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国际特稿:中美贸易战 大阪大摊牌 ?

二十国集团(Group of Twenty,简称G20)峰会是一个国际经济合作论坛,属于非正式的对话机制。它于1999年9月25日由八国集团(G8)的财长在德国柏林发起,希望借此与新兴经济体进行沟通,防止类似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重演。

G20成员包括美国、中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日本、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韩国、墨西哥、沙特阿拉伯、南非、土耳其,以及欧盟。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G20召开首次领导人峰会,在加强国际金融领域监管规范、推进金融体系改革和稳定世界经济等方面达成共识。此后,G20首脑定期聚首,峰会成为成员国共同应对经济危机、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机制的一个平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以“美国第一”为主旋律,G20峰会自此开始笼罩在“保护主义”的阴影之下。特朗普调高钢铝关税,近期更与中国打起贸易与科技战,让各国一时间难以调适。在去年年底的阿根廷G20峰会上,各国领袖几乎对所有重要议题都无法达成共识,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改革内容,各国也谨慎小心,避免谈及维护多边贸易。

上月8日和9日在福冈举行的G20国家财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被视为大阪G20领导人峰会的前奏。该会议发出的联合声明强调了“贸易摩擦加剧影响经济”和“各国携手应对的重要性”,但对于贸易保护主义以及中美贸易战只字不提。

日本《每日新闻》对此评论指出,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的声明虽呼吁各国协作,但不提中美贸易战,等于是要作壁上观,也说明日本得罪不起特朗普政府。

因此,牵动全球神经的中美贸易战是否会在G20大阪峰会出现突破性的发展更令人关注。

G20峰会为中美提供“沟通”契机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几天前终于确定了将在大阪会谈。在这之前,中国迟迟不对特习会面表态,特朗普则频频放话,表示已经准备好与习近平见面,上周甚至恫言若习近平拒见他,他就会启动对中国的第四波加征关税措施。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筹备G20峰会而特别委任的私人外交顾问富田浩司(日本前驻美公使)接受关西财界主要报章《中部经济新闻》采访时指出,G20峰会能给中美带来“沟通”契机。

富田说:“对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改革,美国和中国都存在共识,在即将到来的峰会上,安倍首相也会与中美两国首脑进行深入讨论。我相信,作为峰会的会长,日本会发挥重要作用。贸易紧张局势给世界经济蒙上阴影,这会是此次峰会最重要的议题。首脑们将从大局出发,对这个课题进行讨论;此外,(峰会)对外发出坚守自由贸易体制的信息也十分重要。”

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长渡边博史认为,中美前不久在华盛顿和北京的谈判没谈拢,贸易战越演越烈,大阪峰会这个时候举行,正好可为两国提供一个新平台,让两国的领导人直接会谈。

他在《日经新闻》上撰文指出:“中美的对立不仅是在贸易方面,还延伸到人工智能(AI)、知识产权以及设备开发等领域的竞争。若不加以协调,今后都将演变成中美霸权争夺战的导火线。”

中美贸易战开打 日焦虑与日俱增

美国是日本的盟国,中国是日本的近邻。日本当局虽然较少对中美贸易问题插嘴,但眼前特朗普政府为对付中国而采取的措施波及范围越来越大,同中国经贸来往深密的日本也越来越焦虑。

《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指出,如果美国落实新一波对华关税措施,即等同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加税,到时世界经济就会停滞,好不容易有起色的日本经济届时也会遭遇重创,这是日本极不愿意看到的,希望中美贸易战能早日和气收场。

安倍2012年底第二度上台执政之后,开始了所谓的“安倍经济学”,加速实施的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不仅为金融市场注入活力,也让企业和消费者逐渐振作。因此,安倍必会极力促成中美国家领导人在大阪见面,求取打破僵局。

大阪峰会此次邀请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成员如新加坡、越南、智利以及准会员泰国等国家首脑以嘉宾身份列席。据了解,这是安倍政府的精心安排,让志同道合的伙伴经济体齐登场,以增强维护多边贸易的力量。

据日本媒体,第14次G20峰会选址大阪,也是安倍的经济战略考量之一。大阪除了主持这次的G20峰会,还将于2025年举办世界博览会。此外,大阪也是日本全境第一个设有赌场的综合度假胜地的候选地。《京都新闻》的报道指出,安倍相信国际会议可提高大阪的知名度,这对大阪今后吸引外资十分有利。

日本经济团体“同友会”关西代表池田博之对此也表赞赏。他说:“国际会议的效应不是一次性的,除了可让各国了解关西的魅力,后续效果可吸引外资注入大阪的综合度假胜地项目,有利于提升这个地区的经济。”

日媒:以史为鉴 日本应坚拒保护主义

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成了美国的军事盟国,在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中跃升为亚洲的经济大国,如今面对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日本心有隐忧。

日本财政部长麻生太郎在福冈G20财长会议上说:“二战后的经济体制与秩序让日本经济最为受益,为了维护这个秩序和价值观,日本作为G20峰会议长国,我们的使命是要唤起各国团结应对各种课题。”

