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分析:业绩和行业前景不乐观 私企花红今年料减少

公务员花红创10年新低,反映经济表现疲弱。私企年终花红虽不与公共部门挂钩,但雇主协会和分析师预计,按各领域和公司的表现,私企今年的花红将减少,其中制造业和外向型服务企业蒙受的冲击可能最大。

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执行总裁何鸣杰受访时指出,政府日前宣布多数公务员只获得0.1个月可变动花红,显示经济前景欠佳。中小企业商会(ASME)会长王腾忆也说,私企虽然一般上在制定花红金额时不向公共部门看齐,但公务员年终花红的下调反映经商环境充满挑战,企业也会以此作为参考。

全国雇主联合会受询时同样指出,私企的花红一般不以公务员花红为指标,而是与企业业务和个人表现挂钩。由于今年经济增长与去年相差甚远,估计今年私企所分发的花红也会相应减少。

全国职工总会在阐述公共和私人部门花红计算方式的差别时指出,公共服务部门的花红与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挂钩,私企则以业绩、盈亏和公司前景为考量。

职总:人力市场仍吃紧 希望雇主公平对待雇员

职总工业关系处处长杜惠珍说:“人力市场依然吃紧。花红并不纳入基本薪金,我们希望雇主公平对待雇员,根据前一年的工作表现予以奖励。”

雇主联合会与工商联合总会也都提醒会员遵循全国工资理事会薪金指导原则,工资增幅应与员工表现、生产力以及对公司的贡献挂钩。  

根据贸工部的预测,我国今年经济增长收窄到0.5%至1%,是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公务员今年的年终可变动花红也就仅有0.1个月。

制造和贸易相关领域受冲击最大

不过,不同领域受影响程度各异,未必每个行业都效仿减少年终花红的做法。马来亚银行金英证券经济师蔡学敏指出,私企的花红和薪金增幅更多取决于各自的表现及所属行业的增长。

“制造业和贸易相关的服务业严重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冲击。酒店、资讯通信和私人银行业则受影响较小,并仍然取得增长。”

星展银行经济师谢光威也说:“由于外部需求减弱,外向型工业发放的花红可能较少,它们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挣扎求存……不过面向国内市场的行业,经济表现相对平稳,营收也相信较好,有能力发放更优渥的奖励。”

受访制造业者表示,年终花红“肯定受影响”。亚洲聚氨脂制造厂总裁陈勇铭反映,虽然还没决定调整幅度,但该公司花红受贸易战和生产业绩影响,肯定调低。

“我们现在要多开源节流,多寻找经济收入,尽量减少费用。员工培训方面也不能减缓,这样才能建立有竞争力的团队。”

王腾忆则指出,中小企业商会一向鼓励会员利用薪金架构中的不同组成部分,克服时艰。

“行情好的时候,就通过可变动部分予以奖励。这个做法比调整基本薪金部分更可行,因为即便在行情不好的时候,基本薪金部分是保持不变的。充分利用不同的表现奖励组成部分,不但在行情好的时候让企业继续取得好的表现,在像现在较艰难的时期也将大大帮助企业有效调节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