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预算案》发表在即 港人盼“波叔”派钱

若问港人对《预算案》的真正期望,相信大部分人仍是选择港府“派钱”。亲北京、代表基层的工联会就坦言,若港府财政盈余允许,不反对“派钱”。

“我希望有多些游乐场、家中舒服一点”“我希望有空间让我们创新和追梦”“我期望有人支持自己出外寻找机遇”“我希望多些津贴、子女少交点税”“我希望政府投资在人才和大家的未来”。

自从香港财政司长陈茂波去年12月宣布展开《2019至2020财政预算案》咨询后,几乎每半小时就在电台、电视,甚至户外大型屏幕看到这个“洗脑式”宣传影片。片末,一个写上愿望的“波”交了给陈茂波。

“球”在广东话的另一个词是“波”,而陈茂波由做立法会议员开始,已一直被称为“波叔”。由“波叔”去接港人对《预算案》期望的“球”,也算顺理其章。他将于2月27日发表该份《预算案》。

然而,这只是港府拍的宣传片,若问港人对《预算案》的真正期望,相信大部分人仍是选择港府“派钱”。亲北京、代表基层的工联会就坦言,若港府财政盈余允许,不反对“派钱”。

事实上,陈茂波在2018年的《预算案》未能坚持到底,在民意压力下,为了向《预算案》中没受惠“福利出三粮”、差饷宽免或退税额未足4000港元的港人,实行补漏拾遗,推出了“关爱共享计划”,向合资格者派4000港元(694新元)。

由于有此前科,加上“波叔”将该计划定为“关爱共享”,自然惹起很多人的遐想,希望港府再接再励“派钱”。始终,现金最实际,《预算案》的“派糖”措施未必人人受惠。

商界代表反对盲目派钱

但代表商界的自由党立法会议员钟国斌不支持派现金,因担心导致一些无需要帮助的人也受惠。相反,由于香港楼价仍处于高位,香港青年难以首次置业,他倡议集中帮助代子女作担保的父母,放寛其按揭(抵押)成数。

多家大型会计师行也反对港府“派钱”。其中德勤表示,因为去年港府录得庞大盈余,才决定向合资格港人派发4000港元。但未来香港经济存在挑战,港府应该做好准备,不赞成在新一份《预算案》再“派钱”。

2017年至2018度香港的财政盈余高达1489亿港元,德勤预测,2018至2019年度盈余只有549亿港元,财政储备截至今年3月底将达到1万1578亿港元。该行认为,港府应该做好社会大众对舒缓措施的预期管理。

政党方面,青年民建联已向陈茂波提交30项《预算案》建议,要求当局改善青年生活环境,包括提高子女免税额至13.2万港元,设立新生代婴儿基金及增设电视24小时免费体育台等。

乡议局主席刘业强则提出豁免六条新界隧道的收费,又提出为乡郊发展设立基金,帮助应对天灾后的善后工作及发扬文化发展等。

泛民主派当中,工党早前在进行示威后,要求《预算案》增加对照顾者、罕见病及癌症病人的支援;还提出设立“喘息支持津贴”等建议,减轻照顾者的负担及减少伦常惨剧的发生。

会计界立法会议员梁继昌提议,设立“陆路离境税”以调节到香港的旅客数目;检讨现有投标制度;及向每位初生婴儿的父母派发一万港元现金津贴等。

卫生服务界的立法会议员李国麟则提议,港府为每所学校增设驻校精神科护士照顾学童精神健康;长者福利方面,建议港府投放资源,资助65至70岁以上的长者改善听力问题,例如做听力测试或补占助听器费用。

有趣的是,当青年民建联主席颜汶羽日前按宣传片呼吁,将请愿信及一个足球交给港府总部人员时,对方只接过信件而拒绝收下足球。颜汶羽笑言,要了解陈茂波到底“接不接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