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许文远:在友好与互惠基础上同意推迟 新隆高铁若延逾两年将有广泛影响

新隆高铁项目如果延后超过两年将影响新加坡裕廊湖区的发展计划,工程的成本估算也很有可能不再准确,影响项目可行性和商业论证的结论。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答复议员洪鼎基(宏茂桥集选区)和工人党非选区议员陈立峰的提问时,也把他与马来西亚经济部长阿兹敏上个月5日在布城签署的法律文件,形容为“一份公平的文件”,既照顾了新加坡的利益,也合理地满足了对方的请求。

“这显示新马两国可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根据具有约束力的协定和国际法,友好地解决问题。我们期待和马来西亚继续合作,完成新隆高铁项目。”

许文远说,新马两国都意识到新隆高铁是个互惠的项目,可以改进互联互通、深化民间交流和催化未来经济合作,增进双边关系。他说,这是长期的计划,新马两国政府要密切合作,才有可能成功。

他指出,双边协定中并没有搁置条款,任何一方如果无法,或者不愿意继续进行这项计划,可以提出终止要求,然后根据条款赔偿对方已支付的花费。换言之,我国大可拒绝搁置项目的提议,并坚持法律权益要马国赔偿。

许文远说:“由于马国清楚地表明他们只想暂时搁置这个项目,我们本着双边合作的精神,决定探讨解决问题的另一种方法。经讨论,双方同意延迟新隆高铁项目开工日期,但不可晚于2020年5月31日,也就是马国新政府成立两年之后。”

马国原本要延后三四年

马国新政府是在8月11日通过阿兹敏向我国政府提出正式请求的,表达将新隆高铁项目延后三到四年的意愿。

许文远说,马国也提出要在项目搁置期内进行双边讨论,探讨降低成本的方式。我国对此持开放态度,会审慎客观地考虑马国提出的建议。

新隆高铁的新加坡终站选址位于裕廊湖区内,根据规划,该区也会进行多个交通、商业、住宅和娱乐开发项目。考虑到复工前还须重新招标,在新的协议下,新隆高铁项目通车日期会延后至2031年1月,比原定的日期晚了四年。

许文远重申,新加坡在今年5月之前已经为新隆高铁项目,投入至少2亿5000万新元来进行土木基建的咨询工作以及支付人事和土地征用费,到年底之前还会投入至少5200万元。

马国已经同意在明年1月之前向新加坡赔偿项目搁置带来的虚耗成本,总额为1500万元。

至于1500万元究竟涵盖哪些工程,新加坡高铁公司较早前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裕廊乡村俱乐部的拆除工作已经大致上完成,在莱佛士乡村俱乐部进行的新隆高铁相关工程,如公用事业管道改道以及土质调查,则会以安全的方式收尾。

许文远昨天则指出,虚耗的成本包括向承包商支付的终止合约赔偿,以及已经进行但无法继续使用的工程项目费用,其中就包括新隆高铁工程挖掘的隧道。这些隧道不能简单弃置,而是要回填以确保安全,未来新马如果决定重新开始新隆高铁项目,就得重新挖掘。

许文远也说,在接下来两年的项目搁置期内,当局不会再展开新的新隆高铁工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