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重庆西部试验区 学者:若成功中国户口制度将逐步取消

中国定下未来15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目标,包括在重庆西部建设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简称重庆西部试验区),促进更多资本及生产要素流向农村,增强农村发展动能。

受访学者说,试验区将为西部地区探索新发展模式,让农村在不被城市兼并下实现共同富裕,同时进一步支撑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改善成渝走廊“中部塌陷”问题。这项实验如若成功,中国特有的户口制度未来五到10年可能在全国范围逐步取消,让中国2035年成为现代化国家。

中国“十四五”(2021年至2025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纲要》)3月12日发布后,重庆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消息称,《纲要》中15项重大事项直接提及重庆,涉及重大政策、重大改革举措等三方面;重大改革举措仅有建设重庆西部试验区这一项。

国家发改委今年2月初已批复,在包括重庆西部片区、四川成都西部片区等全国11处设国家城乡融合发展试验区。这11个试验区都位于都市圈和大城市群内,显示中国希望借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能级,推动城镇资本劳动力、基础设施等辐射农村。

其中,重庆西部试验区范围包括荣昌、潼南、大足等九个区,位处成渝经济圈“腹地”,面积逾1万5300平方公里,约21个新加坡大小。

试验区旨在让“中部塌陷”转成“中部崛起”

试验区聚焦11项任务范围,包括建立城乡流动的人口迁徙制度,改革户籍制度促进城乡人口流动;建立进城落户农民自愿有偿转让退出农村权益制度,让进城落户农民流转承包地经营权、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等;建立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制度,提升农村土地价值等。

重庆大学经济学教授兼宁波诺丁汉大学讲座教授姚树洁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成渝两座核心城市之间的走廊地区有大片农村,长期发展滞后。重庆西部试验区能“一箭双雕”,去除城乡隔阂、激发区域之间生产潜力,同时也让成渝走廊发展壮大,日后跻身成渝经济圈副中心。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蒲勇健受访时则说,重庆西部试验区旨在让“中部塌陷”转化成“中部崛起”,同时助力中国在“十四五”期间推进共同富裕目标。蒲勇健说,西部农村、农民数量太大,要在西部实现共同富裕,须另觅与过去东部搞工业及出口、“基本消灭农村”不同的发展道路,难度挑战更大;城乡融合也并不意味着城市化。

长远取消户口制度试点

“现在要保证继续有乡村农村的情况下,仍然能实现乡村经济的发展富裕……通过城市经济的能量带动乡村经济,但乡村继续保持是乡村,这是一个新的发展模式。”

户口制度长年限制农村人口流入城市,但近年趋势局部逆转,城市周边的农村户口日益炙手可热。姚树洁指出,户口制度是目前城乡最关键的隔阂,试验区将是长远取消户口制度的一个试点,先通过小范围消除实验评估。

他预期:“更长的角度来讲,应该五年10年以后,中国城乡隔离就会广泛取消。”

姚树洁也说,试验区另一关键将是农村土地改革。此举将城里的资本引入农村开发土地,同时将农村土地流转的范围扩大到本村以外、至区域之间。农民料可把土地经营权、使用权入股到合作社中收取红利,将农村土地集中起来实现规模化开发。

蒲勇健则提醒,在鼓励城市资本进入农村的同时,须避免大量耕地被改用于开发工业地产。他建议地方政府出台更细化管理条例,将耕地按质量分级差别对待,鼓励开发不耕作的荒地。“一定要过硬,否则这个管不了,一下乡村都没了,田地都快变成城市了。”

姚树洁预期试验区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能否打破基层保守观念,调动农民积极性带动创新浪潮。“现在越是到下面(基层),思想越是比较保守,很多人不愿意做,或者觉得这样做没有什么好处。”

他指出,农民普遍认为手里有一块土地比较有安全感,对土地回报率不以为意。中国目前有大量农民住在城市,乡下土地房子闲置。

蒲勇健认为,土地流转要赋予农民更大实惠,官方须出台更细更好的措施,兼顾农民和投资者两者权益。

姚树洁对试验区前景谨慎乐观,认为成效须待一两年时间再做评估。蒲勇健则认为这项实验极具挑战性及不确定性:“这可能不是想象这么容易成功,有非常多细节问题、具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