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星展执行总裁:新加坡或彷效香港发出虚拟银行执照

新加坡有可能彷效香港发出虚拟银行执照,但此举预计不会造成现有银行业者竞争更激烈。

星展集团执行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日前接受彭博电视访问时,谈到虚拟银行在本地的发展前景时,提出上述看法。

《联合早报》就此询问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但至截稿时,该局仍未回复。

针对新加坡是否可能会像香港一样,发放类似虚拟银行执照的问题,高博德回答访员,他找不出理由不这样做。但他淡化此举可能对新加坡现有银行业者产生的影响,认为只要银行不断提升其数码能力,新崛起的虚拟银行业者将不会造成威胁。

他还形容发出虚拟银行执照举动为“这基本上是多发几个银行执照而已”。

香港金融管理局前月宣布,该局向 Livi VB Limited、SC Digital Solutions Limited ,以及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授予银行牌照以经营虚拟银行。上月,该局又发放虚拟银行执照给 Welab Digital Limited。

这四家虚拟银行业者,既有与中国银行香港和渣打银行(香港)等银行业者合作的合资企业,也有众安和WeLab等金融科技公司。这四家虚拟银行预计在接下来六至九个月上线并推出服务。

对于银行执照一照难求的非银行类机构来说,虚拟银行更是其完善金融布局链条的重要一步,在联通海内外业务、丰富综合金融布局方面也具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

至于传统的实体银行而言,虚拟银行一般能降低运营成本。

高博德上月在星展的常年股东大会上就指出,数码银行可凭着略高于30新元的基础成本,产生100新元的收入,成本与收入比率约30%。相对而言,星展集团去年的成本与收入比率却为44%。

高博德认为,新加坡发放虚拟银行执照,只有一个问题,就是当局会否对虚拟银行采取更宽松的监管措施,如降低对它们的资本持有要求。

他解释说:“真正的挑战在于监管机构是否会创造一个不平等的竞争环境,让新的持证者进入,并按照不同的条款开展银行业务。”

不过,他认为大多数的监管机构似乎不倾向于这样做。

新加坡教育部长及金融管理局董事王乙康今年1月在国会发表讲话时曾说,发出虚拟银行执照是“一项仍须仔细研究的广泛银行政策”,特别是通过引入更多起步的数码银行,增加本地银行数量,是否对新加坡整体金融业带来益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