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中企海外扩张遇阻

“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近一周来风靡多个市场,但忙着抓精灵的玩家,却止步最庞大市场之一——中国大陆。因为这款游戏基于被中国屏蔽的谷歌地图,无法在中国大陆使用。

尽管中国的视频游戏经济随着消费阶层不断壮大令外国商家垂涎欲滴,但“精灵宝可梦Go”也只能站在香港,北望兴叹。

普华古柏在其全球娱乐和媒体展望报告中估计,2016年至2020年间,中国视频游戏销售额将年均增长7.4%,而全球平均水平预计只有4.8%。去年,中国的游戏玩家估计有5.34亿。到了2020年,中国的游戏销售额将从去年的89.8亿美元(120.93亿新元)增至128.5亿美元,增速高于全球(从712.7亿美元增至900.7亿美元)。

对于在海外拓展计划频频受挫的中资企业而言,应该也有同感。

中国基础设施投资者这两周在海外核电和电网方面至少150亿美元的潜在交易遭遇挫折。

英国和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为这些投资开绿灯,尽管所涉及的两个公用事业项目都到了将近签字的阶段,而且中国国有企业还愿意为两国急需资金的核电和电网领域解囊。

在这之前,中国的美的集团收购德国机器人制造商库卡时,也引发强烈的反弹,因为库卡的大型工业机器人最出名,这种机器人用来制造汽车和飞机等产品。更何况,库卡处于德国“工业4.0”宏伟计划的核心,该计划的目的是要将实体工厂与虚拟世界联系起来。

只不过,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政府没能够阻止该交易的手段。因为其部长们只有在涉及能源网络等“战略性”基础设施或防务公司的时候,才能出手阻止一家非欧盟投资者的收购。库卡不在此列。

与中国外交政策日渐强硬有关

然而,美的对库卡的收购案已经令中国投资的争论与质疑在德国各界逐渐升温,为往后中国企业在德国的收购及投资行动制造更大的障碍。

在其他国家,很多中国收购外国敏感资产的交易都因监管审查而遭遇麻烦,特别是来自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的审查。

根据市场人士分析,中企海外投资受阻,与中国的外交政策日渐强硬,令相关国家的态度有了变化息息相关。

德杰律师事务所驻北京管理合伙人陶景洲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指出:“随着中国的外交政策变得越来越坚定,那些国家将逐步加大对中国投资的审查,这正成为一种趋势。”

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所执行董事詹宁斯(Peter Jennings)也认为:“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越独断,像澳大利亚这样的伙伴国就越难以接受它的投资。”

他说:“这对于中国而言虽然难以接受,却有必要引以为戒。”

两大因素决定中企是否“走出去”

中国企业目前正在海外掀起创纪录的收购狂潮,在此趋势下,对向中国开放其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持谨慎态度的政府,势将增加对这方面交易的审查。中企往后在国际市场上的拓展之路,将步入爬坡的阶段。

中企会否因此放缓“走出去”的脚步?关键在于人民币汇率走势与宏观经济的表现。

根据普华古柏的报告,中企出海的原因,除了在海外寻求领先的技术、专利和品牌并引入国内市场;实现外延式增长和进行国内和海外估值差异的套利外,也为了对冲人民币贬值和国内经济衰退的风险。

周四(11日)正值人民币汇改一周年。外汇市场交易员纷纷对人民币未来走势作出预估。

自去年8月11日起,中国央行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力度。尽管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累计下跌了约2.4%,但市场对中国的新交易机制变得越来越适应,恐慌情绪不再。

不过,种种迹象显示,资金仍然渗出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说明市场担忧将不会完全消散,倘若人民币出现突然贬值,可能会触发另一波资本流出。

例如美联储恢复加息的步伐比市场预测的更加激进,导致美元升值、人民币下跌,如今的企稳格局可能发生改变。

另一方面,中国宏观经济企稳的脚步目前看来还在摇摆之中。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7月份信贷创下两年新低,这反映了经济增长在第二季度企稳后,第三季度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

昨日公布的其他数据也显示,近期经济企稳势头有在7月停顿的迹象。

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宣布的海外交易规模约为1572亿美元,已刷新历史纪录。不过,监管部门也已经注意到这一新趋势,并已提高了对海外收购的审查,并断然阻止了部分交易。中企出海的步伐将出现何种变化,还有待持续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