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廖建裕:沙特国王出访印尼的意义

沙特阿拉伯君主萨勒曼近日访问印度尼西亚, 随行者1500人, 包括10位部长及25名王子, 动用八架飞机,其中一架是专门运载国王及随行者的行李。

沙特国王原本只计划在印尼逗留九天(即3月1日至9日),三天为国事访问,其余六天到峇厘岛游览。但最后,沙特国王一行人在峇厘岛逗留多三天。

沙特国王这次出访,到了六个国家,其中四个是穆斯林人口众多的马来西亚、印尼、文莱和马尔代夫;以及两个石油输入国:中国与日本。虽然一般分析家认为他这次出访,主要是为了经济与投资,但其实也与政治安全有关。

沙特是中东最大的产油国,但因油价从2011年的每桶100美元跌至2016年的50美元以下,使沙特的经济增长率从9.9%跌至1%。

几年前,沙特在王储的主持下,积极将经济多元化,但是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效。这次沙特国王出访,尤其是去中日两国,其目的是要这两个工业国在沙特进行更大的投资,以避免过分依赖美国,特别是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中东的政策不明朗的时候。

对于东南亚三国以及印度洋上的岛国,其访问的目的除了经济外,也与伊斯兰的政治大有关系。沙特本身感受到伊斯兰国激进派的威胁,而伊斯兰国的“兵源”,有许多来自东南亚国家。其实,这四国都属于“逊尼派”,并由温和派占领导地位。沙特有意拉拢这些国家,与沙特站在同一战线。

此外,沙特也希望通过经济合作,扩大它在穆斯林地区的影响力,以削弱宿敌伊朗在这些国家所获得的支持。实际上,与伊朗一样信奉什叶派的穆斯林在东南亚国家人数很少,不过伊朗在一些国家的投资却比沙特还大。

出访马印两国的比较

沙特国王出访的第一站是马来西亚,第二站才是印尼。他与马来西亚签订了7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包括兴建炼油厂。印尼对于沙特寄予更大的期望。着重基础建设的佐科总统,希望沙特国王会在印尼投下250亿美元的投资。在三天的国事访问中,沙特国王签署了11个备忘录,包括促进两国的贸易、宗教、渔业、卫生、打击罪犯等方面的合作,并且资助发展项目。可是,佐科要沙特国王在廖岛或西爪哇或东加里曼丹投资炼油厂,沙特国王似乎不感兴趣。结果,沙特在印尼的投资额只有10亿美元。

同是穆斯林人口众多,而且又是以“逊尼”派为主的国家,为何以“瓦哈比”派为首的沙特国王,对于马印两国有不同的待遇?这主要和马国与沙特领导人的关系息息相关。马国首相纳吉近几年来积极培养与沙特王储的关系。前年纳吉曾牵涉8.27亿新元的丑闻。纳吉说这是沙特王储赠送给他的私人礼物,因为他帮助反恐有功;而沙特王储则说这是沙特在马国的投资。两国之间的关系一度紧张,但是,后来纳吉说已经将那笔款项退还,结果不了了之。

专家指出,纳吉与沙特王储有特殊的关系;也有金钱上的来往。此外,沙特在马国已有投资,并且获得优惠;在宗教方面,马国与沙特也密切合作,准许沙特设立宣扬“瓦哈比”派的伊斯兰大学,并颁发两个荣誉学位给沙特国王。所以,沙特国王觉得,他从马国所获得的回报将远超过印尼。

很显然地,佐科与沙特国王并没有这些特殊的关系。尽管如此,印尼与沙特两国之间在其他方面的关系,似乎有更大的发展。3月2日沙特国王受邀在国会演讲,其演讲词简短,但是表现出他所最关心的课题。

他说:“我们穆斯林现在共同面对的问题是恐怖主义、文明冲突、不尊重国家主权、以及干预别国内政等事宜。我们必须在这些方面团结起来,面对这些挑战,以便能够为世界和平和安全作出贡献。”

沙特国王在印尼强调反恐,对于印尼激进派的伊斯兰不表赞同,无形中对伊斯兰捍卫者阵线(伊阵)等激进组织是当头一棒。
其实,伊阵头目阿拉伯裔的里西克·史哈普(Rizeiq Shihab),曾千方百计要晋见沙特国王,但是都没有成功。反而是雅加达首长钟万学(阿学)随着佐科的团队,代表雅加达政府到机场迎接国家贵宾。

