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廖建裕:印尼再度涌现反中国言论

最近,印度尼西亚又出现了许多反中国,以及反佐科的社交媒体假新闻,引起关注。

去年12月23日,印尼总统佐科下令印尼警长狄托,调查有关散布“1000万中国劳工入侵印尼”谣言的散播者,并将幕后黑手绳之以法。在这之前数天,印尼媒体报道,五名中国人因在西爪哇种植具有病菌的辣椒而遭逮捕。有社交媒体大做文章,将这件事当成中国刻意破坏印尼经济的阴谋;有的说这是北京的“生化武器”。雅加达的中国大使馆出面谴责这种将个人行为与中国政府挂钩的“阴谋论”,并形容这是在破坏中印关系。

这个反中国与反佐科的抹黑言论,适值法庭要作出有关“钟万学(阿学)案”的决定。担任雅加达特区首长的阿学,是印尼华裔基督徒。他在今年的首长选举,寻求连任,但是却面对两个代表旧势力的参选人的挑战。

在竞选活动中,阿学的演讲被反阿学与反佐科的社交媒体移花接木,阿学遭提控,成为所谓“亵渎伊斯兰”的嫌疑犯。在反华以及伊斯兰激进派的压力下,雅加达法庭终于决定继续审判阿学。佐科被认为与阿学站在同一个阵线,他们都属于“改革派”。

反华人与反中国变本加厉

佐科上台前,印尼的社交媒体就已经出现反华人与反中国的言论。在佐科上台后,这股潮流变本加厉。

佐科当总统后,积极搞基础建设,需要大量的经费。由于税收不足以应付这方面的开支,所以必须从其他的领域增加收入。

他认为,中国可以成为基础建设资金的主要来源国,而中国游客也是资金的来源处。2014年中国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后,印尼加入成为成员。佐科还到中国参加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并呼吁中国前往印尼投资。不久,佐科又前往中国签署备忘录,计划在2019年吸引1000万名中国旅客前去印尼旅游。

反中国与反佐科的既得利益集团,担心中国控制印尼,开始在社交媒体展开抹黑行动,大事破坏中印关系,并攻击佐科的“亲华”政策。

1000万名“中国移民”

反中国与反佐科的社交媒体,在“阿学案件”开始审理时发难,并非偶然。

其实,有关1000万中国人来印尼的谣言,早在2015年5月就已经开始。当时,中国副总理刘延东受邀访问印尼,在印度尼西亚大学发表演讲。她以《深化人文交流、共育中印友谊常青树》为题,表示中印两国能友好合作互惠互利。她那一次到访,是要深化人文交流,加强经济方面的合作,以便能够取得共赢的局面。

她还说,“中国和印尼两国加起来有16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两国合作好了,不仅造福两国人民,对亚洲乃至全世界也是重要贡献”。

两天后,印尼的社交媒体开始出现负面的报道。《原住民新闻》指她在演讲中提到,“中印两国为了取得理想的经济合作,中国在未来数年内将送出1000万名新移民。他们将分布在每个领域里。如果中国与印尼联合起来,人口将达16亿人,将是世界上不可忽视的力量”。

其实,刘延东在演讲中根本没有谈到移民的问题,更没有提出有关移民的任何数字。1000万这个数字,其实是来自佐科前一阵子在印中备忘录中提到的1000万名中国旅客。但是,印尼社交媒体却把它说成1000万名移民,还说这是她演讲的一部分。

这种移花接木的抹黑方式,似乎很有效。许多印尼土著都信以为真。虽然有些网络驳斥这则假新闻,但是似乎并没有起着太大的作用。由此可见,反佐科及反中国在社交媒体的势力颇大。

中国劳工“入侵”印尼  

过了一阵子,有关1000万名移民的假新闻风波暂时平息下来,接踵而来的是“中国劳工入侵印尼”的传言。2015年6月,印尼文小报及社交媒体开始炒作这个课题。有影响力的印尼文《时代周刊》(Tempo),在当年9月初出版了以《欢迎你,“支那”劳工!》为题的特辑,封面是身穿中国工人装和拿着铁槌的佐科总统的漫画。

《时代周刊》报道,中印合作工程在西爪哇万丹、加里曼丹及峇厘都有。本来他们都要遵照十对一(即十个印尼劳工对一个外劳)的雇佣条例,并且只有在印尼找不到技术人员时才可用外劳。但是,《周刊》调查发现,这些工程都清一色雇用中国劳工。这对印尼劳工很不利,因为目前印尼还有700万人失业。此外,《周刊》也揭发印尼官员贪污,致使许多非法的中国劳工轻易进入印尼。

印尼人力部着手调查,声称那些在中印合作项目工作的中国劳工,都持有合法的工作准证。印尼国会在辩论这个课题时指出,需要更有效地控制外劳。

在《时代周刊》尚未出版特辑前数天,印尼副总统尤索卡拉已经出面澄清,中国劳工都是从事特殊的工作,并没有抢印尼劳工的饭碗。中印合作企业是为“印尼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当时的印尼人力部长哈尼夫也说明,截至2015年5月,在印尼的中国劳工只剩下1万3000人,其余在工程完成后都返回中国。

经过澄清后,中国劳工问题不了了之。然而,“阿学案件”的出现,以及佐科发表有关中国旅客的谈话,导致中国劳工问题又被炒作。

去年12月5日,佐科和财政部长慕燕妮等一行人到东加里曼丹的巴力巴班视察,并说明“税务特赦”的重要性。他向当地民众说明,正常的税收不足以支付国家的开销,特别是印尼需要搞基础建设,所以印尼需要积极发展旅游业。旅游业的收入很可观,可以补助税收的不足,而中国旅客人数很多,应该是印尼争取的对象,就像泰国、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一样。

在演讲中,佐科重提他与北京签署的备忘录,以便在2019年吸引1000万名中国旅客前来印尼。不过,佐科强调,这1000万人是旅客,不是劳工。他们是来印尼消费,不是来印尼工作。他还说,如今印尼只有1万4000名中国劳工。后来,他更正中国劳工的人数为2万1000名。

可是,反佐科及反中国的社交媒体,乘机发布假新闻,硬说这是1000万名中国劳工。虽然佐科一再指出,他说的是中国旅客,因为印尼需要多些经费来搞基础建设。他也一再表示,他们不是来印尼跟印尼人抢饭碗。

显而易见,这些社交媒体的目的,是制造从反中国演变成反华人的情绪,要在“阿学案件”尚未结束前,在印尼社会制造有利于既得利益团体的形势。

根据最新的报道,印尼在2016年年底已经关闭屡次发布假新闻,以及散播宗教和种族仇恨的11个社交媒体网站。当然,不负责任的网站还有很多。为了对付这些网站,今年年初,印尼政府宣布,即将成立一个专门负责处理社交媒体网站的机构,希望能够消除或控制发布假消息、传播宗教及种族仇恨的网站。

印尼新闻评议会主席约瑟夫宣布,该组织将调查发布假新闻的社交媒体网站,只有通过审查的社交媒体网站,才能获得“条码”(barcode)。其效果如何,现在还言之过早。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廖建裕是新加坡东南亚尤素夫伊萨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