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冠病冲击区域加剧柬埔寨贷款危机

疫情的暴发使小额贷款情况更糟,很多柬埔寨人失去收入来源,只能靠借债维持生计,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为了还债,不少人不得不卖地卖房、让年幼孩子去打工赚钱或是为避债而迁居他处。

(金边法新电)柬埔寨的冠病疫情并不严重,但区域冠病肆虐连带冲击了柬埔寨的经济,加深了许多贫困柬埔寨人的小额贷款危机。

柬埔寨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推出小额贷款服务,让经历几十年战乱而陷入贫困的国民可以较容易获得贷款,以购买农具从事耕种或是做小本生意。

这些小额贷款机构是营利性质的私人企业,收取高达18%利率,对收入不稳定或低收入的柬埔寨人来说其实是巨大经济负担,往往债上加债。

去年的数据显示,柬埔寨已拥有全球最高的平均未偿贷款金额,至少有260万人背负微型贷款,欠了高达100亿美元(约135亿新元)。

柬埔寨促进及保卫人权联盟(Licadho)监测经理翁山阿特说,非正式贷款行业一直是柬埔寨一个复杂的问题,柬埔寨人转向有执照的小额贷款机构偿还私人贷方,却发现自己陷入更多贷方的债务循环中。更要命的是,由于执法不力,非法贷款人每年的利率高达30%。

在外地工作丢饭碗被迫返乡

疫情的暴发使情况更糟,很多人失去收入来源,只能靠借债维持生计,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为了还债,不少人不得不卖地卖房、让年幼孩子去打工赚钱或是为避债而迁居他处。

柬埔寨至今仅有300起确诊病例,不过由于区域疫情严重,经济受到重创,数万名在泰国和其他地区工作的柬埔寨劳工丢失了饭碗,被迫返乡,每天得为下一顿饭担忧。

来自柬埔寨中部一个小村庄塔皮安翁(Trapeang Veng)的农民洛恩勒当初为了承办儿子的婚礼,向高利贷借了3000美元,如今债务已经滚至7000美元。为了偿还债务,她的几个儿子非法潜入泰国寻找工作,但受疫情影响,他们已经无法再寄钱回家。

由于担心会被迫卖房卖地来偿还债务,洛恩勒和丈夫老远跑去首都金边的建筑工地找工作,但因年纪太大被拒绝。洛恩勒说:“我每天都担心不已,就连吃饭也觉得苦。”

洛恩勒并不是唯一陷入困境的塔皮安翁村民,该村113户家庭中,超过四分之三户家庭共背债30万美元。如今村庄人烟稀少,因为许多人为逃债远走他乡。村长东丁说:“自从暴发冠病疫情后,情况更糟糕了。”

根据柬埔寨国家银行,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已有约27万人完成债务重组。

人权组织呼吁柬政府冻结还贷,并要求贷款人归还超过100万的土地抵押,以协助贫困的人渡过难关。

另一方面,近期居家隔离的柬首相洪森昨日接受第四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他将于19日解除隔离。

洪森当天在社交媒体发文称,他和夫人、保镖、司机等18人接受第四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反应。洪森要求所有接触者遵守居家隔离规定,相关部门要加强监督,避免接触者违反隔离规定,外出走动。他希望此事件能够在本月25日结束,让金边市和干拉省学校恢复上课,民众能够恢复正常生活。

本月初,匈牙利外交与对外经济部长西亚尔托结束对柬访问后,在泰国被确诊冠病。他在访柬期间,曾接触洪森,以及一些党政官员。截至昨日,柬卫生部已追踪到直接和间接接触者1802人。如果结果正常,最后一批接触者将于11月25日解除隔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