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叶孝忠:回不去的地方

最近看国际新闻,叙利亚又进入了人们的视线,美军似乎有计划想要攻打叙利亚,为这个已经多灾多难的国度雪上加霜。这让我想起几年前,当叙利亚尚未变成战场,到这个国家的旅行。叙利亚让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是否应该庆幸自己当初做了这样的旅行决定?

很少人会不被大马士革的历史感所震撼,150年到过大马士革的马克吐温说:就算你走进了遥远而混沌不明的历史,那里也永远有个大马士革,她眺望着无数灿烂文明的枯骨,在死亡之前,也将再见证无数文明的陨落。年只是瞬间,十年间也只是无价值掠过的时间,她不用日月年的单位来计算时间,而是她所见证的王朝的兴起和衰败。时间,特别是以人类寿命作为计算单位的时间,在大马士革更显得微不足道。

叙利亚的古城听了太多的故事,所以都有种过尽千帆的表情,好像它一出生就这样老了,而且会一直老下去。叙利亚境内确实有不少华丽的废墟、雄伟的城堡和荒凉的鬼城,但这些可能都不是旅人难忘叙利亚的理由。

叙利亚人十分热情,他们时时刻刻都想和你握手、交谈,甚至了解你的信仰从事什么工作家里有没有年迈的父母和成婚了没有,确实让人有点招架不住。如果每一句当地人的Welcome to Syria都是一枚金币,那么你也肯定将富敌比尔盖兹。现在看着照片里那些灿烂的笑容,此去经年,是否依旧?

过去出版旅游指南的经验,早已经不断提醒我世间无常的道理。每两三年,指南得更新一次。餐馆或住宿搬走了倒闭了变味了,默默无闻变得名声鹊起,接待的旅行者多了,服务可能也无法跟进,总之就是不一样了。我不是感伤,只是看得清楚了,看得多了,也就无所谓。而一些地方是回不去了,就算回去了,也不会一样了。

笔心:叙利亚的古城听了太多的故事,所以都有种过尽千帆的表情,好像它一出生就这样老了,而且会一直老下去。——叶孝忠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