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国际法庭上为缅军人辩护 翁山提振民盟明年胜算

曾被缅甸军政府软禁多年的翁山淑枝大概万万没想到,她人生中会出现这么一幕:在国际法庭为缅甸军人辩护。不过分析员认为,她此举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政治算盘。

因为西非国家冈比亚代表回教合作组织入禀国际法庭,指控缅甸武装力量对罗兴亚人展开“大规模与系统性的种族灭绝”。这个讼案第一阶段为期三天的聆讯刚在本月10日至12日举行。翁山淑枝破天荒选择出庭发声,使她成为国际法庭自1946年成立以来,第一名亲上火线的国家领导人。

那几天,翁山淑枝再度成为全球关注焦点。她仍是一身传统缅甸服饰,长发后盘成髻,系上花朵。一样不出所料,她在庭上重申了缅甸官方的论述,称军方在2017年对罗兴亚人采取行动是为反击罗兴亚人率先发动的武装袭击。

她气定神闲地说:“(法庭)在评估试图处理叛乱的人员意图时,请留意这个复杂局势,以及我国主权和国内安全所遭遇的挑战。”

她还说,不能排除缅甸军方使用了“不相称的武力”,但也强调“在当时的情况下,种族灭绝意图不可能是唯一的假设”。

缅甸西部若开邦住着信奉佛教的若开族和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两个族群因长期不和而冲突不断。

2017年8月,缅甸若开邦多个警哨站和军营被罗兴亚人游击队攻击后,军方大规模镇压,迫使逾70万罗兴亚人逃亡到邻国孟加拉。联合国调查报告称,缅军的大镇压带有“种族灭绝”意图。

翁山顶着西方舆论的压力远赴海牙作证让人大跌眼镜,但有不少分析指出,她是打过政治算盘才走这步棋的。

缅甸明年11月举行大选,而翁山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在去年补选中丢失了好些席位,她此番亲赴海牙发声,有助于拉抬个人的人气,并提振民盟明年的胜算。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缅甸研究计划主持人姆杜莎(Moe Thuzar)在题为《缅甸上国际法庭抗辩:意图与含义》的文章中就指出,翁山的动作已为民盟政府争得广大支持,很多人认为她是在为军方的行动担责。

姆杜莎说:“不论国际法庭的判决是什么,国内因‘国家利益’引发的情绪高涨,这将转换成民盟在明年选举中的支持票。”

确实,翁山的海牙之行获缅甸民众热烈支持。民众亲切地称呼她为“淑妈妈”,到机场为她送行,期待她向国际社会解释对缅甸的“误会”;缅甸大城市的街头还出现“我们与您站在一起”的广告牌。翁山在海牙上庭的同时,数千人在仰光游行声援。

路透社则引述华盛顿大学历史学家卡拉汉(Mary Callahan)说,翁山远赴海牙也是出于个人动机。“她的一生都与她的祖国息息相关。她的父亲,被誉为国父的翁山将军,是帮助缅甸争取从英国独立的英雄,也是缅军的建军之父。翁山淑枝相信,她正在继承父亲的事业,建设并保护这个国家。”

至于翁山在罗兴亚问题不出声,好些分析家指出,她实属无奈,因为她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BBC报道:若开邦北部 军方才是真正掌权人

虽然缅甸2015年的大选结束了军人的长期统治,但军方仍拥有主导政治的影响力。宪法规定,25%国会席位保留给军人,意味着军方手握修宪法案的否决权。由于受限于宪法,身为外国人配偶的翁山无法当总统;宪法也让军方掌管内政、国防及边防部门这三个重要部门。据BBC报道,在与孟加拉接壤的若开邦北部,军方才是真正的掌权人。

所以,翁山虽贵为国家领袖,在内阁还兼任国务资政和外交部长两要职,但她对罗兴亚问题没什么掌控力。若她公开谴责军方,很可能导致民盟政府与军方决裂,她不太可能冒这个险。若为罗兴亚人仗义执言,也必然招徕民众反弹,因为大部分缅甸人仍将罗兴亚人视为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

学者:应以管治者标准 期待翁山施政

翁山因长期投身民主斗争而获颁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崇高的荣誉如今却成了她摆脱不了的道德紧箍咒。当上国家领导人后,客观环境的改变已让这名曾经执着的理想主义者变成跟现实妥协的政治人物,但外界对她应扮演“道德领袖”的期望没有降低。

香港国际关系学者沈旭辉在2015年11月,即民盟胜选上台后就撰文写道:“假如以过往20年的‘民主女神’光环看翁山,失望是早晚的事。还是以管治者的标准期待她的施政,对这名军事强人之女而言,才是客观、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