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廖建裕:印尼与中国的疫苗外交

印度尼西亚最近的冠病确诊病例飙升,已经突破210万大关,死亡病例也已经超过5万7000起,是东南亚疫情最严重的国家。6月23日,印尼总统佐科通过视频发表谈话,要求民众保持自律和防疫,并接种疫苗。

目前,印尼使用的疫苗绝大部分来自中国。有研究报告指出,在冠病肆虐数个月后,印尼国家制药厂与中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韩国和英国进行接触,希望能够合作制造疫苗。

2020年7月21日,印尼宣布它与中国达成协议,在万隆进行科兴(Sinovac)疫苗第三阶段的临床试验。2021年1月11日,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成功通过,印尼给予科兴紧急使用许可证。印尼伊斯兰委员会(MUI)也发出通告表示,科兴符合回教法规(halal),人们可以接种。

1月13日早上,佐科通过视频公开接种科兴疫苗,并呼吁人民接种疫苗抗疫。这无形中也对中国的疫苗给予肯定与宣传。

走在欧美国家的前头

其实,中国外长王毅在2020年10月走访东南亚各国时表示,中国愿意供应疫苗给这些国家,印尼也是受惠国之一。中国的疫苗外交,走在欧美国家的前头。由于是唯一的疫苗供应,所以在东南亚发展中国家,中国疫苗可说是一枝独秀。

自去年底开始,印尼就获得中国疫苗。在2020年12月6日,它获得120万剂;12月31日,它又获得180万剂;从2021年1月12日至3月2日,在短短的一个半月内,印尼又获得3500万剂。

至于来自其他国家的疫苗,截至3月8日,印尼只获得11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4月26日,印尼再获得103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来自其他国家的疫苗供应,似乎不很顺利。

其实,印尼已经拟定向全球购买冠病疫苗的计划。据报道,印尼将向中国科兴购买1亿2550万剂疫苗,占它的疫苗采购总额的38%;其余是美国诺瓦瓦克斯、冠病疫苗全球获取机制(Covax)供应的疫苗、阿斯利康以及辉瑞,各5000万剂,约占疫苗总数的62%。换句话说,如果疫苗供应能够根据拟定的计划进行,印尼就不须要单靠中国的疫苗。

中国支持印尼成为疫苗中心

以长远来看,印尼知道唯有发展自身的疫苗企业,才能解决冠病疫苗的供应问题。因此,印尼国家制药厂很早就与外国药厂接触,寻求合作制造疫苗的机会,并且计划将印尼打造成东南亚的冠病疫苗生产中心。

印尼的这个愿景获得中国的支持。王毅在今年1月访问雅加达时,向印尼统管抗疫工作的海洋事务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表示,中国愿意在这方面协助印尼。今年4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佐科的视频谈话中,也重申中国肯定协助印尼成为东南亚的疫苗中心。其实,早在今年2月11日,中国已经将半成品科兴冠病疫苗运抵印尼。

印尼国家制药厂法尔玛(Bio Farma)已经获得科兴的许可,准备在近期内将半成品装罐成1300万剂科兴疫苗。印尼CNN通讯社也在4月21日报道,法尔玛制药厂已经“生产”3500万剂科兴疫苗,其中2000万剂将分配到印尼各地使用。有关印中在这方面的合作详情,目前还没有资料。据说,印尼本身也在研究自制“红白旗”疫苗,但是结果尚未知晓。

去年11月,卢胡特曾前往美国华盛顿会见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感谢他继续将印尼列为“优惠国”的地位。时任美国副总统彭斯也与卢胡特谈起合作制造疫苗的问题,但是没有下文。

今年4月8日,印尼新卫生部长布迪在国会的工作会议上汇报,今年印尼通过全球疫苗机构订购的5000万剂疫苗,只能获得2000万剂,而原定从印度取得的5400万剂免费疫苗,也因为印度的疫情恶化而告吹。因此,布迪建议佐科与习近平谈话时,要求中国供应更多的疫苗以应急。结果,印尼在今年4月或5月间,从中国多获得1000万至1500万剂疫苗。

印中关系的表与里

从冠病疫苗供应的角度来看雅加达与北京的关系,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疫苗外交要比西方国家成功。此外,今年5月间在印尼潜艇沉没的事件中,两国海军首次在救援工作上合作,建立了一定的友谊。这是否意味着印尼与中国已经成为关系密切的盟友?

实际上,在尤多约诺任总统时期(2004年至2014年),中印关系已经获得很大的改善。在短短的10年内,中印签署了两份“战略伙伴”协定。在佐科当总统后,两国在经济上的合作关系又向前跨了一大步。

中国如今是印尼的最大贸易伙伴国,也是印尼的第二大投资国。不仅如此,雅隆快铁的建造也已经启动。当冠病肆虐时,中国很快地提供疫苗给印尼。

表面上,中国与印尼的关系非常密切,但其实不然。印尼在纳土纳海域与中国的争执,至今悬而未决。更值得注意的是,印尼自建国以来,都奉行“独立和积极的外交政策”。雅加达希望在两个大国阵营中保持中立。与此同时,印尼的外交精英向来认为印尼是东南亚大国,应该具有领导地位,决不做他国的跟班。

印尼的国情错综复杂。自尤多约诺当总统后,印尼的回教势力有增无减,对于多元文化是个威胁。印尼经济发展也很不平衡,贫富之间的差异很大,往往又以种族主义的方式呈现。此外,印尼的精英阶层并不团结,亲美势力也大有人在。由于历史的因素,印尼民众尤其是保守和激进的回教徒,对于北京持有怀疑和不友善的态度。

印尼复杂的国内政治,影响和牵动印尼与中国的关系。单从疫苗外交来分析雅加达与北京的关系,恐怕是见树不见林。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