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新中关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目前,中国是新加坡和亚细安的最大贸易伙伴,也是为亚细安新成员国提供政府开发援助的重要国家。

中国支持亚细安在区域组织中的核心地位,也一直派出高级代表出席同亚细安的会议和其他由亚细安主导的会议,以表示对亚细安的尊重。2002年,中国签署了《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

在其10个对话伙伴中,我认为亚细安同中国的合作是最具实质性的。

我也认为,1979年至2009年期间是亚细安-中国关系的黄金时期。

遗憾的是,自2009年,亚细安与中国的关系便没有那么融洽了。原因有两个。

首先是中国和四个亚细安成员国(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对南中国海的主权纠纷。

作为一个组织,亚细安对主权声索争端不选边站,但却在六项原则上采取了集体立场,包括不用武力或威逼而是和平解决问题,且遵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处理争端。

因此,对于中国希望亚细安不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集体立场的要求,亚细安不可能接受。

其次,中国的魅力攻势(charm offensive)被新的强硬外交政策所取代。

新加坡作为亚细安-中国关系协调国,将尽力确保这个关系平稳发展。

有三个课题可能影响新加坡和中国的友好双边关系。

首先,一些中国朋友把新加坡视为一个华人国家。华人占新加坡人口的75%,但新加坡不是一个华人国家,而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不过,一些西方朋友以往也有同样的看法,错认新加坡为“第三中国”。正是因为这样的误解,在五个亚细安创始国中,新加坡决定最后才同中国建交。

其次,新加坡是位于东南亚中心的主权独立国家。我们的命运和东南亚紧密相连。这也是我们如此重视亚细安这个区域组织的原因。

因此,我们的中国朋友必须明白,我们同中国的关系,将无可避免的受中国同区域与亚细安的关系影响。

第三是新加坡同主要强国的关系。一些中国朋友不了解我们的外交政策。他们觉得,我们的族群结构和在中国日益重要的经济利益,应该促使我们更靠近中国。作为一个小国,新加坡希望与所有大国维持密切关系,但却不与任何一个国家结盟。我们希望扮演有用的角色,却不希望在大国之间的纠纷中选边站。我们不认为国际关系是一场零和游戏,也希望永远不必选边站。新加坡外交政策的一个目标,是让我们享有最大的政治和经济空间。

新加坡和中国的良好关系是建立在多种基础上的,包括实质的经济利益、领导人间的高度互信、多方面的广泛合作、与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机构的密切联系,及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厚友谊。

新加坡于2013年成为中国最大的外来投资国。自1992年以来,前来新加坡考察访问和参加各项课程的中国干部和官员超过5万5000名。

两国政府最近签署协议,启动以重庆市为中心的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显示新加坡对中国经济的持续信心。新加坡很早便表示,支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一带一路”建议。

去年,新中庆祝建交25周年,两国元首也互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访新期间,双方政府同意把关系提升到“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我有信心,新中友好关系未来将再攀高峰。

 

原载《海峡时报》

叶琦保节译

许通美是我国巡回大使、中国-新加坡论坛联合主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