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特稿:亚洲菜市将因疫情退场?

特稿

沈泽玮

simtw
@sph.com.sg

从去年底暴发冠病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直到最近的北京新发地农贸市场沦为冠病温床;印尼截至上周五也有20个省份的535名菜市场摊贩感染冠病。亚洲的菜市场会否因与冠病纠缠不清的关系而倒下?

去年底,中国湖北省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暴发冠病疫情。前个星期,北京新发地农贸市场的三文鱼砧板检测到冠病病毒。

上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邮报》刊登文章说,当地菜市场重开之后即成感染高危区。据官方统计,截至上周五,印尼20个省份共有535名菜市场摊贩感染冠病。

菜市场,这个看来不起眼却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活动场所,已卷进疫情风暴圈中。

在新加坡,菜市场的通俗叫法是巴刹(马来语Pasar的谐音)或者湿巴刹,以凸显它与“干”超市的不同。

现代化超级市场都有冷气设备,主要贩卖冷冻肉类,即使有卖新鲜鱼肉类,清洗区也都与客人的活动区隔开,所以客人脚踩的地板一般是干爽的。

湿巴刹之所以“湿”,是因为巴刹卖的是新鲜食品,小贩必须用冰块让食品保鲜,冰块融化后水流地面,又或新鲜鱼禽肉类的血水滴到地上,小贩得不时用清水把血迹冲走,所以巴刹的地板无时无刻都是湿漉漉的。

菜市场潮湿
又难保社交距离

好些分析指出,冠病病毒与菜市场及海鲜市场纠缠不清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菜市场潮湿利于病毒存活,卫生条件较差;二是菜市场人员往来密集,难以保持安全距离。

《雅加达邮报》引述印尼大学流行病学家潘杜说,“我们的传统菜市场普遍不够干净,卫生条件也不好”,他建议改善现有设施,让空气和水更流通。

为加强抗疫措施,印尼菜市场商贩协会为摊贩和菜市场管理人员制定一套卫生准则,包括规定摊位之间保持一定距离、摊贩与顾客之间须有塑料帘遮挡、进入菜市场前须检测体温以及定时为市场进行消毒。但协会发言人坦承,有了准则也难保每个菜市场都严格执行。

目前人在雅加达的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客座研究员马德(Made Supriatma)告诉《联合早报》,“在雅加达处于‘半封城’期间,在菜市场内确实没有多少人有意识地保持社交距离”。

马德4月底去过雅加达中心区一个大型菜市场,也到过住家附近的一个小型菜市场,两处情况雷同,都没人把社交距离放心上,但小型菜市场的部分摊贩脑筋灵活,将食品搬到空气流通的街道旁摆卖。

不知仅部分售卖野生动物
美国吁关闭亚洲菜市场

部分亚洲国家的菜市场卫生条件虽差,不容易保持社交距离,但情况也绝非部分西方国家政要和专家所想象的那样糟。因为冠病疫情最先在武汉海鲜市场暴发,有些人将东方的菜市场与“野味市场”划上等号,让菜市场蒙受“污名化”之冤。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今年4月在与亚细安10国外长进行网络会议时呼吁,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闭所有“野生动物市场”和非法出售野生动物的市场,并认为此类交易场所与人畜之间的传染病有关。

世界卫生组织因为没有禁止中国重开农贸市场,结果招致美国和澳大利亚政要和专家批评。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4月间曾表示,全球生鲜市场“应该马上关闭”。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美国参议员也齐声呼应。澳洲农业部长利特尔普劳德甚至呼吁,世界各国展开一项国际科学调查,以确认菜市场对人类健康的威胁有多大。

好些分析文章已指出,贩卖野味的利润虽然高,也确实存在于部分亚洲国家的菜市场,但绝非主流,一般须跑到较偏远地区或特定市场去采购。

以印尼为例,传统菜市场并不允许贩卖野生动物,但不同省份和地区条规不一。马德说,中加里曼丹的菜市场就很容易找到野生动物,但他从来没在雅加达的菜市场见过野生动物。“听说,在一些贩卖鸟类和其他稀有动物的特别市场可能找得到。”

说到底,菜市场虽然卫生条件差,但也绝不能贴上“野生动物市场”的标签。在新加坡,贩卖野生动物属违法,连在菜市场宰杀鸡鸭也不允许。

让亚洲国家关闭菜市场?这等同于叫欧美国家关闭超市——不可能的任务。

与民众饮食文化息息相关
学者:菜市不会就此倒下

接受本报采访的新加坡管理大学市场教育副教授拉马斯瓦米(Seshan Ramaswami)判断,亚洲国家的菜市场不会因为冠病疫情而倒下,因为这和普罗大众的饮食文化息息相关,亚洲人大多喜欢新鲜食品,西方人惯于买冷冻食品。

拉马斯瓦米指出:“亚洲人习惯吃新鲜鱼肉和青菜,去菜市场采购的消费行为契合这样的饮食习惯,一般是常常去但每趟买得不多,以保食物新鲜。西方社会正好相反,他们买比较多冷冻食品,所以消费行为是‘少去多买’,一个星期去超市一次买齐食物,超市的营运模式符合他们的需求。”

泰国法政大学商学院国际事务副教授帕薇达则指出,湿巴刹是几百万小农夫、摊贩和小商户赖以维生的生命线,售卖的食品价格比较低廉,关闭湿巴刹将对低收入群体造成巨大经济和文化冲击。

对一些老街坊邻里而言,到菜市场去和相熟的摊主聊聊天,杀杀价也是一种生活乐趣。

拉马斯瓦米说:“有些消费者很享受与摊贩之间多年建立起来的关系,已成为社交生活的一部分,他们完全不介意菜市场地板湿湿的,没冷气也不是问题。”

他认为,当局可为菜市场制定更严格的食品管控,提高处理新鲜食品的卫生规则、摊主戴口罩及实施评分制,这都将有助于提升菜市场的卫生水平。

菜市有人情温度

疫情当下越来越多人选择不外出购物,网购市场的前景愈发被看好。媒体报道,亚洲网络超市销售额在2023年将快增至2950亿美元(约4113亿新元),市场潜力巨大。

家住雅加达的大学教师王侦燕告诉本报,疫情来袭之前,她都会去传统市场和超市,疫情当下则选择网上买菜。“有各种手机应用,有的甚至还卖有机蔬菜,通过WhatsApp订菜然后有人送过来,很方便。”

不过,另一名雅加达居民菲思特则认为,亲手挑选食品的乐趣远超网购的便利。

菲思特说:“我可以跟摊主说,这块肉比较新鲜,我一定要这一块,或者我喜欢这个看起来比较甜的芒果。实体购物我可以挑选,网购就失去这些乐趣跟主动性了。”

这是菜市场和摊贩特有的人情温度,它绝非冷冰冰的超市所能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