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凯特琳·麦克卡佛雷:老挝能否胜任亚细安轮值主席国

2016年对亚细安是重大的一年。首先,亚细安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低调地成立了。接着是阳光之乡峰会(Sunnylands Summit),也是亚细安成员国所有领导人首次在美国与美国总统会面。现在,区域如何处理南中国海主权纠纷和威胁湄公河地区的严重干旱,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很多人怀疑,亚细安今年的轮值主席国老挝能否胜任。老挝是一个没有反对党的一党制专制国家,没有什么言论自由,而且贪污猖獗。

亚细安是个低调的组织,不喜欢哗众取宠。它通过共识做决定,所有成员国都有拒绝任何政策建议的同等权力。轮值主席国的角色,主要是主办峰会和充当协调国。一直以来,谁出任主席国,都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但当柬埔寨于2012担任主席国时,一切都改变了。

从亚细安的历史来看,2012年是最没有成效的一年。其成员国对如何提及南中国海问题无法取得共识,结果首次无法发表联合声明。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因为柬埔寨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当时,中国是柬埔寨最大的捐助国之一。

继柬埔寨让人失望的表现后,文莱、缅甸和马来西亚先后接任主席国期间,并没有发生重大事故。不过,南中国海主权纠纷却是今年区域争论的焦点,争端也被提呈到海牙常设国际仲裁法院。

对菲律宾要求法院宣布中国提出的九段线说法无效,法院预计会在6月裁决。然而,中国拒绝出庭,也表示不承认任何仲裁结果。

亚细安在2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动表示“严重关注”。但真正的考验是在国际仲裁法院做出裁决后。如果裁决真的如许多人所预测那样,对菲律宾有利,那亚细安会不会支持菲律宾执行裁决的任何行动?

在经济上非常依赖中国的老挝,很可能陷入和四年前柬埔寨相同的处境。文莱、马来西亚、越南和菲律宾都是南中国海主权争执的声索国,如果老挝在九段线问题上屈服于中国的压力,亚细安可能面对具毁灭性的内部分化。

亚细安今年需要处理的另一问题,是湄公河地区的严重干旱。那里的气温飙升,雨季也延迟了。在这个课题上老挝必须小心翼翼,因为其沙耶武里(Xayaburi)和栋沙宏(Don Sahong)水坝,是将于2030年开始运作、沿湄公河的70座新水坝中最具争议性的两项工程。

专家认为,水坝可能危及约6000万人的生计。老挝在水力发电上的既得利益,让人怀疑它是否能公正地处理问题。

经过10年努力才打造成功的亚细安经济共同体的未来,目前也得看老挝能否承担重任。对向来谨慎的亚细安来说,经济共同体是项雄图大计。但宣布其成立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一些人怀疑,老挝有没有能力应对身为轮值主席国所必须处理的问题。国际媒体组织已经开始询问,他们可不可以采访将在万象举行的各项亚细安会议。老挝众所周知的是个对海外记者不太友善的地方。它在今年1月宣布,外国媒体报道内容需经其外交部审核,外国记者也必须提前15天申请签证(非记者是可以获得落地签的)。

老挝政府否认对外国媒体实施限制,声称“我们有的只是程序”,并澄清上述条例只是针对电影工作者。不过,采访峰会的记者必须有官方人员陪同,问题也必须先由外交部审核。

一些人认为,2016年是老挝“展现自己”的时候,其他人却警告,老挝担任轮值主席国对区域可能带来危险。无论如何,老挝今年将面对种种挑战。它能不能有效处理亚细安10个成员国的不同考量,还是个未知数。

 

原刊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太学院网站New Mandala(4月21日)

叶琦保译

凯特琳麦克卡佛雷(Caitlin McCaffrie)在金边居住和工作,长期研究东南亚政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