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比前年和官方预期目标高0.3个百分点 重庆经济去年全年预计增长6.3%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蒲勇健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增速放缓折射出重庆经济可能受到大的负面经济环境影响。

重庆经济去年全年初步预计增长6.3%,比前年经济增长和官方预期目标都高出0.3个百分点。不过,去年第四季增速环比放缓0.2个百分点,之前半年的增速上行趋势宣告终结。

全球经济疲软之际,重庆官方预期趋于保守,继续将今年经济增长定为6%。

中国各省市区本月进入“地方两会时间”,重庆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星期六开幕。重庆市长唐良智在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重庆去年经济运行逐步向好,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1.35万新元),意味着重庆跨过中等收入门槛。工业经济也逐步回暖,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逾6.1%。

重庆GDP曾连续15年保持两位数高增长,但增速自2018年开始放缓,当年全年经济增长是6%,远低于8.5%的目标。官方遂将隔年的增长预期大幅调低至6%。

重庆去年第二季终结连续五个季度增速放缓,GDP增幅6.4%,增幅比第一季高0.4个百分点,走出经济增速不断下行的阴霾。之后第三季增速维持上行趋势,达到6.5%。但据重庆去年全年预计增长6.3%换算,重庆经济第四季增速是6.3%,增速放缓卷土重来。

为应对前年经济放缓 去年上半年大力招商引资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蒲勇健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增速放缓折射出重庆经济可能受到大的负面经济环境影响。

他分析,重庆政府为应对前年经济放缓,去年上半年大力招商引资,拉动重庆经济增速上行。据了解,重庆去年招商引资合同额突破1.4万亿元人民币(2700亿新元)。

“但政府的招商引资也是有限的,效果一段时间以后就没有了,经济就会连带有一定的下浮……增长6.3%反映重庆经济一个比较正常的增速。”

唐良智星期六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也警告,重庆发展仍面临一些矛盾和问题,包括经济平稳运行基础不够牢固,投资增长后劲不足,传统消费进入瓶颈期、新兴消费增长尚弱等。重庆产业结构也还处于深度调整期。

重庆经济以制造业和工业为主,近年持续转型升级。蒲勇健分析,重庆产业结构调整时间漫长,以及消费迟迟未成功转型,根本问题在于重庆经济体制的市场化程度不足。

他说,重庆经济传统上以国有企业为主,民营企业不够多也不够强;民营经济去年对重庆经济增长贡献率仅约55%。国企对市场创新和经济变化反应不够灵敏,引领市场变化能力也较弱,往往出现很大的问题后,才由政府主导促进转型。他形容:“市场化不够,市场机制还没有充分建立起来和完善。”

今年将更注意就业问题

蒲勇健认为,在今年全球经济走势可能恶化的背景下,官方维持重庆经济增长6%的目标,“应该还是一个不低的目标,要实现相当有难度。”

他预见重庆政府今年会更注意就业问题,避免经济形势一旦恶化造成大规模失业。重庆去年城镇调查失业率约5%,官方今年的预期目标则上调至约5.5%。

重庆是中国内陆唯一的直辖市,近年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唐良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介绍,重庆去年推进全方位开放,中欧班列(重庆)开行逾1500班,运输箱量和货值均增长48%。至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则累计204个签约项目、总金额逾300亿美元。

唐良智并透露,重庆今年将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组建物流园和运营组织中心,也将高标准实施中新重庆项目,加快中新金融科技合作示范区、多式联运示范基地、航空产业园等重点项目建设,促进新渝“点对点”项目合作,中国西部与亚细安“面对面”互联互通。

(记者是《联合早报》重庆特派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