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儿子女婿相继从政 预示佐科王朝降临?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的儿子和女婿有意参选明年的地方选举,引起佐科家族欲建立政治“王朝”的猜疑。

虽然佐科矢口否认,但舆论还是担心印尼正从草根政治走向“王朝政治”的回头路。

佐科是印尼好不容易迎来的第一位“三无”草根总统——无军事、无政治、无精英背景。

在贫民窟长大的佐科原是一名经营家具生意的中产阶级商人,从梭罗市长起步,当选雅加达首长后再接再厉,最后登上印尼总统宝座。

他清新的草根形象深受选民欢迎,从政期间没有传出贪腐丑闻,清廉形象为他赢得不少掌声。佐科的崛起被视为印尼摆脱家族政治和精英政治的里程碑。

然而,这个结论或许下得太早了。

本月中旬,佐科的长子吉布兰(Gibran Rakabuming)登记角逐斗争派民主党(PDIP)中爪哇省梭罗市市长提名。佐科的女婿鲍比(Bobby Nasution)也登记角逐斗争派民主党北苏门答腊省首府棉兰市市长提名。斗争派民主党也是佐科所属政党,儿子要竞选的梭罗市也正是老爸仕途的起步地。

对于儿子和女婿参选引起非议,佐科反驳说:“他们是竞选,不是任命,这是两件不同的事,他们可能赢也可能输,由人民决定,任何人都有权参选和投票。”

吉布兰也回应说:“如果是王朝,我大可叫父亲给我一官半职。”

现年32岁的吉布兰曾在新加坡接受教育。2015年,他创办印尼煎蛋饼餐厅,很快就成为当地的“国民美食”,生意蒸蒸日上,包括雅加达、泗水、棉兰等地都开设分店。吉布兰去年才表明只想卖煎蛋饼,对政治没兴趣。言犹在耳,当事人已改变主意,决定随父亲步入政坛。

新加坡学者:家族关系是印尼政坛重要筹码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马德(Made Supriatma)认为,这毫无疑问就是印尼“政治王朝”复辟的开始。

马德说:“佐科露本色了,他要建立寡头政治,他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有超越其他印尼政治人物。”

马德分析说,在印尼政治文化里头,家族关系是最重要的政治资产,如果不是家庭成员,就不会获得信任,身居高位的印尼政治人物都积极提拔家族成员,随手抓就是一箩筐例子。在强人苏哈托下台后,印尼出了五位总统:哈比比、瓦希德、美加华蒂、尤多约诺和佐科。

其中,美加华蒂和尤多约诺的孩子都活跃于政坛。

美加华蒂是印尼第一任总统苏卡诺的女儿,她积极提拔女儿普安(Puan Maharani)。普安今年10月当上新一届国会议长,她在佐科政府第一个任期中担任人力发展兼文化统筹部长。

尤多约诺也拉拔长子阿古斯,只不过他竞逐雅加达首长以失败告终。现任国防部长普拉博沃的侄子和侄女也都从政,甚至苏哈托的子女们都还在尝试影响政局。

对于佐科以儿子和女婿“并非受委而是参加竞选”为由反驳舆论有关建立王朝的质疑,马德认为这个说法太牵强。

马德说:“美加华蒂的女儿普安在出任部长和国会议长前,曾经角逐中爪哇议席。如果她不是美加华蒂的女儿、苏卡诺的孙女,她有可能拿下40多万张票当选吗?排第二位的参选人只得8万多张票。”

马德判断,同样的剧本明年将在梭罗市长选举中上演。虽然斗争派民主党党内可能对吉布兰表态竞选一事有意见,有父亲佐科在梭罗的政治资源和人脉做后盾,吉布兰还是能轻易胜出。

印尼学者:地方政坛贪腐与佐科清廉形象成对比

印尼地方政坛的家族政治色彩一样浓重。

据报道,2016年有11%的地方议员跟他们的前任有关系;在2017年和2018年选举,有至少18名候选人和现任议员有关系。因为权力监督不到位,地方家族政治容易陷入“家族式贪污”泥沼。

长期在印尼经商并兼任泗水大学讲师的台湾人吴英杰则持不同意见,他认为不能草率指责佐科有意“建立王朝”。

吴英杰在关键评论网发布题为《从佐科长子与女婿投入地方选举,看印尼人如何理解政二代和政治“王朝”》的文章中写道,所谓王朝指的是接班人只需经过宫廷内斗,无需经选举和全民检验,更没有所谓制衡力量,例如朝鲜的金正恩,但佐科家族的情况并非如此。

吴英杰说,佐科的儿子和女婿参与地方首长选举都要经过党内初选登记和竞争才能出线,并不是父传子的帝制时代做法。

吴英杰认为,外界应该把焦点放在印尼政治人物的清廉度而不是家族政治问题。

他反问道:“当人民的选项只剩下可能贪污的政治人物和佐科家族成员,该怪的是谁?”

言下之意,要怪就怪印尼政治贪腐现象,它衬托出佐科的清廉,也给了佐科家族从政的机会,因为选民会把佐科的美好形象投射在他家庭成员身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