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广西和云南“较劲”20年 谁将是面向东南亚的门户?

中国国务院今年8月印发了六个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其中,西部地区新设立广西、云南自贸区。根据相关总体方案,云南自贸区的战略定位是,着力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的重要通道,建设连接南亚东南亚大通道的重要节点,推动形成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开放前沿。

广西自贸区的战略定位是,着力建设西南中南西北出海口、面向东盟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

虽然表述上有差异,但两个自贸区都将重点面向东南亚地区。事实上,这场“较劲”已经持续了近20年——广西和云南谁才是是面向东南亚的门户?

据第一财经报道,云南和广西都与东南亚国家毗邻,从地理位置上就决定了它们都将面向东南亚作为战略发展的重点。云南与缅甸、老挝和越南等三国相连,广西则主要与越南接壤。上世纪90年代,广西以“背靠大西南,面向东南亚”作为战略方向,云南则一直保持与东南亚的贸易往来。

从进出口贸易上就可见一斑。2018年,广西全年货物进出口总额4106.71亿元,比上年增长5.0%。其中,广西对亚细安(东盟)国家进出口总额2061.49亿元,比上年增长6.3%,占广西进出口总额的一半。

同样的,云南2018年外贸进出口总额达298.95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7.5%。其中,对亚细安(东盟)进出口137.86亿美元,增长5.4%,占进出口总额的46%。

此外,从领事馆的落户情况也能看到两地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目前,南宁有六国总领事馆,分别是柬埔寨、越南、泰国、老挝、缅甸和马来西亚,都来自东南亚国家;而昆明在上述六个领事馆的基础上,还多了孟加拉国领事馆。

2000年,中国提出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构想,并于2002年正式启动该自贸区的建设进程。而伴随中国与亚细安(东盟)合作的升温,滇桂都想利用与东南亚接壤的优势争取成为面向东南亚开放的龙头。

其中最直接的竞争,莫过于对中国-东盟博览会承办权的竞争。该博览会由中国和亚细安(东盟)10国共同主办,是中国与亚细安(东盟)合作的重要平台。最终,南宁于2003年获得了这一博览会的永久承办权,并利用这一平台迅速推进与亚细安(东盟)的经贸合作。

一时落后的云南则在10年之后的2013年,获得中国-南亚博览会的永久承办权。该博览会的主要参展商同样多来自东南亚地区。

东博会和南博会现在已是这两个省区重要的开放平台和名片,也成为双方暗中较劲的地方。

不仅如此,为了获取竞争优势,双方都在争取中央更大的政策支持。2011年,国务院出台《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将云南定位为我国向西南开放的重要门户,是中国沿边开放的试验区和西部地区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先行区,加强与东南亚、南亚国家合作。

进入新时代,两个省区都有了新的定位。云南要建设成为中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而广西则要成为面向亚细安(东盟)的门户。由此也带来了两个省会之间的竞争:昆明形成了到2030年基本建成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目标,南宁也确定要建成特大城市和区域性国际城市。

此外,围绕上述定位,在具体领域,双方也展开竞争。2016年,云南印发《关于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金融服务中心的实施意见》,提出以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建设工作为目标,建设昆明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使云南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金融服务中心。

而到了2018年底,13部委印发《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面向东盟的金融开放门户总体方案》,要求以推动人民币面向亚细安(东盟)跨区域使用为重点,充分发挥广西与亚细安(东盟)地缘相近、商缘相连、利益相融等优势,加强与亚细安(东盟)的金融合作,服务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为中国全面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这使得建设面向亚细安(东盟)的金融开放门户成为广西新的标签。

其实,云南和广西对亚细安(东盟)都具有重要的作用,竞争之中也可以发现中国国家部委在一些政策上采取了平衡的做法。比如,2013年11月,国务院批准了《云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建设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选择在云南和广西同时开展沿边金融综合改革。

此次两地同时获批自贸区,显示出双方的地位同样重要。广西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雷小华表示,云南和广西在与亚细安(东盟)的合作上有一定的竞争,但又各有侧重。云南侧重于陆上和印度洋方向,广西则侧重于海上又兼顾陆上。

自贸区的确立给云南和广西都带来重大机遇,双方将在新的平台上加强与亚细安(东盟)的合作,朝着设定的目标发展。那谁将是面向东南亚的龙头和中心呢?

从政策面上来说,广西占有很大优势,先后获得中央政策支持。包括,2003年取得东博会承办权;2008年,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获批,上升为国家战略;2009年,国务院出台《关于进一步促进广西经济社会发展的若干意见》;2017年,北部湾城市群发展规划出炉。

国家发改委近日又印发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这条定位为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通道,将把广西北部湾建设成为国际门户港。可以说,广西是这一国家战略最大的赢家。

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下,上半年北部湾港完成货物吞吐量1.2亿吨,同比增长12%,其中集装箱吞吐量达160万标准箱,同比增长25%。雷小华表示,现在西部地区已经有相当的经济实力,贸易潜力出来了,又形成了有效合作机制,未来这条通道前途很好。

广西显示出沿海的优势,也由此奠定了在这个网络中的枢纽地位,并发挥出了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作用。而云南地处内陆,在这个规划中并不十分突出,昆明在西部陆海新通道规划中只是一个重点节点城市。

从经济总量上来看,2018年云南生产总值达17881.12亿元,比上年增长8.9%;广西生产总值达20352.51亿元,比上年增长6.8%。从产业机构来看,云南更多在于烟草、矿产等资源产业上,广西则力推制造业发展。

但云南也不甘示弱。

虽然没有出海优势,但云南的航空、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正在加快推进。2018年,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旅客年吞吐量达4708.81万人次,跃居全球第35位,南亚东南亚通航点达34个,位列中国首位。而南宁机场2018年旅客吞吐量才首破1500万人次。

根据云南省政府和中国民用航空局共同出台的《昆明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近期目标到2030年,实现旅客年吞吐量1.2亿人次,年货邮吞吐量120万吨;远期目标到2050年,满足旅客年吞吐量1.4亿人次,年货邮吞吐量300万吨。

此外,就像西部陆海新通道之于广西,云南也有王牌,那就是泛亚铁路。在中老铁路、中缅国际铁路、中泰铁路建成通车后,将构建起以昆明为起点的泛亚铁路网。这个铁路网的建成将对云南产生巨大的推动力,使云南成为中国与亚细安(东盟)往来的交通枢纽、门户城市。

此次《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中也提到,要加快建设中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包括构建连接南亚东南亚的国际开放大通道。加快推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陆路大通道建设,构建区域运输大动脉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