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白士泮、陈经伟:亚太“新金三角”

2020年6月1日,中国政府公布《海南自由贸易港总体方案》(《方案》),反映了中国支持经济全球化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行动加速,彰显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方案》明确海南“加强与东南亚国家交流合作,促进与粤港澳大湾区联动发展”和借助西部陆海通道、亚细安加中国和“一带一路”等平台,参与国际区域的经济循环;另一方面强调海南“借鉴国际自由贸易港的经验,进行制度集成创新,对标国际经贸规则重构新趋势”。这意味海南应该与香港、新加坡这两个成熟的自贸港合作,形成一种三角互补共赢关系。

海南能发挥“三地”作用

海南3.5万平方公里面积,超过其他自贸港,而且具有中国“全国上下一盘棋”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能够快速调动人力、物力、政策等资源参与自贸港建设;同时,海南具有中国内地强大的科技力量和完整的制造业产业链的支撑。

另外,近来亚太经济体已经成为世界经济新的增长点,海南又是中国离东南亚最近的沿海省份,它可以携手香港和新加坡形成“金三角”亚太区域布局,在更多产业上开展尝试合作;其辐射力、联动性也是其他自贸港难以比拟的。

国际自贸港发展的新趋势是成为全球供应链的枢纽,而海南“三地”的作用是:

一、产业链和供应链研发基地,是海南优美自然环境和中国内地强大的科技力量可以支撑的。

二、高端制造业生产基地,海南的园区和中国内地完整的制造业产业链及高端技术工人可以提供基础。

三、转口贸易基地,中国内陆强大的市场和东南亚市场,为香港“南下”和新加坡“北上”开拓市场提供了可能。

香港能发挥“三通”作用

由于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以及香港所采用的联系汇率制和离岸集资中心,决定了它是中国与世界的链接点,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桥头堡;另一方面,香港是中国境内唯一和整个海洋世界分享着同样的普通法(又称英美习惯法)秩序。香港的二元属性使它成为中国连接世界的枢纽,在国际合作与交往中,只有它才能完成所有大陆城市所无法完成的功能。

香港在整体格局上能够为海南自贸港的发展提供“三通”作用。

一、海南通往世界市场的桥梁。海南毕竟处于自贸港建设初期,它在构建较强竞争力优势产业和打造包括资本、知识、技术、管理、数据在内的优质生产要素集聚区,以及通往世界市场等方面,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香港在其中对海南可以起到辅助作用。   

二、海南通往并对接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的促进器。海南自贸港建设本身是一个改革的过程,须要对贸易、投资、金融、税收、人才等多领域法律法规和制度规则进行创新,香港为海南参与国际经贸规则提供重要平台。

三、海南通往与粤港澳大湾区联动发展的另外一条途径。海南的一项重要任务,是通过制度创新和以更高水平,开放促进更深层次改革,而海南通过直接学习与借鉴香港开放型模式,打破现有的观念束缚、政策障碍和利益藩篱,在形成新体制之后,再与粤港澳大湾区进行对接和联动发展,或许更能加快海南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前进步伐。

新加坡能发挥“三器”作用

在整体战略角色方面,新加坡可以发挥“三器”作用,为海南作为中国东南沿海“一带一路”的战略支点,以及海南“新时代下南洋”的努力做出贡献。

一是“连接器”。新加坡拥有优越地理位置,是区域乃至全球海运和空运交通枢纽中心,是重要的国际贸易中心。新加坡和许多国家签署双边贸易协议,双边避免重税协议和投资保障协议,企业可以利用新加坡的贸易与投资网络开拓国际市场。

除了传统物理世界的连通性,新加坡近几年来积极和多国如中国、亚细安成员国、新西兰、澳大利亚、智利等拓展数码经济领域的伙伴关系,促进数码连通性,如数字系统跨境的互操作性,数据跨境自由的流通性等方面的合作。连接重庆与新加坡的专用数据通道协议就是很好的例子。

新加坡的“连接器”将能助力中国通过海南加大开放力度,深化全球化,加强与亚细安、亚太乃至全球在物理与数码空间的经贸连接。

二是”催化器“。新加坡穏定的政治,开放和包容的经济与金融市场,具有深厚的商业与人脉区域网络,了解西方、亚细安、中国和印度的企业文化,全球化的DNA,健全亲商的体制,鼓励创新环境等因素,提升了新加坡整体的投资、运营与创新环境,吸引了国际企业把资金、信息、人才等汇集新加坡,为进军亚细安与亚太市场做好准备。

新加坡的愿景是要作为全球-亚洲科技、创新与创业的重要节点。海南可以利用新加坡设立的诸多国际合作平台,如亚细安金融创新网络,进行商业模式与策略的测试调整,然后复制到亚细安甚至整个亚太区域。再如新加坡政府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办公室”,正在建立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与风险管理机制,可以为中国企业在基建项目融资、风险识别与管理提供解决方案,加快“走出去”的步伐。

三是“公信器”。信任是一切商业机遇之本。新加坡完善、先进、具国际水平的法律与司法制度,和国际仲裁制度赢得国际投资者的信心,促进更多的国际交易在新加坡进行,造就了新加坡国际贸易的地位。还有,长期建立起来的新加坡的诚信声誉,赢得国际社会认可“新加坡品牌”的高品质、高效率和高可靠性。海南企业可以和新加坡企业合作,创建科技赋能高效又具有公信力的产品或服务,打入亚细安与亚太区域的新市场。

《新加坡调解公约》进一步增强新加坡在国际仲裁中的既有优势。中国和沿线国家合作发展“一带一路”项目,有时难免会发生纠纷,可以考虑在新加坡这个第三方平台进行平等与公正的仲裁解决争端,进而促进合作方的意愿与互信,实现共赢发展。

(作者白士泮博士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李白金融学院院长、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学院院长;陈经伟博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投融资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