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特稿:深圳特区建立40周年 深圳香港是竞争对手抑或伙伴关系?

受访学者表示,作为中国最早的四个经济特区之一,深圳因邻近香港,在改革初期引进大量香港资金和技术,为日后发展奠定基础,地区生产总值在2018年更首次超越香港。不过,深圳壮大并不等于香港就会没落,虽然近年香港政局动荡、又碰上美国制裁等,但仍有大量海外资金持续流入,反映外资仍看好香港前景。

1980年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成立,2万余名解放军基建工程兵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万建设者云集深圳,成为特区建设的“开荒牛”。时隔40年,深圳这个寂寂无名的小渔村,已经一跃成为国际知名的大都市。

在1990年代初就踏足深圳设厂的港商李欣(58岁),过去20多年亲眼目睹了深圳惊人的变迁。他接受《联合早报》记者访问时忆述,当年深圳基础配套匮乏,厂房的技术及管理模式相当落后。港商由于具备资金和现代化管理的经验,很轻易就在当地突围而出,赚到大钱,带来一定的财富地位。

但踏入21世纪,尤其是10年前开始,港商在深圳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小。由于深圳不断加强科技投入,出现了不少如华为、腾讯、大疆等一大批全球知名的科技公司。而北上的港资企业,做的多是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自然难以为继,只能将生产工序北移到江西等二线城市,或者转型做房地产行业。

以李欣为例,九年前他在深圳二线地区横岗区开设时装工厂,最终还是敌不过近年在大陆冒起的网购,做了四年就匆匆结业。

事实上,随着近年积极向第三产业转型,目前深圳已成为国际著名的创新之都,地区生产总值(GDP)在2018年首次超越香港,到2019年更开始抛离香港,经济发展和社会面貌焕然一新。

清晰定位优厚人才政策 促成深圳迅速发展

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特约教授曾渊沧接受早报访问时指出,深圳过去40年发展成就举世瞩目,和香港不无关系。1980年,中央政府在深圳、珠海、厦门和汕头成立中国最早的四个经济特区,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但除了深圳,其余三个特区至今发展相对一般,最大的原因就是深圳邻近香港,在改革初期引进大量香港资金和技术,为日后发展奠定基础。

到了近年,深圳的发展进一步加快,一日千里。曾渊沧称赞,这要归功于深圳市政府眼光独到和清晰的定位,致力发展新兴的科技产业。除了科技行业,当前深圳在不少产业如航运和股市都已经超越香港,股市每天成交量更是香港的五倍。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接受早报访问时则指出,深圳过去几年的经济发展速度惊人,除了定位清楚和国家政策配合,也跟当地优厚的人才政策有关。

他说,为了吸引全国各地的人才到深圳落户发展,深圳市政府不惜提供巨额奖金和生活配套等补助:“现在的中国就有如战国时代,各地的经济优惠政策其实差不多,关键是如何抢到人才。深圳这方面做得很出色,成功吸引了大批全国最顶尖的年轻人到来创业或者就业。”

庄太量非常看好深圳未来的发展前景。他指出,深圳已被中国中央政府定性为可先行先试的城市,加上当地人口的平均年龄为30多岁左右,不少人更是专业人士,相信高速经济增长的模式在未来一段时间还会持续下去。

过度依赖科技行业是隐忧

他说:“目前香港的经济增长平均每年只有约2%,深圳则持续维持在7%左右。按此推断,深圳的人均GDP在10年之内一定会超越香港。”

但庄太量提醒说,深圳未来发展也有一定的隐忧,就是过度依赖科技行业。由于科技行业要长期保持创新和领先地位,一旦中国有其他城市提供更优惠的条件,吸引深圳科技企业迁移,深圳就会遭到重大打击,重蹈一度是美国第四大城市、全球汽车之都的底特律的覆辙,风光不再。

庄太量也指出,随着深圳的私人科技企业越做越大,政府开始出现戒心,要求企业设立党委员会(简称党委)。若日后私人企业走向国企化,也会削弱深圳科技产业的创新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央行等四部门今年5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后,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重要城市,本月上旬出台了《深圳市贯彻落实〈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行动方案》,罕有的提出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和全球可持续金融中心。

庄太量分析,这是因为深圳市政府开始反思产业单一化的弊端,有意逐渐发展多元化经济。尤其是去年香港发生反修例运动后,中央允许深圳做大金融业,以分担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角色。

香港维持良好制度 有助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但庄太量强调,深圳壮大并不等于香港就会没落。虽然近年香港政治局势动荡,中美交恶又导致美国出手制裁香港等,近来仍有大量海外资金持续流入,反映外资对香港前景并不悲观。

zb_0821_cj_doc7byvrrbdd51ha4nw9da_20192848_pansy_Large.jpg
香港凭借其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背靠大陆的独有优势,可以发挥全球最大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的角色。图为香港中环办公楼。(路透社)

他认为,香港若要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需要保留以前一些良好的制度,譬如继续和美元挂钩及不实行外汇管制的政策;发展创新产品和绿色债券;以及开拓新兴市场如伊斯兰国家地区等。

曾渊沧也认为,深港两地定位不同,日后可以各做各的,并不存在恶性竞争。他举例说,中国政府对人民币国际化仍然持审慎态度,香港凭借其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和背靠大陆的独有优势,可以发挥全球最大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的角色。

曾渊沧也指出,香港一向不征收入口税,大陆城市之中唯一可以和香港抗衡的只有海南省。冠病疫情过后,香港有望保持购物天堂的独特地位,吸引大批大陆民众前往购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