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虽相信能带动内需 分析员:无法满足政治需求 马国政府取消项目

马来西亚政治分析员刘惟诚指出,慕尤丁政府决定取消新隆高铁协议的因素可分为政治和经济两个层面。政治方面,慕尤丁希望在高铁项目方面获得更多主权,例如颁发工程、委任承包商方面,以便获得土著商界支持,巩固政权。

马国拉曼大学新闻与政治学者刘惟诚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如果新加坡加入,马国在各方面将受到牵制。“慕尤丁希望在此项目中能自由决定投入多少钱、用什么承包商,以便能把它当成争取土著商界支持,以继续执政的筹码。”

在经济层面,刘惟诚认为,慕尤丁并不想完全取消高铁计划,因为这个项目能带动内需。“政府一直希望这个项目成为带动国家经济的火车头,所以之前有消息传出,马国要自己建高铁。”

分析:长远来看 马国损失比新加坡更大

不过刘惟诚指出,若将新加坡排除在外,马国恐怕得不偿失,因为当初推动新隆高铁项目的目标,是要实现亚细安一体化。没有新加坡参与,此计划也就没有存在意义。

“新隆高铁的本意是要通过陆路连接新加坡、马国半岛、泰国、缅甸、柬埔寨、老挝、越南等亚细安国家,实现亚细安一体化。没有新加坡,经济效益就会减半。马国国内并不需要高铁,所以长远来看,马国的损失会比新加坡更大。”

至于马国的国际形象会否因此受损,刘惟诚认为,外界都知道马国政治反复,当初签署高铁协议、后来要更改路线,以及现在取消协议的都不是同一个政府。

他说:“加上冠病疫情让国际社会自顾不暇,所以马国的国际形象不会受太大冲击,但影响还是有的,只是外资对马国缺乏信心,主要是因为政局动荡,与新隆高铁事件没有直接关系。”

此外,《中国报》引述马国外交部消息人士指出,取消双边协议或多或少都有负面影响,未来若再想与新加坡合作建高铁,恐怕会更难。

“以新马的友好关系,要寻求互惠互利的方案应不难,没想到会告吹,这对两国未来的合作关系可能带来不好的影响。”

马国经济分析员蔡兆源则说,取消新隆高铁项目十分可惜,因为它对两国有互补作用——新加坡缺乏土地,马国欠缺国际大公司设立营运中心。“若项目如期建成,将带动两国经济……但目前马国经济受冠病疫情影响,或许不是建高铁的适当时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