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五大因素使印尼应对冠病障碍重重

地域辽阔的印尼,人口以穆斯林居多,除了医疗基础设施落后和官僚效率差之外,该国独有的民风文化、宗教和地理因素等都使它难以应付来势汹汹的大流行病。

(马尼拉彭博电)印度尼西亚冠病疫情持续扩大,除了医疗基础设施落后和官僚效率差之外,该国独有的民风文化、宗教和地理因素等都使它难以应付来势汹汹的大流行病。

今年2月中,印尼总统咨询理事会主席维兰托与世界卫生组织代表召开记者会,向公众保证政府已做好准备应对可能暴发的冠病疫情。三周内当印尼出现首个确诊病例时,人民却赫然发现冠病检测剂短缺、首都雅加达只有一个实验室具备检测疑似患者样本的能力、部分医疗工作者没有防护服,只能穿塑料雨衣来防病毒。

疫情暴发几个月后,印尼全国各地才设立病毒检测设施,之前采集的样本须送到数千公里外的雅加达化验。

为保留传统丧葬习俗抢尸

印度尼西亚大学传染病专家潘笃说:“我们对这流行病的战略处理失败。”这一系列失策导致民怨四起,总统佐科的民意支持率在5月间跌至66.5%,与2月时相比低了三个百分点。

印尼2亿7000万人口以穆斯林居多。根据伊斯兰丧葬习俗,死者遗体须洗涤干净,用白布包裹全身,然后举行赞礼,完成后即进行土葬。对遗体进行火化或安置在棺木内是不被允许的。

鉴于冠病病亡者的遗体仍可能传播病毒,往常由死者家属包办的丧事,现在改由丧葬人员接手。按规定,遗体须用塑料袋包裹,并在死后24小时内入棺密封下葬。有些死者家属对此不满,竟然不顾感染病毒风险,从医院盗走死者遗体。“抢尸”报道时有所闻,例如在北苏门答腊棉兰市,死者家属劝服医院人员将尸体抬出救护车让他们做最后的祷告,不料他们却强行把尸体移到另一辆车,绝尘而去。

七成人民拒戴口罩 政府更忧心失业率

戴口罩防病毒的意识在印尼也不普及。佐科上个月访问东爪哇时说,多达七成人民拒绝戴口罩,他呼吁地方官员加紧推行防疫措施。

然而,不是每个官方机构都积极配合,例如国营航空公司加鲁达(Garuda)总裁伊尔凡上月对记者说,该公司考虑让空服员以面罩而不是口罩,以免乘客登机时看不到空服员的微笑。

尽管疫情形势严峻,佐科并没有宣布封城锁国,因为担心广大的打零工群体将陷入经济困境。佐科仅下令实施社交距离措施,如关闭购物商场和餐馆以及鼓励人们在家办公。

可是,这些措施实施几周后就局部解除,因为比起控制疫情,政府更为忧心旅游业、制造业和小型商家受到的冲击。原本有员工感染冠病的工厂后来也获准重开,只要它们采取特别防疫措施。

艾尔朗卡大学传染病学家劳拉说:“广泛检测如今显示病毒还在扩散。人们在公共场所没有遵守卫生条例。放宽严格的社交距离措施加剧了这场危机。”

传染病专家潘笃指出,部分问题出在沟通失误。印尼政府在放宽限制措施时,呼吁人民接受“新常态”,这个来自西方国家的词语指的是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今后将成为新常态。然而印尼人大多不懂英文或水平有限,因此误以为“新常态”的意思是生活恢复正常。

印尼抗疫工作的另一障碍在于地域辽阔,而且住人的岛屿多,医疗物资和人员的运送往往只能依靠空运。在偏远的巴布亚和马鲁古,有时候连岛内运输也无陆路或水路可走,只有空运可达。

印尼官方昨天通报,冠病病例新增1655起,累计数达8万9869起;又有81人死于冠病,累计死例达4320。

确诊与死亡病例天天上升,印尼抗疫形势不容乐观。密切留意疫情对航空业影响的印尼航空业分析员苏贾曼说:“在现阶段,还很难说印尼什么时候可以控制住疫情。国际社会会怎么看我们,将取决于政府如何让民间了解实情,而这对当局是个很大的挑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