区,现在在市区,就是因为规划年限太短了。”

刘太格最后强调说:“中国的科技实力非常强大,怎么适当地用在城市里面,用在建筑设计里面,这方面新加坡政府有比较成熟的处理方式。”他相信,新加坡跟中国能够取长补短,共创一个更理想的世界。

2018年中国新加坡高层论坛由中国新加坡商会和财新传媒联办,主题是探讨“新时代下的中新未来合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