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杨荣文:挑拨大国相争有弊无利 亚细安在中美间不应选边站

亚细安国家不能为谋取渔利而希望中美相争,我国前外交部长杨荣文认为,亚细安各国若参与挑拨离间的“危险游戏”,只会成为大国棋盘中被轻易牺牲的棋子。

如今是嘉里物流(Kerry Logistics)主席的杨荣文昨天在拉惹勒南讲座上,以“全球化时代的自我意识”(A Sense of Self in an Age of Globalisation)为题,阐明新加坡在世界局势中发展自身文化,以及形成更高层次身份认同(higher identity)的重要性。

应为大国提供中立平台让它们会面会谈

他说:“亚细安对所有大国都友善,我们为大国提供中立平台,让它们会面、会谈,这样的角色难以取代。只要我们不选边站,所有大国都会祝福我们,并支持我们进行更深层的团结和融合。亚细安不能把个别亚细安国家与大国之间的双边问题‘亚细安化’。”

杨荣文以持续胶着的南中国海问题为例指出,自由航行符合亚细安的利益,但它不应在四个声索成员国与中国的主权纠纷上,表明立场。

“如果亚细安这么做,中国大可以也干预亚细安事务。在美国和中国不可避免的对立情况中,亚细安也应该竭力避免选边站。”

杨荣文留意到,随着四国都与中国展开具建设性的讨论,今年较早时的紧张情况已有所缓和。“由于数百年来与东南亚建立了联系,中国了解亚细安的多元性,并且以这个现实为依据,精心校准其外交政策。”

他说,中国前总理朱镕基在2002年与亚细安领导人签署《亚细安—中国自由贸易协定》的框架协定时,就已表明中国不会在亚细安寻求特权地位,而没有任何亚细安国家要与中国为敌。

他也说:“越是与中国为友,亚细安就越会欢迎与美国、日本、印度和欧洲为友,因为这提供了我们多元性。”

杨荣文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推广的贸易就以多元性为本,这与19世纪欧洲势力通过战船开启贸易关系截然不同。

他说,西方国家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认为崛起的中国也会同样通过武力或威慑,令邻国屈服,但中国漫长的历史显示,中国只会以提供种种好处等方法驯服邻国,而不是进行殖民统治。

杨荣文以《三国演义》里有蜀汉丞相诸葛亮七擒孟获的经典情节,阐述三国时代西南少数民族首领孟获起兵反叛,诸葛亮发兵征服,七次生擒孟获却七次放还,使孟获心悦诚服,归顺蜀汉。

拉惹勒南讲座由隶属外交部的外交学院举办,杨荣文对出席的约600名使节、政府官员和学生说,新加坡的命运与亚细安息息相关,亚细安这个多边组织有助区域取得和平稳定。

西方国家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认为崛起的中国也会同样通过武力或威慑,令邻国屈服,但中国漫长的历史显示,中国只会以提供种种好处等方法驯服邻国,而不是进行殖民统治。

在美国,特朗普当选反映出人们广泛地对体制失去信任,而这些体制恰恰是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稳定国家的元素。伟大的体制不容易改变或瓦解,必须先经历一段时间的创意革新。这意味着接踵而来的是很多年的政治动荡和不满。要使坚固的既得利益崩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看到处处四分五裂,人才、资本和知识更自由流动,也削弱了国家的概念。

每个新加坡人都有多重身份认同,身为新加坡人意味着我们理应理解和接受多元性。追根究底,新加坡是个概念(idea),它是个值得延续和捍卫的概念,它是个随着全球化、等级制度衰弱等现象浮现,全世界迫切需要的概念。新加坡这个概念是个普世的概念,或许,新加坡之所以是新加坡就因为它具备普世吸引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