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马哈迪巫统夹攻 慕尤丁相位保多久?

73岁的马来西亚首相慕尤丁在惊涛骇浪中度过首100天执政。

国会222议席中,国民联盟仅以一或两席之差的微弱优势执政,让慕尤丁的首相位子坐得很不安稳。

一边厢,自家国盟政府内部的巫统不断扯后腿,慕尤丁不仅得通过资源和职权分配安抚盟友,还得面对巫统前主席纳吉放话施压提前举行下届大选。最新消息称,慕尤丁有可能在今年内举行闪电大选,以终结各方对其任相资格的质疑,土著团结党也将与巫统探讨在大选中的议席分配。

另一边厢,一心想夺回首相宝座的马哈迪不断挖墙脚,试图与在野希盟联手重夺国会多数席位,再通过不信任动议推翻慕尤丁。

“马安合体”将施压慕尤丁

希盟多次传出有把握掌控国会112席,且积极拉拢拥有18席的砂拉越政党联盟,但问题卡在掌权之后的首相人选,马哈迪和公正党领导人安华都想当老大。

包括安华在内的希盟三党领袖、马哈迪和沙巴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本周二开会讨论组成“希盟+”之后,安华隔天透露,反对派目前掌握107个国会席位。这与5月18日国会座位表显示的数目一致,没有增减。

至于僵持不下的首相人选问题,马国媒体报道称,马哈迪毛遂自荐任首相,安华任副手,但希盟三成员党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主张由安华拜相。

如果反对阵营就掌权后的首相人选达成协议,慕尤丁肯定压力更大。他以拖字诀化解5月份国会不信任动议危机,但不可能永远躲开国会战场,因为还有议案和预算案等着通过。

7月13日国会开会将是重头戏,如果“希盟+”再对慕尤丁提不信任动议,或任何一项议案须投票表决,慕尤丁就得面对国会票数检验了。甚至,“希盟+”如果在7月13日前成功拉到砂拉越政党联盟18席,也可能觐见国家元首要求权力更迭。

慕尤丁掌握“关键少数”周旋于各方之间

新加坡国际事务学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逸山认为,面对内外夹攻,眼下慕尤丁的唯一出路是继续以他掌握的“关键少数”周旋于各方之间,因为不管是巫统或马哈迪阵营或安华阵营,全部都没有过半的国会议席。

胡逸山向《联合早报》分析指出:“慕尤丁能以他在土团党所控制的议员数目不停地在这些组合里面周旋。他跟巫统合作,他能够组成政府,他跟安华或者任何人合作,也能够组政府。这是他唯一能走的路,他拥有的议员不多,但却是关键少数。”

胡逸山也是马来西亚太平洋研究中心首席顾问。他说,这也是为什么慕尤丁坚持要开除马哈迪,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掌握土团党的议员人数,“带着这批议员走天下”。

慕尤丁派系的土团党目前有31席(包含脱离公正党的阿兹敏等10人),在国盟内少于巫统和伊斯兰党的57席总和。慕尤丁在5月28日宣布开除包括马哈迪在内的五名土团党党员,他们本周二入禀法庭,指慕尤丁与另外三人包括社团注册局总监,串谋通过非法手段夺取土团党领导权。

学者:慕尤丁应面对国会投票考验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诺沙里尔·萨阿(Norshahril Saat)博士受访时认为,比较理想的做法是慕尤丁接受国会战场的考验。“可以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支持票,也可借此打消外界对他票数不足的疑虑。”

诺沙里尔指出,如果慕尤丁真的无法掌握国会多数支持,他应当寻求解散国会,这也符合君主立宪制的民主程序,“马来西亚人民也会记得他是一位致力于贯彻民主的首相”。

解散国会、还政于民很符合民主精神,但问题是,如果被迫举行闪电选举,慕尤丁的土团党很可能面临泡沫化的窘境。

巫统和伊斯兰党以种族和宗教为基础组成“国民和谐”,这个结盟在好几次补选中传出捷报。土团党同样以马来选民和宗教为主要诉求对象,在大选中的选区分配上与巫伊高度重叠,多一个政党,就多一份竞争。再说,国盟并没有注册成为正式政党联盟,巫统给予国盟的支持只维持到下届大选。

默迪卡民调中心执行董事依布拉欣上周在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主办的网络论坛上就指出,虽然闪电大选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支持土团党的马来选民人数有限,加上非马来选民不会票投他们,如果土团党无法迅速与巫统和伊斯兰党达成选举协议,在来届大选中将被湮灭。

依布拉欣也说,巫伊在最新民调中占据上风,两党可获得高达80%的马来选票。

慕尤丁若回巫统
能保相位吗?

慕尤丁眼下的出路似乎不多,带着土团党支持者返回巫统是一个可能选项。但问题是回到巫统后,他还能继续担任首相吗?下届大选如果国阵胜出,首相还会是他吗?

诺沙里尔认为,如果慕尤丁重返巫统,他还是有机会当国盟首相,因为他将是党内无官司缠身的高层。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和前党主席纳吉两人都涉及贪污案。

但诺沙里尔指出,慕尤丁必须考虑巫统基层能不能接受他,更大的挑战是巫统重量级人马会作何感想?“巫统有很多派系,他们都忠于所属派系领导人,慕尤丁回去之后,整个党要如何团结?”

胡逸山则认为,慕尤丁重返巫统再当首相的概率几乎是零,因为阿末扎希和纳吉都觊觎首相大位,巫统新生代也不一定欢迎慕尤丁。

“他离开巫统这么多年,跑回去当老几?很多人在党内位置都高过他,轮不到他当首相。所以回巫统不是慕尤丁很好的选项。”

7月28日是纳吉SRC公司洗钱案的裁决日子,判决势必将影响马国政局走向。

近日,纳吉的继子涉一马弊案获无事省释,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涉贪污洗钱案被判无罪释放。胡逸山判断,如果纳吉也判无罪,他肯定想在来届大选东山再起,但必须先解决内部矛盾。

“首先是巫统和慕尤丁之间的矛盾,再来是纳吉和阿末扎希的矛盾,虽然阿末扎希是纳吉提拔上来的,但他也不一定会退让,而纳吉在巫统还有一定支持力量。”

各有死穴行情时刻变

马国政治自3月1日慕尤丁上台之后,就陷入一种维持脆弱平衡的诡异僵局,人人都想赢,各方有死穴。

慕尤丁、马哈迪和希盟都不愿见闪电大选,纳吉则希望借大选卷土重来,但官司缠身、贪腐形象是他的软肋。

马哈迪一心想把慕尤丁拉下马,积极拉拢希盟和其他政党组成国会多数,但这位坚持不肯把相位让给安华的政治老人这次得做出妥协,让安华当正或副手。

慕尤丁夹缝求生,但身为首相仍掌握一个主动:寻求国家元首解散国会,举行闪电大选。这或许是慕尤丁的最坏打算,而最终获益的很可能是巫伊和纳吉。

胡逸山指出,马国政局瞬息万变,慕尤丁带着一批议员周旋于巫伊和各党派之间,以小博大的玩法能持续多久很难判断,因为“行情”时刻在变。

“不只是慕尤丁,谁在马国政坛都一样,这一刻你能够带着10个、40个、50个人走,那是你现在的福气。如果下一刻给另一派通过权位拉走,那是你的不幸。权力和金钱是很大的诱惑。用理念治国?那是奢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