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周小川:短期宏观政策难以应对 贸易问题须靠纠正错误政策来解决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指出,短期宏观政策难以应对贸易战的所有负面影响,贸易问题最终得靠纠正错误的贸易政策来解决。

他也警惕,贸易战大面积爆发,可能再度触发各国展开竞争性贬值,冲击全球金融秩序。

周小川昨天在上海陆家嘴论坛的对话环节中,回应中美贸易摩擦问题时指出,打贸易战的各方,国内生产总值(GDP)都面临不同程度的收缩,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能减少增长收缩的副作用。

但他不讳言,宏观政策是“总量政策”,难以针对性地补偿因贸易问题受到损失的出口者和进口者。

周小川说:“美国如果财大气粗,可以拿出点钱直接补偿生产大豆的农民,但是并不能真正使大豆的生产进一步有效维持……这些政策既有正面的作用,同时针对性不可能太强,不可能对症下药。”

关税措施已导致利润缩减

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国经济今年以来出现更大不确定性,官方采取各种宏观政策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包括在今年3月宣布2万亿元人民币(4000亿新元)的减税降费措施。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等多名高层官员,前一天在陆家嘴论坛开幕式上也指出,中国有充足的政策工具储备,应付外部的压力和挑战。

不过,关税措施的影响已让一些企业面对销售下滑、利润缩减等挑战。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大型投行中金公司本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广东东莞不同行业外贸产品受加征关税影响,对美销售额下滑20%以上,大多数企业得承担10到15个百分点的新增关税。

周小川说,采取短期宏观政策做出响应同时,贸易上出的问题还是要靠贸易上的办法来根本解决。

他认为,治本的方法有两个,首先是“通过贸易谈判、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使搞错的贸易政策回归正常”;其次,对中国而言,对美国出口减少的部分要尽可能通过扩大销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国家。

他说:“中国现在出口的产品和服务,多数都是好东西,产品质量不错,价格也适中合理……全世界70亿人口,少了几个亿的需求,还有很多地方可以销售这些产品。”

担忧触发各国竞争性贬值

不过周小川承认,企业要做一定功课,打通销售渠道,了解当地需求特点,建立售后服务,一般需要花上两三年时间。

针对贸易战对全球金融的影响,周小川担忧,这可能“再度触发全球多个国家竞争性贬值”。

他观察,除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美国同墨西哥、加拿大、欧洲、日本和印度都存在贸易摩擦,贸易战有大面积爆发的可能,让世界面对全球金融危机后出现的竞争性贬值。

2016年的二十国集团(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曾就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和不以竞争性目的盯住汇率达成共识。周小川认为,这是G20峰会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但贸易战一旦打起来,可能重新挑战过去各国达成的共识,导致世界金融秩序混乱。

他补充,竞争性贬值往往不是某个政府或政策制定者希望以此来恢复出口竞争力,而是市场参与者对贸易战所作出的反应,引发这样的后果。

周小川希望:“随着贸易政策调整回到正轨,信心可以得到恢复。G20大阪峰会马上就要召开,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应该借这样的场合,重点研究这个问题,对全球金融市场给予稳定的信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