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中美贸易战火重燃 川渝新企生意如常

中美贸易战火上月重燃后,以四川和重庆为中枢的中国西部经济,目前暂未受到直接冲击,在地营运的受访新加坡企业普遍表示其业务受贸易战的影响较小。

不过,有部分新企已开始对经济前景以及未来拓展在地业务持更谨慎态度,并为此未雨绸缪。

中美贸易战至今已持续14个月,两国谈判上月陡然生变后,美国随即再对中国2000亿美元(2734亿新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称很快将对其余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中国予以反制,6月1日正式提高600亿美元美国产品关税税率,最高关税提高至25%。中美贸易壁垒加重并拖累全球经济的同时,也加大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直接殃及在华制造商和出口商。

尽管如此,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暂未波及在四川和重庆的新企。中国新加坡商会重庆分会会长吴适存本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称,自己在渝并未听说有新企直接受到贸易战冲击。

新企近期交易较谨慎保守

在成都已运营10年的新企——叶水福物流(成都)有限公司,其中国中西部地区总经理彭常涛受访时也称,贸易战对成都物流行业的冲击“几乎可以忽略掉”。他说:“生意还是照常在做,尤其对我们这些做实体业务的人来说,就贸易战的感触并不是很大,并没有像媒体上说的那么严重。”

彭常涛分析,成都属于中国内陆城市,当地经济以内需拉动为主,出口加工业较少,与对美国进出口的联系也较小。

至于其他在渝从事酒店业、幼教业等民生行业的新企,它们受询时也透露业务暂未受贸易战波及。

但据已在重庆经商16年、从事广告业的吴适存观察,新企近期做交易时显得保守。他说:“最近的很多deals(交易),它们都会稍微谨慎一点,不做太长期(的交易),因为汇率在上下。”

据报道,中国人民币近期受累于贸易战火并节节败退,兑美元逼近7元大关,5月在岸人民币跌2.5%,离岸人民币跌2.8%,离岸人民币本月7日端午节当天更一度跌破6.96关口,创去年11月以来新低。随着人民币贬值,中国公司盈利兑换成美元时价值缩水,也为在华投资者带来不确定性。

吴适存也透露,新企到中国西部一向“观望多、落户少”。此外,新企近期对于在中国西部做买地建房等重资产投资也显得犹豫,事缘他们预见未来在当地从事开发的成本将不断增高。

同样表示业务不受贸易战影响的重庆高世集团,其总经理周润杰受访时进一步说,成本的上升正促使在华企业迁出中国并转移至亚细安(中国称东盟)国家和印度。已落户重庆约八年的重庆高世集团,是新加坡高世集团(Cohesive Shipping)的重庆分公司,从事环保产品制造。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f Trade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TAD)周三(12日)公布的“世界投资报告”显示,得利于制造商将生产线转至不受美国关税冲击的国家,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去年吸引创纪录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东南亚去年所获FDI上升3%至1490亿美元。

德国之声引述UNCTAD投资司司长詹晓宁说:“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引发对南亚和东南亚的投资大幅增加。”他说,中国出口商为避开关税正在出走至上述区域,“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壁垒跳跃型FDI(barrier-hopping FDI)”。

迁址物流公司短期受益

在渝消息人士告诉本报,在华专做迁址的物流公司,以及包括许多新企在内的金融服务商短期内其实能受益于贸易战。他分析,很多中企迁址东南亚时会选择走捷径,即并购在地的同类公司及其厂址设备,以争取短时间内恢复生产,金融服务商在促成这些并购案中有利可图。

据彭常涛观察,其公司在成都当地的客户中,确实有未雨绸缪并提前做包括产能转移等布局的企业,“但都没有落地,所以目前来看只是有一些计划而已,并没有产生实质的影响”。但如果关税长时间持续下去,这些企业可能会把在成渝的一些产能转到东南亚。

彭常涛透露,公司去年底与在成都生产笔电的客户——美国跨国电脑科技公司戴尔(Dell)高层会谈时,对方就曾表示,该公司在成都生产的笔电、电子产品基本上不会销往美国,意味着公司并未受到太大的关税影响。他预测,已落户约10年的戴尔不会搬离成都。

至于企业应对贸易战之道,彭常涛指出,公司正在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的发展,目前在亚细安、连接重庆和德国杜伊斯堡的“渝新欧”铁路线,以及陆海新通道上展开的业务,“完全可以避开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影响”。

中国官方今年4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新加坡目前在华企业总数多达2万4869家,占中国外资企业总数的2.6%。这当中,落户川渝的新企其实不多。

据川渝官方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下半年,四川和重庆分别累计批准583家和271家新加坡外商投资企业。新企在川所涉投资产业主要为房地产、制造、商务服务,在渝主要涉及产业则包括租赁和商务服务、住宿餐饮、制造、房地产、交通运输等。

最大风险是承兑汇票

另一方面,在周润杰看来,对在华新加坡中小企业目前最大的风险并非贸易战,更多是来自在华企业间盛行、让中小企业资金周转困难的付款方式——承兑汇票。这是一种中国国内银行发行的短期票据,用于贸易融资。

周润杰透露,很多企业在交易一两个月后才向供应商支付承兑汇票,而承兑汇票必须等上半年才能无需缴利息兑现;企业提早兑现需缴高达4%利息。部分发行承兑汇票的中小银行倒闭也时有发生,导致等待资金兑现的企业血本无归。

他认为,这种支付结构对盈利在10%至15%的中小企业而言是致命的,很多中小企业正因此面临倒闭,许多谈成的交易也因而被踩刹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