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胡逸山:慕尤丁力挡尽快召开国会呼声

马来西亚最高元首日前召集各州统治者开特别会议,之前因元首也会见多位朝野各政党领袖,所以各界众说纷纭,认为元首可能启动马国政府的更替。

笔者当时就认为可能性不高,因为马国奉行君主立宪政体,在宪法框架下,元首不会主动更换政府,除非反对派能充分地说服元首,证明他们已掌握国会里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即当朝政府已失去支持,元首才会要求首相与其政府总辞。

当然,首相也可就此要求元首解散国会并举行大选,但目前冠病疫情严峻,元首应该不会御准举行可能导致疫情加剧的大选,而是坚持失去大多数议员支持的首相及其内阁总辞,改委另一个可能已获得大多数议员支持的领袖来出任首相、组织新内阁。

而马国目前处于紧急状态之下,当朝政府的权力近乎无限地扩大,也有一说,即使首相已失去国会大多数支持,原则上他的政府还是能合法运作下去。这个说法是有一定的法理依据,因为在紧急状态下,首相能劝喻元首成立一个完全绕过议会民主的国家行动理事会来治理国家。

马国在1969年的513暴动后,在国会里仍有大多数议员支持的政府,曾成立这样的理事会来治国数年,而近日前首相马哈迪也建议成立这样的理事会,并毛遂自荐出掌该理事会。

如果事态这样演变下去,元首的睿智就极为重要了。如劝喻成立理事会的首相,已明显失去国会里的大多数支持,则元首御准的可能性应该也不大,虽然仍有可能,但马国的议会民主制度所受到的创伤就极大了。

无论如何,马国元首在特别召开统治者会议后,没有更换政府,也如我所预测般,主要就国会的召开与紧急状态的结束做出表态。马国年初颁布紧急状态时,政府所给予的理由是必须集中权力来全力对抗疫情。

然而半年下来,马国的疫情不但多次起伏,而且还高企不下。各界有识之士都认为,紧急状态根本无助于抗疫的努力,倒是政府借着紧急状态,绕过国会来直接颁布法令的权力,颁布了数条实质上钳制新闻与言论自由的法令,导致马国的自由民主化进程大开倒车,因此各界要求结束紧急状态,或至少不在紧急状态8月初到期后延长的呼声也与日俱增。

尤有甚者,虽然马国的宪法允许国会即使在紧急状态下继续运作,政府却以疫情为借口而迟迟不肯召开国会会议。如此一来,则不但所有法案未能得到国会的审议、辩论与表决,连民主监督最基本的议员针对政策的正式质询也未能进行。所以各界要求尽早召开国会,以及结束紧急状态的呼吁,想必马国元首以及各州的统治者都清楚听到了。

所以在会后的傍晚,他们采用一个略为巧妙的方式来提醒政府。首先是元首方面发出文告,主要是说元首与统治者们都认为国会应尽早召开。过了几分钟,统治者们也集体发出文告,说他们除了认为国会应尽快召开外,也认为紧急状态在8月初结束后不应再延长。

如此就呈现了一股庞大的“王气”来强烈说服政府,因为虽然在马国宪法传统上,元首不积极参与政治,而统治者会议的决议一般上也不涉及具体的政治,但基于在马国大多数民众心目中,他们还享有崇高威望的大前提下,理论上还是会对当朝政府造成强大的无形压力。

然而这股压力看来还是被首相慕尤丁相当巧妙地顶了过去。正当马国各界欢庆元首与统治者们终于“出面”来”转达”尽快召开国会与结束紧急状态的民意之际,慕尤丁方面倒是气定神闲,只在次日下午发出简单的文告,说他已知晓元首与统治者们有关尽快召开国会的表态,但最后强调他会依宪法的规定来行事。

而这所谓的依循宪法,过后慕尤丁所委任的总检察长做出更详细的解释,即在紧急状态下,元首所作出的决定,仍必须在君主立宪原则下,依循掌握行政与立法权力的当朝首相的劝喻。这项诠释也意味着,何时召开国会、甚至召开与否的最终定夺,还是掌握在慕尤丁手中。

如此当然引来马国朝野的一片哗然。连份属执政联盟一份子的巫统,其主流派也大声呼吁慕尤丁应尊重元首与统治者们的表态,尽快召开国会。眼看大势难挡,慕尤丁又出一招,由他所委任的国会上下议院的议长们发出联合声明,表示国会是可以召开,当基于复杂的程序理由,可能最早得要9月初方能成事。

这种与慕尤丁在统治者会议前夕所宣布的国家复苏计划里,国会可能召开的时段“不谋而合”的说法,当然未能平息各界要求在紧急状态结束前就应召开国会的呼声。

而元首方面日前索性召见这两位议长,事后发表文告再次强调国会应尽快召开。但慕尤丁还是不肯正式劝喻元首召开国会,总之就是用尽各种手法,能拖就拖。

当然,在紧急状态在一个多月后就结束的大前提下,慕尤丁如要延长它,还是必须得到元首的首肯,而元首也已通过统治者们集体的文告,表示应不会予以首肯,所以理论上可能是慕尤丁政府的终结,但也要看目前仍一盘散沙的反对派能否迅速整合起来,在确定掌握了大多数议员们的支持之余,也有一位“共主”来作为替代的首相人选。但那又谈何容易呢?

作者是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来西亚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