G20财长会议召开后隔天(6月10日),《读卖新闻》率先报道日本政府拟在7月份发布的2019年度《通商白皮书》的内容。

据该报道,《通商白皮书》把中美贸易争端定位为“20世纪以后日本面对的第三大保护主义浪潮”。报告回顾过去两次的保护主义浪潮,第一次是1929年大萧条时期,各国都以抵制进口货来自保;第二次保护主义浪潮发生在1980年代,当时日本遭遇美国的贸易压力,日元被迫升值后,经济从此陷入长期不景气。

《读卖新闻》编委山崎贵史发文指出,安倍首相应该以史为鉴,在G20峰会上让中美两国知道,保护主义只会带来悲剧。他说,日本应在国际上扮演积极角色,促请中美克制。

1977年发生石油危机时,日本时任首相福田赳夫在伦敦工业国会议上,大力呼吁世界各国不要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在贸易上锁国。他以上世纪大萧条时期出现保护主义,以致世界发生二次大战为例,发出警言。

据《读卖新闻》分析,中美贸易战的导火线是“美国国家领导人的个人政治利益”。特朗普始终鼓吹“美国第一”,如今总统选举就在明年,他更要为选战拉票。他把美国经济困难的责任推卸给国际贸易,并一味以增税来削弱贸易对手。

日媒:日本不能样样都追随美国

日本共同社论说委员冈田充受访时指出,中美贸易与科技战升级,肯定会导致世界产品供应链支离破碎,世界经济撕裂成两大半。特朗普提出的单边主义让盟国也难接受,他要盟国排斥华为产品,这一点在七大工业国当中已出现分歧;德国、意大利、英国、法国都不愿买账。因此,日本有必要看清这一点,不能样样都追随美国。

冈田充分析,中国和美国在5月间的谈判失败,可能是美方提出的方案触及了中方的政治底线。这关系双方的政治体制不同,如果中国完全顺应美方要求,会动摇中国共产党一贯的政治方针。例如,美国若要求中国对互联网实施全面开放的政策,这必让中国难以接受;美国也无法要求中国在培养产业上与党脱钩。

他认为,如果美国不撤掉触及中国政治底线的条件,估计北京会如早前所言“奉陪到底”。

据冈田观察,中国应对美国的战略是积极通过国际会议,与其他国家一起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例如刚在上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了分别在两国首都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会议,以及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峰会。习近平在多边和双边场合均提及捍卫多边主义立场,要“在多边框架内协作,坚持多边主义,共同反对保护主义、单边主义”。

中美贸易战实力 日专家看法两极

中美贸易战普遍被认为最终将导致“两败俱伤”,但究竟谁会伤得更重,或者谁能笑到最后,至今看法两极。

日本国内看法也是如此。一种看法认为,中国无论怎么抵抗,也无法在美国主导的贸易战中占上风;另一种看法则认为,不能“小看”中国,因为当今中国的实力完全足以同美国对抗。

日本经济杂志《钻石》刊登了《中国在中美霸权战中绝对赢不了》一文,作者北野幸伯(国际政策评论家)指出,即使没有贸易战,中国的经济也会走下坡,特朗普只是加速这个倒退过程。 北野幸伯认为,中国经济的崛起比日本慢了30年,日本在1970年代逐渐发展成为世界工厂,中国是在2000年渐成全球生产基地。1980年代,日本经济赶上美国,而中国逼近美国被认为是从2010年开始。按这个规律推测,日本在1990年进入了20年的经济停滞期,那么中国可能在2020年开始面临衰退。他还认为,中国一旦出现经济衰退,就可能引来政治混乱。

北野幸伯觉得,中国无法战胜美国还有一个原因,即美国的国际舆论影响力太大。

中国工业强项反映美国对华贸易赤字

认为中国顶得住美国压力的日本论者,也举出了论据。

“AERA”杂志副编辑田冈俊次在《钻石》网站上发表题为《中美对立,别以为美国的经济力会占压倒性优势》的文章。他指出,中国的钢铁生产早在1997年就已超越日美;目前,中国的汽车年产量2808万辆,是美国1100万辆的2.5倍;中国工厂的机械设备投资是230亿美元,是美国的3.8倍;中国的电脑和手机产量也遥遥领先。美国对华贸易赤字,都反映在中国工业强项上。田冈俊次认为,中国即使在贸易战中吃了一些苦头,但有产业和国内消费市场作为后盾,估计中国在2030年代初期可超越美国。

田冈俊次指出,美国是在越战以后的1976年出现贸易赤字,这和美国本身过度消费、工业衰退以及对外干预等有关,贸易赤字反映的是它的慢性衰退。此外,债台高筑和财政储备稀薄是美国致命伤。

田冈俊次最担心的是,中美贸易战在美国保守派主导下含有“黄祸”元素;例如,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Kiron Skinner)这么说:“中美之间,贸易战还不是大问题,关键是:这是美国史上与非白人的对决。美苏冷战是家庭里的纷争,今后美国要为和非白人国家进行对决做好准备。”

田冈俊次提醒,美国对付中国或许会让日本的反华派兴奋,但不应该忘记的是,1980年美国也曾以“贸易不公”为由对日本施压。当时,美国针对日本的汽车工业,指日方“做生意欠缺公平的贸易规则”。1989年,三菱房地产公司在纽约市中心买下美国的洛克菲勒中心大楼,美国街头出现张贴反日标签的游行车,甚至出现“以核攻日”的口号。当时,美国出现的那一阵排日潮还蔓延到欧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