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李根:疫情是越南脱中大好机遇?

越南官媒《年轻人》5月10日报道称,供应链转出中国是越南企业“百年一遇”的机会。文章引用了越南总理阮春福的讲话,认为“当前的供应链转移浪潮将越南视为十分重要的目的地,这是越南百年难遇的大好机会,为赢得这一机遇越南企业应该改革重组,政府机构也应当为企业重组提供良好的环境和政策支持”。

该报道发出后,越南国防部迅速采取行动,详细罗列了越南全境各边防、海防要地的中资企业清单,并建议越南政府对《投资法》及《土地法》及时进行修改,以防止在越中企及中国人进行破坏活动。一时间,越南网络上要求越南政府重新审视在越中国企业,重置中越关系的脱中言论迅速发酵;部分越南网民甚至认为,疫情是越南脱中的大好机遇

何为脱中?

在越南的语境中,“脱中”一词并非特指某一领域,而是包含了文化、经济等多个方面。具体何为脱中呢?

在文化方面,越南网民认为,越南受中国文化影响数千年之久,当前中国文化已经深入越南文化的方方面面,甚至严重影响越南文化自信的建立和国家领土安全,所以越南应当加强对以汉字为载体的中国文化的审核。

在经济方面,越南网民认为越南经济对中国太过依赖,甚至已经严重影响越南的国家安全,所以越南须实行多样化的进出口策略,尽可能在市场和进出口原材料上,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不过,越南所谓的经济脱中舆论,并非彻底切断同中国的贸易往来,而是要最大程度地减少越南在经济发展上对中国的依赖,以提高越南经济抵御风险及适应国际经济波动的能力。

为什么要推动脱中?首先,基于现代独立民族国家构建的需要。美国著名学者安德森在其著作《想象的共同体》中提出:“尽管统治河内和顺化的王朝,数个世纪以来都能捍卫其独立不受北京侵犯,他们终究还是通过一个刻意模仿中国人的官僚集团来进行统治。国家机关经由以儒家经典为主题的笔试‘科举’来甄拔人才;王朝的文书是以汉字书写的;而在文化上,统治阶级中国化的程度也很深”。“然而,寻求承认自己的种族身份是建立国家必不可少的重要步骤,这是形成‘想象的共同体’的逻辑基础”。很显然,以部分越南人的视角来看,在建设民族独立国家的过程中,继续强调同中国在历史上的联系并不正确,而脱中是一种寻求民族独立和身份认同的可行办法。

其次,此次冠病疫情期间,越南经济发展受到极大的影响。据越南国家统计总局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越南经济增长3.8%,增速较去年显著放缓。其中1月至4月,商品出口总额仅增长4.7%,较去年同期的6.5%有所下滑。1月至4月外国投资商品出口总额仅增长1.5%,而去年同期为4.4%。旅游业方面,外国游客人数大量下滑,其中2020年4月外国游客减少了98%,越南旅游业遭受巨大的打击。

经济下行的巨大压力使越南政府意识到,在原材料及市场上严重依赖中国,将面临极大的风险。越南经济学专家范芝兰认为:“所有迹象表明,越南的经济部门过度依赖中国,而疫情正是越南寻求重组经济、贸易和投资结构,以实现多元化和多边化的大好机会”。

脱中是否可行?

但疫情真的是越南脱中的大好机遇吗?笔者认为并非如此。

首先,越南对中国经济的高度依赖,短期内难以改变。在全球疫情暴发的大环境下,中越部分产业进出口总额,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但总体来说其成果仍然可圈可点。据越南海关总局统计,2020年前四个月,中越进出口总额达127亿美元(约180亿新元),同比增长22.1%。

在出口方面,除农产品及海产品出口因疫情而有所下降外,越南对华计算机、电子产品及其配件、木材和木制品、钢铁出口均有所增长。其中,越南对华计算机、电子产品及其配件出口增势迅猛,达34.2亿美元,同比增长40.9%。目前,中国仍然是越南最大的农产品、钢铁及计算机、电子产品和配件进口市场。

在进口方面,中国对越机械设备和工具零件、塑料材料和塑料制品、化学化工产品出口均有所增长,其中,化学化工产品进口增势迅猛,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16.9%。目前,中国仍是越南最大的机械设备和工具零件、纺织和制鞋业、手机和配件、塑料化工业、钢铁产业原材料供应国。

由以上数据来看,中国市场及原材料供应在越南农业、工业生产中,均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脱中言论认为,越南可将产品出口至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或从印度、巴西、韩国、孟加拉国等进口原材料,以改变中国市场在越南进出口中的比重。这么做实则困难重重。根据越南海关总局统计的数据分析,目前越南进入发达国家消费市场的产品种类仍然有限,以纺织品、鞋业和海产品为主。

在农产品方面,发达国家市场对农产品有着极高的卫生检疫及出口能力要求,越南显然难以达到这一标准。在其他类型的加工和制造产品方面,越南企业的能力也有限,加工水平及产品质量只能达到平均水准,不具备竞争优势。

中国市场巨大,对多质量等级的产品都有极高的需求,且中国具备完整的产业链,地理位置也临近越南,继续加强同中国的贸易往来,无疑可以节省巨大的运输和原材料成本。越南此时贸然脱中,势必困难重重,甚至面临工业生产中断、经济下行的巨大风险。

其次,经济脱中对越南弊大于利。诚然,越媒所称的供应链转移浪潮,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越南经济发展,但当前世界各国正深陷疫情泥潭,国际贸易正处于低迷阶段,经济下行的压力将迫使各国减少新的投资,专注于已有投资计划的执行。供应链的转移涉及项目征地、人员招收等问题,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若此时脱中,就算越南可自行生产原材料产品,或自其他国家进口,但因此而产生的巨额成本,也是越南企业难以承受的,在价格上更难以形成优势。即使有部分产业链因此而转移到越南,这种转移也不具替代性。

更何况到目前为止,中国已及时有效地控制住冠病疫情,经济活动和供应链已恢复正常状态,再次向世界证明了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无可替代的独特地位和强大的国家治理能力。

第三,文化脱中将面临对自身历史的否定。在历史上,中国文化对越南文化的形成,产生了广泛而深厚的影响。以语言和宗教为例,越南语中有将近70%的词汇是汉越词,若刻意脱中使用纯越词,则使用越南语的人将难以正常交流。在宗教方面,自中国传入越南的儒释道三教及其衍生文化,早已融入越南人的血脉,成为越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文化脱中必然面临对自身历史的否定,切断同丰厚历史遗产的联系,这显然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与之相反,在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不再强调文化脱中,而是将这份历史留下的丰厚遗产,视为越南的发展优势,加强同中国的文化交流及联系,探寻出一条独具越南特色的文化之路,既可丰富越南民族文化的多样性,解决越南文化断层的困惑,又可以此为机遇,推动越南的经济发展。在全球化进程不断加速的今天,包容并蓄未尝不是一种优势。

胡志明曾言:“华越民族乃同文同种,和睦亲善。”今年是中越建交70周年,中越两国人民已携手走过70年的风风雨雨。实践证明,在相互尊重、互利合作的基础上,巩固和发展两国友好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当前冠病疫情正持续蔓延,中越两国当携手应对疫情,在保证防疫需求的前提下,继续推动两国经贸关系和人文交流不断深入发展,为世界各国在克服疫情之后恢复正常的发展奠定基础,创造有利条件。

(作者是中国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