阿学身穿西装,头带“宋谷”帽,双手恭敬地握着沙特国王的手表示热烈欢迎。这名被控告“亵渎伊斯兰”的首长能欢迎沙特国王,而沙特国王也愿意与他握手,让印尼的激进派教徒不知所措。有人在报章上分析,这次沙特国王访问印尼,对于阿学在第二轮的雅加达首长竞选可能会很有利。但这似乎有些言之过早。

接见六大宗教领袖

沙特国王在第二天与印尼温和派的伊斯兰团体领袖见面。在访问的第三天,沙特国王在雅加达的莱佛士酒店接见了印尼六大宗教(即伊斯兰、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与孔教)的28名代表,倾听他们的陈词。

听完后,沙特国王说:“印尼能够稳定,正是因为各宗教能和睦相处。”他也说,沙特阿拉伯如今在积极地对抗激进主义,因为激进主义与恐怖主义会危害伊斯兰世界以及整个世界的安宁。

根据印尼宗教部长鲁克曼的谈话,沙特国王对于印尼的多元宗教能够和平共处表示赞赏。他也表明印尼正在与沙特商量对策,以防止激进主义在穆斯林世界扩散。

尤有进者,沙特国王的1500人团队,国事访问后就即刻飞往印度教的峇厘度假,本来到3月9日就结束,结果延长到3月12日。他们在有人间“最后的天堂”之称的诗之岛流连忘返。

许多评论员说,这次沙特国王对印尼的访问,提高了佐科在伊斯兰世界的威望,在印尼国内,也增强了他作为一名穆斯林的地位。佐科在接待沙特国王时,以礼相待,不失一个国家元首的身份,又让沙特国王觉得受到应有的尊重。佐科还在茂物行宫与沙特国王共同种植“铁木树”(pohon kayu besi),表示友谊永固。沙特国王在印尼行程的录像,在沙特的电视节目播放,受到当地观众的欢迎。

沙特赛夫尔王曾在1970年访问苏哈多的印尼,当时他随行的团队只有58人,并且是由其宫廷官员、厨师、保镖与记者所组成,国事访问三天后就回国。同这次萨勒曼国王的出访形成强烈的对比。值得一提的是,萨勒曼国王所记得的是苏卡诺而不是苏哈多。所以,当他抵达茂物行宫时,曾向佐科问起苏卡诺的孙女。碰巧,苏卡诺的孙女普安是印尼福利统筹部长,当时也在欢迎队伍内。次日,佐科安排美加华蒂母女在国会大厦与沙特国王见面,聊了一刻钟,还拍照留念。

可是,沙特国王的到访并不是“风平浪静”。当沙特国王在国会演讲时,场外有小规模的游行示威,要求沙特国王保护在沙特阿拉伯工作的印尼女佣。据估计,在沙特工作的印尼女佣人数有100万人。她们在沙特常受到欺负与虐待,工作时间很长又没有休假,因为阿拉伯地方的法律保护雇主,并对女佣有绝对权力。

在沙特国王访问印尼的第三天,佐科与沙特国王单独会谈有关印尼女佣在沙特工作的事。事后印尼外交部长雷德诺发表谈话,她说,在会谈中佐科要求沙特国王保护印尼女佣,因为她们也对沙特的发展作出贡献。沙特国王回答说,印尼女佣也是沙特的“臣民”,他会给予保护。据统计,目前印尼女佣约有303人(一说40余人)在沙特被判死刑,其中三人已经处刑。

这一次沙特国王到印尼访问,为印尼的旅游业带来了贡献。根据印尼旅游业协会会长阿斯瓦尼的计算,沙特国王一行人每天在印尼的消费,至少200多万新元,这包括1500人的酒店住宿费与至少360辆豪华车的租金。印尼期望沙特国王访问印尼后,沙特以及其他中东国家的国民,也会到印尼旅行,使印尼的旅游业更上一层楼。

作者是新加坡东南亚尤素夫伊萨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廖建裕是新加坡东南亚尤素夫伊萨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