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局势不明朗 新加坡经济增长药剂业角色渐吃重

中美贸易战局势尚未明朗,以及全球电子领域进入疲弱周期,药剂领域逐渐对本地制造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根据国际信评机构惠誉(Fitch)旗下信息服务公司Fitch Solutions于星期三发表的报告,和其他行业相比,无论是就业人数或投资额,药剂领域都不跌反升。

此外,新加坡在药剂领域的出口额大于进口额,并是少数在这方面取得贸易顺差的国家。

新加坡去年的药剂出口额为74亿9000万美元(约102亿2609万新元),输往瑞士、荷兰与日本等地;进口额则为22亿1000万美元,来自瑞士、美国和德国等地。

不过,报告说,药剂出口或具波动性,例如是否有新的活性药物成分上架、有没有产品失去专利等因素,都会影响需求。

Fitch Solutions列出的数据显示,药剂企业的就业人数从2011年的5142人增加至2017年的7356人。

此外,固定资产投资在2012年为1亿9700万元,两年前提高到4亿4000万元。

本地目前共有55个药剂生产设施,其中大部分都是跨国企业。

譬如,葛兰素史克(GSK)早前注资1亿3000万元在裕廊建造新设施,该设施本月初正式开幕。

其他在本地落户的跨国企业包括艾伯维(AbbVie)、安进(Amgen)和诺华(Novartis)。

根据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的一份报告,药剂领域对本地经济增长扮演重要角色,并占国内生产总值的近3%。

经发局每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药剂领域在制造业的比重为15%,仅次于占比最大的半导体;后者的比重为17%。

在今年首五个月,药剂领域的产值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2.9%。相对的,半导体则下滑3.4%。

受访专家和经济师告诉《联合早报》,人口老龄化现象确实会带动这一领域增长,不过不能完全依赖它来支撑经济。

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高级讲师陈启文说:“新加坡享有生产安全药物的声誉,发达经济体面对人口老龄化,因此对药剂产品的需求更强劲。”

不过他认为,本地面对吸引更多有名药剂企业来建厂的挑战,高租金和人力成本是一个问题。

大华银行经济师颜圣充则指出,虽然药剂领域的产值改善,不过这方面的出口过去七个月下滑了,“目前新加坡经济增长令人担心的是贸易逆风,尤其是非石油国内出口方面。”

他认为现代服务和建筑业有增长的空间,“建筑业经历10个季度的萎缩后,连续两个季度出现扩张。”

陈启文则强调服务业在支撑经济方面的重要性。他说:“最好的对策是有强劲的国内服务需求,来抵消贸易战造成产品需求走软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