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中国“疫苗外交” 东南亚惊喜交加

在中美交恶的大背景下,中国发起“疫苗外交”魅力攻势,承诺向东南亚国家优先供应冠病疫苗。这“疫苗外交”是否有助于修复中国下滑的大国形象?东南亚国家受宠若惊,会不会在南中国海争端上让步,少说话不激怒中国 ?

冠病疫情的威胁还未消退,世界各国抢完口罩抢疫苗。

中国继今年3月展开“口罩外交”后,“疫苗外交”也蓄势待发,即将在11月正式登场。

中国将疫苗定位为“全球公共产品”,宣布优先向发展中国家供应,同时加入“全球冠病疫苗保障机制”(COVAX),并称这是履行自身承诺推动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一个重要举措。

不少分析指出,在中美关系急剧恶化及中国国际形象大幅下滑的大背景下,冠病疫苗将成为中国冀望洗刷负面形象的一大利器,也是中国用来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张的一个重要工具。

处在重要战略位置的东南亚各国已顺势成为中国“疫苗外交”的重点对象之一。

中国总理李克强今年8月出席澜湄合作第三次领导人会议时承诺,中国冠病疫苗投入使用后,将优先供应给湄公河国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本周旋风式到访多个东南亚国家,也多次提及供应疫苗之事。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黎良福说:“东南亚是一个让中国落实‘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示范区,比拉丁美洲和中东效果更好。”

黎良福解释说,东南亚就在中国周边,大部分都是需要疫苗的发展中国家,跟中国相比,东南亚国家大多是对中国构不成威胁的小国,所以“东南亚是中国疫苗外交拼图中很重要的一块”。

据报道,中国制造的冠病疫苗最快在今年11月能让一般民众注射。中国也同意从11月起为印尼提供10万剂疫苗,2021年再提供1500万至2000万剂。

王毅在云南腾冲与印度尼西亚海洋事务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胡特会面时说,印尼是东南亚疫苗生产能力最强的国家,他将支持中国企业加强与印尼合作,让印尼成为本区域疫苗生产中心。

印尼和菲律宾是两个冠病疫情最严重的东南亚国家。印尼在本周四取代菲律宾,成为冠病病患和死亡人数最多的东南亚国家。截至昨晚,印尼冠病患者破35万7000人,1万2000多人死亡,菲律宾冠病病患超过35万4000人,6600多人死亡。

鉴于印菲对疫苗都有强烈需求,一般相信中国的“疫苗外交”将在这两个东南亚国家发挥最大功效。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外界臆测,疫苗受惠国日后会不会在与中国存在主权争议的议题上放软立场?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教授张明亮认为,中国推动疫苗外交确实是将“政治功能”摆在首位,但未必与南中国海主权纷争或区域的“一带一路”工程等重大问题直接挂钩。

张明亮分析指出,根本原因是在中美关系持续闹僵的当下,北京不愿看到外交战线多头烧,希望借助疫苗与东南亚国家建立更亲密的关系,避免亚细安和美国同时对中国摆出强硬姿态。

张明亮判断,印尼、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也不可能因获得中国疫苗,就改变自身对南中国海主权所持的立场,顶多只是减少公开批评中国的主张。

“像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那样给足中国面子,这是有可能的。他这么做,其实也不损害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利益,也不改变菲律宾对南海的主张和立场,就是少说话,不激怒中国。”

鲜少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对中国说重话的杜特尔特,9月下旬在联合国大会上讲话时,罕见地摆出强硬姿态。他说,南中国海仲裁结果已经是国际法的一部分,菲律宾不会与中国妥协,菲律宾“坚决反对任何削弱裁决的企图”。

杜特尔特也曾高调表示,菲律宾希望获得俄罗斯的疫苗,还称自己愿成为菲律宾注射俄罗斯疫苗第一人。

东南亚须争取疫苗来源多元化

印尼外长蕾特诺在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也说,印尼不会因为获得中国疫苗而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让步,印尼政府将继续坚持其南中国海原则,不承认中国所谓的九段线。她也强调,除了中国,印尼在研发疫苗工作上,也与英国、韩国和阿联酋合作。

