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中国经济学者李稻葵:美疲态尽显 中美欧共同引领全球化或为最好前景

中国著名经济学者李稻葵认为,美国作为全球化领导者疲态尽显,而中国有意愿和能力改革却不被信任,接下来中美欧合作共同引领全球化,或是全球化最好的前景。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昨天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经济峰会上发言时首先指出,全球化领导者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国内市场够强大、有全球最领先的产业、具有一定的自我调节能力。

李稻葵指出,中国在个别领域已开始出现优势,但当前最大问题是全球化乏力的现象,美国“疲态尽显”;而另一方面,中国有意愿和能力进行改革,却不被信任。

他举例说,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过去一年半在达沃斯论坛、博鳌论坛以及进口博览会反复宣誓,中国愿意进一步开放、跟全球在一起、出力“一带一路”倡议、扩大进口、进行内部改革,但还是不被信任。

李稻葵认为,问题的本质是“很多美国官员把今天的中国看成了当年的日本”,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反驳说,中国市场非常大,如今是更多国家的第一大市场,这方面已超越美国。

李稻葵判断,全球化的未来有三种可能:一、美国继续“单干”,但这条路走不远;二、美国搞一个新的世贸组织(WTO),但这种后果是“灾难性”的;三、中国、美国和欧洲携手引领全球化。

他认为,在美国领导全球乏力的情况下,中美欧平等合作共同引领全球化是最好的前景,但关键是彼此信任、平等协商、相互监督。

中美贸易战与合作前景是贯穿峰会的主题之一。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在另一场分论坛上说,中美贸易磋商下月料达成协议,但这只是一份表面协议,是在试图通过双边方案解决实际上多变的问题——美国和很多国家都存在双边贸易赤字。

他建议,双方须达成双边投资协定,让中美跨国企业更自由地进入彼此的市场。此外,美国须增加储蓄以消除多边贸易赤字,反之中国要减少储蓄以消除多边贸易顺差。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前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Susan Shirk)则认为,美国当下对中国构成的威胁反应过激,“我担心这会损害美国社会的开放程度,甚至最终有损全球经济稳定和世界和平”。

谢淑丽建议,美国当局应在维护国家安全和维持社会开放之间寻找平衡点。她认为,目前最大风险是中美两国“竞相探底”(race to the bottom),美国可能因对国家安全定义过广,不仅排除中国投资和科技,也限制中国学生、科学家、工程师等人才的准入,这将不利于美国的竞争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