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调查:应对老龄及自动化冲击 新加坡等亚洲国家不及欧美

在应对劳动队伍老龄化及工作流程大量自动化的挑战上,全球准备最充足的主要经济体多在欧美。新加坡虽领先其他亚洲主要经济体,但也只排在第13名。

国际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和威达信集团(Marsh & McLennan)针对全球20个主要经济体展开调查,评估这些国家在面对人口老龄化和工作自动化所带来的冲击时,是否具备足够韧性。有四个亚洲国家接受调查,新加坡排在最前头,名列13。

排在前12名的都是西方国家,前三名依序为丹麦、澳大利亚和瑞典。

参与调查的另三个亚洲国家是日本、中国和韩国。日本排第17名、中国第18名、韩国垫底排第20名。

调查聚焦这些国家是否有采取措施应对劳动人口老龄化,以及协助年长员工面对工作机械化的挑战。调查也关注各地的退休机制,年长员工就业率、养老金资产、相关的国家政策和法令等也被例入评估考量。

亚洲国家年长员工雇佣率高于平均

老龄化和自动化会对国家带来双重打击,一方面是劳动力流失,另一方面则是自动化威胁年长员工的工作。

威达信集团分析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发现无论是发达或新兴市场,都存在年轻人口萎缩,年长者人数增加的问题,这会造成生产力流失。譬如到了2030年,新加坡的劳动队伍中,有35%年龄在50岁以上。日本和意大利更达到38%。

不过,亚洲65岁或以上年长员工雇用率高于14.7%的20国平均,韩国为31.7%、新加坡26.8%、日本23.5%、中国21.5%。

54%新加坡本地年长员工工作可能因自动化被淘汰

另一方面,随着机械的使用越来越普及,年长员工将遭受的冲击远大于年轻雇员,因为年长者从事的低技能工作有大部分可被机器取代。亚洲国家在这方面面临严峻挑战。

新加坡年长员工的工作有54%可能因自动化被淘汰。中国的百分比最高达76%、韩国63%、日本59%。一般上,国家人民教育水平越高,制造业所占的比率越小,年长员工面对的威胁就越低。

报告指,公共和私人领域必须携手帮助年长员工应对威胁,让他们过渡至退休生活或是适应新的工作流程。政府应重新投资从自动化过程中所取得的回报,否则可能出现收入差距、退休人士储蓄不足等社会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