印尼不是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但其北纳土纳专属经济区内有一部分与中国的九段线南中国海主权主张重叠,因而成为印中持续发生摩擦的热点。

黎良福认为,疫苗到手之后,个别东南亚国家如何处理与中国之间的南中国海主权争端,将取决于自身的政治考量。但他指出,菲印领导人和高官近日发声的基调显示,他们已意识到国内舆论对政府“软化立场换取中国疫苗”的做法感到担忧。

黎良福认为,面对大国争相拉拢,东南亚国家若要取得战略均衡,以及既获得外国疫苗也遏制国内舆论的躁动,就须争取疫苗来源多元化,尤其是历史上爆发过排华事件的印尼。

“如果被视为过分依赖中国疫苗,可能会被某些政治势力炒作,佐科政府可能得付出政治代价。”

在印尼回教大学执教的默哈末祖菲卡(Muhammad Zulfikar Rakhmat)博士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随着印尼冠病疫情不断恶化,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反映的舆情显示,大多数人欢迎中国疫苗,但有人质疑,为何大规模的疫苗试验选在印尼进行?

中印合作的疫苗人体试验计划早在今年8月于万隆启动。

王毅访东南亚刻意漏掉越南?

默哈末祖菲卡说,印尼在经贸上相当依赖中国,如果中国疫苗证明有效,他判断印尼政府接下来在海域争端上“不会对中国采取比过去更强硬的立场”。

张明亮留意到,王毅此次东南亚之行“漏”了越南。

王毅到访柬埔寨、马来西亚、老挝、泰国,也过境访问新加坡,出发之前在云南腾冲分别与印尼和菲律宾部长会面。亚细安10国就差越南、缅甸和文莱,王毅是既没到访,也没在腾冲与这三国部长会面。

不过,这倒是中国高官在短短三个月内两度访问新加坡,上一次在8月间到访的是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他也在9月出访缅甸。

张明亮说:“杨洁篪前不久去过缅甸,文莱与中国的关系一直都稳定,把越南漏掉是比较特殊的。”

亚细安今年上半年取代欧盟成为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越南在近两年又超越马来西亚,成为与中国贸易量最大的东南亚国家。

张明亮说,中越关系按理应享有很大的地缘优势,两国却长期存在政治不信任感,再加上越南在冠病疫情暴发后跟随美国步调,第一时间宣布停止中越航班、中断人员往来,这看在北京眼里,很不是滋味。

张明亮也点出,越南是唯一在湄公河及南中国海与中国起纷争的东南亚国家,“越南的情况比较独特”。

他说,柬埔寨、泰国、缅甸和老挝这四个湄公河国家跟中国的关系都不错,唯独越南因为处在湄公河入海口,上游建堤坝若导致水位下降对越南影响最大,因为那将引发海水倒灌及耕地盐碱化,而湄公河三角洲恰恰是越南主要大米产区。

据越南《青年报》8月间报道,越南将订购最多1.5亿剂俄罗斯冠病疫苗,其中一部分将由俄罗斯捐赠。由此可见,越南老早就找上俄罗斯买“保险”,以免过分依赖中国疫苗。

张明亮推断,就湄公河国家获取中国疫苗的先后顺序而言,老挝和柬埔寨肯定是首选,“因为关系最铁”,中方目前看来是对越南保持“原则性模糊”,既没明确点名向越南提供疫苗,也没有点名排除。

中国疫苗品质决定外交成败

中国在今年3月高调推动“口罩外交”,但因陷入“质量门”事件而受挫。接下来“疫苗外交”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苗品质是否到位。

口罩不好扔掉就算,注入人体的疫苗如果出事,所造成的负面冲击要比口罩大好几倍。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严忠指出,2018年疫苗丑闻对中国国产疫苗的信誉造成很大损害,再加上外国舆论不受控制,这都给中国推展疫苗外交带来一定风险。

“在舆论比较自由的国家,哪怕是有几例反应不良的情况,都会对中国有很大影响,甚至可能引发对中国疫苗的抵制。”

但黄严忠认为,中国应该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并没有在国外积极推广由康希诺生物与陈薇团队合作研发的“腺病毒载体疫苗”,这一款主要在中国解放军内部使用。

