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社论:黎巴嫩总理下台点燃中东新冲突

社论 

早前传说遭沙特阿拉伯软禁的黎巴嫩总理哈里里,18日抵达巴黎,并会见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哈里里11月4日访问沙特时,通过阿拉伯电视台宣布辞去总理职务,并指责伊朗与黎巴嫩真主党摆布其国家、威胁其生命。哈里里的命运,反映的是沙特阿拉伯同伊朗的中东霸主争夺战白热化,更显示美国新政府政策上的内视,削弱既有国际秩序而导致区域强国间冲突升级的恶果。由于黎巴嫩邻国、拥有核武的以色列可能会重新被卷入这场冲突,加上伊朗还没有放弃拥核及消灭以色列的国策,中东情势一旦失控,后果将非常严重。

哈里里家族靠沙特油钱发迹,是沙特在黎巴嫩的政治代理人。但是由伊朗所支持的黎巴嫩什叶派武装真主党,却已经发展为实力凌驾政府的国中国;而且持续利用黎巴嫩攻击以色列本土。哈里里容纳真主党成员入阁,平衡国内各派系的做法,在沙特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掌权后不被接受。这可能是哈里里被沙特软禁并逼迫下台的原因。沙特外长朱拜尔11月14日公开批评黎巴嫩真主党是伊朗革命卫队的分支,表示黎巴嫩要恢复稳定,就必须解除真主党的武装。

以代表逊尼派回教徒自居的沙特,长期同代表什叶派的伊朗竞争中东霸主地位。沙特通过石油收入资助中东各国的逊尼派政府,伊朗则援助中东各国的什叶派武装组织反抗。美国入侵伊拉克后留下的烂摊子,以及试图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不果所引发的内战,都让伊朗有机可乘,壮大两国的什叶派武装力量。美国总统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的做法,忙于应对中国崛起和朝鲜核威胁,则让俄罗斯趁虚而入,派兵扶持阿萨德政权,间接制造了让什叶派力量成长的机会。

32岁的穆罕默德王储掌权后,一改其父王的做法,对内以反腐之名,逮捕11名亲王和200多名商业领袖,一方面巩固权力,另一方面则勒索这些富可敌国的被捕精英吐出部分资产来换取自由。有分析称,被捕权贵要免于牢狱之灾的赎金,总数可能介于500亿美元至1000亿美元。穆罕默德下此重手,有其不得已的理由。沙特国库因国际油价下跌,加上各种收买人心的福利支出,外汇储备已经从2014年的7370亿美元骤降到4750亿美元。

此外,穆罕默德对外用兵,也加速了国库储备的流失。沙特在2015年挥军也门,试图协助逊尼派总统哈迪剿灭伊朗支持的什叶派胡塞叛军,不料泥足深陷。11月6日,胡塞武装向沙特利雅得国际机场方向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虽然遭拦截击落,却凸显了沙特出师不利的困境。罢黜哈里里,可能是沙特企图在黎巴嫩开辟对抗伊朗的新战线,并把以色列拉下水。以色列在2006年曾入侵黎巴嫩攻击真主党民兵。以色列军总参谋长埃森科特11月16日破天荒接受沙特媒体专访,表示以色列和沙特面对共同敌人,并愿意同沙特分享关于伊朗的情报。

真主党在2006年同以色列于黎巴嫩的军事冲突立于不败之地,进一步巩固其在黎巴嫩的实力,也间接提升了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尽管特拉维夫目前并没有再次进军黎巴嫩的迹象,哈里里的下台所产生的政治动荡,有可能使真主党坐大,让以色列更坐立不安。特朗普要撕毁联合国安理会同伊朗所签订的核协定,虽然不获任何签字国支持,可是若因而促使德黑兰重新发展核武,势必升高以色列对伊朗先发制人的诱因。上述各种变数,均表明中东和平将面对更大压力。

“美国优先”所产生的战略收缩,印证了国际关系理论的一条——任何地缘政治真空都会被填补。华盛顿不聚精会神维持中东秩序,不但让俄国捷足先登,也开启了沙特和伊朗的霸主之争。区域强国的战略竞赛,既制造新的动荡和不安,更可能打乱世界经济的复苏步伐。中东石油供应的稳定与否,加上以-伊潜在的核冲突威胁,都让未来蒙上阴影。

Disqus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