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特朗普周三首次访华 中美商业订单或是亮点

特稿

特朗普在北京逗留仅两天,但随行阵仗庞大,最吸睛的是一个由29家美国企业代表组成的商贸团。双方都寄望于以漂亮的商业订单,避免特朗普中国行“空手而归”的尴尬。

备受关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访华将在本周三启幕,外界普遍预计中美两国元首将聚焦朝核问题和中美贸易失衡,但鉴于彼此在朝核和关键贸易问题上分歧颇大,商业订单有可能成为这次行程的亮点,双方预计将以漂亮的商业订单,来至少保证特朗普能免于“空手而归”的尴尬。

按照美方公布的日程,特朗普将在周三抵达中国展开国事访问,他在北京逗留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两天,但随行的阵仗庞大,最吸睛的是一个由29家美国企业代表组成的商贸团。

受访的分析师和学者指出,与英、法、德国以及拉美国家领导人近年来频频带企业家到中国淘金相比,美国领导人率领庞大的商贸代表团访华非常罕见,这显示特朗普的商人特质,以及他此行要同中国做生意的目的。在另一方面,这也显示双方都预见到中美要在其他方面取得突破,并不容易。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解读:“美国这样的一个姿态,同特朗普本人比较务实的商人风格有关……他不像民主党人那样比较重视意识形态、人权,而是更愿意给美国企业带来更多生意,为美国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有消息称,特朗普访华有望达成的最大一单投资协议是与中国石化相关的能源投资,总值超过10亿美元(约13.65亿新元),给美国创造数千个就业机会。

另一宗可能落槌的交易是美国电动汽车厂商特斯拉(Tesla)在中国的落地。虽然布局多时,但特斯拉进驻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新能源车市场一直面对外国车企无法在中国独资建厂的政策限制。

然而,在商业订单上有望满载而归的特朗普,能否说服中国领导人在核心经贸问题上做出改变,却不容乐观。有美国学者甚至担忧,这些订单会是中国采取的一种“障眼法”,让特朗普政府忽略市场准入这个中美经贸问题中的关键。

美国学者:市场准入是关键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受访时直言:“无论美国总统是否访华,这些订单还是会签署,它们并不说明中国的政策有所改变。希望(特朗普)政府不会掉入陷阱,以为这些订单代表政策进展。”

长期以来,巨大的对华贸易赤字是美国经济的一大隐忧,特朗普启程亚洲前,就毫不客气地形容美中贸易逆差是“令人尴尬”和“可怕”的。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达到3672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去年略微缩小5.5%,依然高达3470亿美元。

在美国看来,削减贸易赤字的重要步骤是中国必须开放市场让外资进入,例如对金融服务市场准入、外资企业持股比例等要求作出调整。

中国领导人近年其实也不断重申对外开放的决心。在中共十九大结束不久,中共总书记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0月30日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家委员时就表示,中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力度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将继续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

在这个氛围下,在特朗普本次中国行能否争取到中国在市场准入问题上做出一些让步,以及多大的让步,就成了本次元首会晤的悬念与看点之一。

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事务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悲观地预计,中国这次在市场准入问题上只会做出含糊的承诺,而拿到商业订单的特朗普也不至于公开对中国做出尖锐指责。最终,美国企业签署的协议,对解决中美贸易失衡起不了太大作用。

尽管中国不可能大举开放市场,但迹象显示,中国此次依然可能在一些领域做有限的让步,缓解中美贸易失衡。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傅自应本月2日在一场记者会上释放积极信号,表示巨大的贸易顺差对中国民众也形成消极影响,只有通过减少贸易顺差,国民才会获得更大满足感。

受访的中国学者相信,中国在某些领域做适当妥协,一方面是给首次访华的特朗普留面子,为未来中美合作铺路;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换取美国在贸易纠纷问题上作出让步,并且在美国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国市场方面“开些绿灯”。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分析,中美双方在经贸上对彼此都有所求,美国关注对华贸易逆差、知识产权保护等,中国则关注贸易摩擦,如美国对中国企业展开的反倾销调查、对中国市场经济的定位等。

就在特朗普访华的不到十天前,美国商务部公布对华铝箔反倾销案的调查,认定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今年8月,美国也启动对华的“301调查”,评估中国是否违反知识产权与强制美国企业做技术转让,这些都可能成为特朗普的谈判筹码。

此外,中国也希望美国放宽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并让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并购行动享有更大自由。赵锡军说:“现在中国还需美国的一些产品,比如高科技产品;中国也希望企业到美国去投资,这些都可以谈。”

但他指出,美国的对华贸易正陷入两难,一方面希望开拓中国市场,可是美国愿意向中国出口的产品,例如波音飞机,在当前的中国正失去竞争力;而对于中国较需要的通讯、人工智能等高科技产品,美国却基于军事和国家安全考量不愿出口。

王军也直言,美国能在短期内快速改善贸易逆差的方法是开放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但这恰好是美国为数不多的优势领域,“在中国不断追赶、威胁美国世界领头羊的地位之际,美国在转让这些技术时将格外谨慎”。

王江雨:贸易失衡是表象

长期研究中国问题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进一步指出,中美贸易失衡虽然一直受到批评,但这只是中美经贸问题的表象,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中国的崛起,正在削弱美国的国际经济地位。

他直言,中国可以多买美国产品、减少出口、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不过“中国作为一个竞争者,正在削减美国在全球制造业龙头大哥的地位,这个趋势很难改变”。王江雨认为,这才是美国对两国经贸现状不满的根本原因。

不过,面向这次的中美元首会晤,以及这两名“不按牌理出牌”的元首,外界也许不必过于悲观。

王江雨就指出,不排除习特两人出于彼此间的默契,达成出乎外界意料的协议。

他认为,习特两人今年4月在海湖庄园的会谈结果就带着很大个人因素,并非两国国内传统建制力量经过深思熟虑后达成的协议,“这次也绝对有可能因为领导人的灵机一动,达成一些让我们大跌眼镜的协议”。

(序幕稿商业篇)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