黄严忠说,中国在国外推广的冠病疫苗主要是“灭活疫苗”,即在杀灭病毒后生产疫苗,这种疫苗技术较成熟,“不良反应的可能性相对比较低”。

中国有四款疫苗已进入第三期试验,其中一款是腺病毒载体疫苗,另三款是灭活疫苗。参与中国灭活疫苗三期试验的国家主要有巴基斯坦、印尼、巴西、俄罗斯和阿联酋。

黄严忠判断,中国官方在二期试验时已评估疫苗具备足够安全性,所以有信心展开三期大规模试验,“但疫苗的有效性有待观察”。

有报道说,中国国有企业国药集团的一款疫苗已有数十万人接种。

黄严忠不赞成急就章。他说,一个新疫苗原本需要至少一年至两年才能研发成功,现在短短数月就有数十万人接种,中国政府也已经批准紧急使用方案,行动如此仓促,肯定存在风险。

尽管如此,在美国疫苗外交完全缺席的情况下,黄严忠认为中国推动疫苗外交有其可取之处。

“中美是开发疫苗的主要两大国,中国站出来填补美国留下的领导真空,为穷国和不发达国家提供疫苗,这对弥补富国跟穷国之间获取疫苗的鸿沟起到积极作用。”

张明亮则推断,疫苗外交一个可能结果是,无论中国疫苗好不好,都难达到修复大国形象的效果,因为一些国家可能还执着于冠病病毒始发地的问题。“不能排除人家可能还是认为,你惹的祸,你就该来解决。”

一剂60元 发展中国家负担得起?

中国高调推动“疫苗外交”,到底是大赠送还是低价卖,相关细节仍未出炉。如果真是免费午餐,这一餐值多少钱?

最新消息说,浙江省嘉兴市和义乌市已启动冠病疫苗紧急使用。这款还在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的灭活疫苗来自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是中国科兴控股生物技术的子公司。疫苗须打两剂,一剂200元人民币(约40新元),两针共花费400元人民币。

香港《南华早报》先前报道称,中国国药集团研发的灭活疫苗也须接种两针,单针价为300元人民币(约60新元),打两针需600元人民币。消息一出,旋即在中国网络掀起热议,因为相较之下,欧美研发的疫苗仅需4美元(约5.5新元)。

据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报道,如果由民众自己买单,中国国药集团的初步定价属全球最贵。

有中国网民在微博上问道:“不说国内,咱的疫苗优先提供给东南亚国家,他们会买吗?那里的老百姓打得起吗?”

如果是发展中国家,估计大部分人是打不起。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黎良福认为,中国可能向一些国家免费捐赠,另一些国家则以优惠价出售,取决于相关国家跟中国的关系有多好。他说;“不可能全部都捐赠,否则中国民众会不高兴。”

中国官方至今没说明,中国民众接种疫苗的费用是否由政府买单,也没有明确出口疫苗价是否与国内价格有别。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问题高级研究员黄严忠估计,中国会向一些极度贫穷国家捐赠疫苗,全球大派送不可能。他评估,以企业盈利考量,中国将把疫苗当做一种技术转让的公共产品,对象是那些跟中国有合作关系、本身又具备生产疫苗能力的国家,如巴西和印尼。一般上,技术转让都涉及费用。

在这场全球疫苗大竞赛中,中国目前处于靠前位置。进入最后阶段即第三期试验的10款冠病疫苗项目中,中国占了四款、美国三款、德英俄各有一款。

在中国的四款疫苗中, 中国国药集团(Sinopharm)旗下中国生物技术开发两支、中国北京科兴生物制品公司(Sinovac Biotech)一支、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陈薇团队一支。

据称,在北京和武汉已经开放预约接种国药集团的灭活疫苗,但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引述知情人士称,那是“不实消息”。

根据现行的疫苗审批流程,疫苗上市前须要完成临床前研究,一、二期临床研究,并要通过三期临床大规模试验,证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达到设定标准。

虽然还未正式大规模投产,中国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郑忠伟在9月25日的一场吹风会上介绍称,预料到今年底,中国冠病疫苗年产能可达6.1亿剂;明年产能可达10亿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