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学者:新马外长会谈助缓和局势 料制定“双赢”行动方案

新马外长会谈有助紧张局势降温,营造利于谈判的积极氛围。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两国都谨慎确保所商定的行动方案是“双赢”的,不会有任何一方会被视为做出妥协。

我国外长维文医生与马来西亚外长赛富丁昨天(1月8日)举行会谈,讨论近期浮上台面的双边课题,并在会面后发表联合声明。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慕斯达法(Mustafa Izzuddin)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认为,两国同意立即同步暂停巴西古当上空的禁飞区,以及暂时不启用实里达机场仪表降陆系统(ILS),“释放了充足的善意,为紧张局势降温,也缓和了两国关系”。

他相信,两国都是在充分考量国家利益后,才各自做出让步,因此没有所谓的谁占了上风。“或许对我国而言,在这个时候启用ILS不是那么关键,更重要的是推动双边谈判的开展。”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同意,此次会谈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短期结果,“是一个良好且积极的开端”。他形容这是一份“经过深思熟虑且令人鼓舞”的联合声明,显示新马两国均有意愿进一步谈判和解决争端。“两国都谨慎确保所商定的行动方案是双赢的,不会有任何一方会被视为是做出妥协。”

就领海争议同意成立工作小组

新马昨天也就领海争议,同意成立由高级官员组成的工作小组,以“研究和讨论法律和运作事宜,从而缓和局势,为进一步的讨论和谈判奠定基础”。

陈庆文指出,这显示该工作小组的首要任务是为局势降温。“这必须是优先解决的事项,因为我们可能须要很快采取切实行动,避免海上僵局沦为对抗局面。重建彼此间的信任和信心是当务之急。两国优先且紧迫处理此事是正确的。”

此外,尽管马国政府多次透过媒体表示,有意在此次会谈中提出检讨1962年新马水供协定下的水价,但昨天的联合声明却没有触及该课题。

对此,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指出,这未必代表两名外长根本没有讨论这个课题。他认为,水价毕竟是马国不时重提的老课题,没有成为此次会谈的重点,并不令人意外。

慕斯达法也说,或许马国已意识到,我国在水价课题上立场坚定,不会轻易做出让步。

“对于新加坡而言,这是个无从妥协的课题,因为水供涉及国家安全,水供协定也受到国际法保护。我认为马国已认识到这点,因此除了在课题上发声之外,暂时应该不会有进一步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