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赵洪:“一带一路”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

亚细安于2015年11月在“亚细安经济共同体2015发展蓝图”的基础上,发布了“亚细安经济共同体2025愿景”,提出要将亚细安打造成一个具有竞争力、创造力和高度凝聚力的一体化经济体,提升亚细安在全球经济领域中的角色和地位。但就目前情况来看,亚细安要实现这些目标,还面临艰巨挑战。

首先,亚细安须缩小成员国间的发展差距。东南亚地区经济发展水平高度不平衡,并且差异极大是不争的事实。不少分析人士都认为,亚细安的团结和维持其区域合作中心地位,最大的挑战不是其他,而是亚细安组织内的经济发展不平衡。由于成员国间存在巨大的发展差距,加之缺乏稳定和有效的制度安排,亚细安作为一个经济体,很有可能发展成相对分割(老亚细安六国与新亚细安四国)而不是一体化的整体市场。

其次,亚细安国家需要创新增长方式。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多数亚细安国家实行自由贸易,发展出口导向的外向型经济而逐渐融入全球经济。亚细安国家因而成为全球制造业供应链中零配件的重要生产基地。但亚细安也因此严重依赖欧美市场。鉴于当前全球经济不景气和欧美出现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之趋势,东南亚地区原有的基于工业生产链和出口贸易为主的增长模式,正面临挑战。包括亚细安国家在内的亚洲国家需要创新经济发展方式,寻找更加适合亚洲国家的区域合作模式。

再次,亚细安需要强化其在东亚区域经济合作中的领导地位。亚细安自1990年代初,开始参与引领东亚区域经济一体化事务,通过APEC论坛推动各国开展经济对话,也通过亚细安地区论坛和亚细安防长扩大会议,促进地区政治安全讨论。亚细安作为一个区域组织,还通过10+3机制推动中、日、韩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并通过10+1机制加强与中国的对话与合作。

但自1990年代末尤其是2010年以来,随着东亚区域合作模式的改变,亚细安作为东亚区域合作领导者的动力似乎在减弱,其中心地位在下降。虽然亚细安致力于建设亚细安共同体,来维持其中心地位,但外界始终怀疑这个共同体能否像其他一体化组织那样,形成高度的同质性、统一性、内聚性、机制性和整体性。

由于亚细安发展面临以上挑战,亚细安领导人有必要超越目前所实施的一体化措施,这些措施主要还是亚细安经济共同体2015年愿景所强调的消减关税壁垒、修建基础设施等。

“对接”的合作趋势

换言之,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上,亚细安不应只重视货物和资本的自由流动,更应重视更高层次的合作,包括政策协调和创新经济增长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说,亚细安更应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及其他区域合作框架(包括TPP、RCEP),进一步融入中国经济及其他大国的经济发展之中。这种融入与互动,有助于促进亚细安作为一个强竞争力的经济体的发展和崛起。

在这几年“一带一路”的讨论中,出现了不少与政策有关的新概念,“对接”就是其中之一。如在最近的中俄关系中,有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在中欧关系中,有“一带一路”与欧洲战略投资计划对接;在中印关系中,则有“一带一路”与印度的“季风项目”“香料之路”对接。“对接”强调的是政策沟通、协调与创新,是一种互动过程,可以化解“一带一路”倡议与别国的类似战略或者政策的冲突,并与别国的类似计划进行合作。

无疑,“一带一路”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发展战略的对接与合作具有重要意义,这即是过去中国-亚细安经济合作发展的结果,也是未来双边经贸关系进一步拓展的方向,更是亚细安经济共同体发展的新动力。

具体而言,“一带一路”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对接,可在国家和区域两个层面进行。在国家层面上,中国可与亚细安单个国家,就产能合作、项目投资加强政策协调。亚细安国家正在积极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对外来资金、设备、技术有迫切需求。中国具有向柬、老、缅、越四国转移部分优质产能的潜力,中国政府也将此作为既能化解国内产能过剩,同时又能满足东南亚地区对投资和技术需求的有效途径。
但更重要的是,中国要更多的“消化”这些国家日益增长的工业生产能力,鼓励其制造业发展。只有当这些国家需要乃至于依赖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时,“一带一路”才具有生命力并可持续发展。

从目前情况来看,在与一些亚细安国家层面的对接与合作已有明显成效,无论是中老铁路、中泰铁路项目的启动建设,还是中马“两国双园”,中泰、中柬、中越、中老、中印尼等多个产业园的合作开发,都实现了与当地发展项目和市场需求的有效对接。中国还应加强与其他亚细安国家的政策沟通与合作,确定哪些产业属于它们急需投资发展的民生项目,哪些属于它们需要自身投资培育发展的基础工业。

在地区层面上,“一带一路”可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发展愿景相对接。“一带一路”的重点是促进中国与欧亚之间的跨地区、跨大陆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可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2025愿景中的“提升互联互通、加强部门合作”的发展方案对接,包括“亚细安一体化大计划”“亚细安互联互通总体规划”等等,探讨共同制定东亚和亚洲互联互通规划,推动区域互联互通水平迈上新台阶。

但应该说,“一带一路”与亚细安经济共同体的对接,不仅仅是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问题,更应包括宏观政策(包括经济政策、区域合作与增长方式)沟通与协调。尽管“一带一路”倡议具有潜在的地缘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但总体上仍是一个以经济为主、文化为辅的倡议,在实质推进过程中,与亚细安的政治和安全议题关系不大。从发展中国-亚细安关系、推动亚细安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的角度看,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和区域合作模式创新尤为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希望亚细安作为一个组织,能就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尽快达成一致立场,与中国在区域经济合作及全球治理问题上,实现更多的政策协调与互动合作。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东南亚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赵洪是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曾任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客座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