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舆论热议台积电或到海外设厂以“芯片换疫苗” 专家:不至于“厂房移植人才抽空”

特稿

低调影响现代人生活且牵动全球经济政治的半导体业巨头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上周公开要捐增疫苗给台湾后,引发“芯片换疫苗”的联想。媒体和舆论热议台积电可能跨海到德国和日本设厂,或在美国加码扩产。

综合地缘政治与产业研究的专家观点,台积电虽面对全球供应链重组的分散外移压力,长期仍将根留台湾,未来三年仍将向全球供应最尖端半导体芯片,也会微调生产和研发的本土与海外比重。长期而言,“厂房移植和人才抽空”的说法不符合成本效益和各方利益。

以半导体材料制成的芯片(台湾称晶片)是现代科技核心,广泛应用在手机、电脑、汽车、战斗机、5G和人工智慧产品。

全球企业市值第11名的台积电,生产全球92%的10纳米制程以下最先进的芯片。一个指甲大小的芯片可容纳上百亿个作为微处理器的晶体管,一纳米是头发宽度的10万分之一。晶体管越小越多,速度就越快也越省电。目前全球只有台积电和韩国三星有能力生产五纳米芯片,台积电明年底将量产三纳米芯片,并在找厂房准备生产二纳米芯片。

不过,只做代工的台积电极其低调,只因最近华为手机芯片断供和全球车用芯片短缺,才广为人知。

台积电最大客户是美国苹果公司,七年前为苹果独家供应史上最畅销、售出2.2亿台iPhone 6手机芯片,随后在技术和市值上陆续超越主要对手英特尔和三星,目前代工生产全球56%的芯片。

当上周五台湾政府为鸿海与台积电各捐500万剂德国BNT辉瑞疫苗开绿灯后,美国两天后加码赠台250万剂莫德纳疫苗,也掀起媒体和舆论讨论“芯片换疫苗”热潮。

各方热议继台积电已公开的两个海外厂——美国亚利桑那州预计2024年量产的五纳米厂、中国大陆南京预计明年下半年量产的28纳米厂之外,据称台积电也在评估到德国投资设厂,以满足车用芯片缺货潮,以及有望到日本熊本与丰田、索尼和三菱合资建厂,甚至也传出美国厂可能进一步要求生产更先进的三纳米或二纳米芯片。

台积电:在哪里生产
不影响公司履行对客户承诺

对于市场传言,台积电一贯不予直接回应。台积电发言人高孟华受询时告诉《联合早报》,半导体供应链是通过专业分工与效率取得发展,“在哪里生产并不影响我们履行对客户的承诺,世界也并没有过度依赖台积电”。她也透露,公司已重新调度产能,将车用芯片的微控制器产量提升至超过去年六成。

高孟华也强调,台湾政府设立以新竹、台中、台南为主的科学园区,提供完备基础设施和土地,是台积电和半导体科技产业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她透露,台积电除了要赠台疫苗,也在疫情暴发后,积极到设厂地区如美国、大陆、印度、日本和欧洲捐赠各类医疗器材。

对于台积电到德国和日本设厂、在美国扩厂的消息,著名时评人、文化大学国际企业系副教授郭正亮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持保留态度。

“台积电的财务政策向来很谨慎,不会一下子过度扩张,除非要发债或跟银行借钱。它在台湾的竹科和南科也要投很多钱,应该会按部就班发展。”

郭正亮指出,美国考虑到地缘政治、台湾面对大陆的军事风险,肯定希望台积电加码投资,甚至以吸引三星到德州投资180亿美元(241亿新元)来制造竞争压力。

“但台积电也很聪明,已针对美国设厂积极招聘新人,尽量少动到原来的员工。估计一个厂可吸收两三千人,短期不至于抽空台积电的人才,但资金的排挤是大问题。要到美国投资多几座厂,就得在台湾减少建几座,这会影响长期的比重。希望台积电能根留台湾,到美国设厂也能获得美国合理补贴。”

台湾资策会产业情报研究所资深总监陈子昂则对本报说,最近几年中美和日韩展开科技战,加上疫情、风雪和地震等天灾,确实对芯片供应链造成冲击。

“因此世界各国都考虑盖晶圆厂,建立产能充足的区域半导体供应链,这将导致形成新的产业聚落,进而改变全球供需分布。”

但他指出,台积电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五纳米厂要等到2024年才量产,至少未来三年台积电将依然领先业界。

专家:三纳米芯片那么小
空运给客户就可以

对于业界担心半导体供应链重组、分成不同阵营和区域,导致芯片价格猛涨,而军用芯片的需求可能导致台积电把最先进的制程外移,陈子昂则有不同见解。

“美国已编列520亿美元强化半导体生产和研发,那是为了补贴比亚洲高三成的设厂成本或价差。企业经营成本基本受控,加上未来供应链距离缩短、芯片重量轻,运输方便,也会减少成本。至于美国希望在本土生产军用芯片,如F35战斗机的芯片,目前规划生产的五纳米就够用了。战斗机主要考量是安全,体积小和省电并非重点。体积小、省电和运算更快的三纳米芯片主要用在手机。”

他指出,建一座半导体工厂动辄数十亿美元,加上台湾已有完整的跨国半导体聚落,有关厂房移植、人才抽空的说法,不符合现实、成本效益、消费者,以及各国利益。“要到美国生产三纳米,也要看订单够不够。台积电一定也会拨算盘,三纳米芯片那么小,空运给客户就可以了。”

参与制造全球最尖端芯片 员工引以为傲

记者走访台积电在新竹科学园区(简称竹科)和南部科学园区(简称南科)的厂区,发现竹科12厂研发核心区附近环绕无数跨国厂商,南科放眼所及皆是台积电的先进厂房,单是如火如荼兴建中的三纳米厂就占地35公顷,明年底量产后可年产60万片超大12寸晶圆(每个可切割成600个芯片)。

从事最先进制程的工程师小张(37岁)告诉记者,他六年前从台北被派南下工作,当时“周围什么都没有”,如今店屋林立。他与同事相恋结婚后住在台南市,感受到生活条件越来越完善,“台北有的商店、美食和演唱会,台南都有了;台南有的台北未必有”,但他也感叹,随着园区日渐成熟,每天上班都会大塞车。

台积电全球聘5万6800名员工,在台约5万人,其中约一半拥有硕士或博士学位。

台积电待遇丰厚,据竹科一名研究员向本报估算,硕士和博士学历的工程师今年初加薪两成后,有望再分别获得本薪以外的25个月和30个月花红,包括两个月年终奖金、每三个月发一次的业绩和表现分红。

小张每天工作12小时,对外界说台积电人工作卖命如“卖肝”,他笑说“其实没感受到有人在追工作”;但每当想到参与制造全球最尖端芯片,“整个团队都不自觉更加投入”。

台南新市的农民兼德士司机林世雄(62岁)则自豪地对记者说,家里三代种甘蔗和稻米,1996年初时任总统李登辉到南部科学园区参与动土时,他和街坊都去夹道欢庆放鞭炮。

这些年园区发展迅速,他称有些乡亲的地价和房价飙涨“两三倍到七八倍”。他欣慰地说:“乡亲都以台积电为荣,最重要是它创造很多工作机会,让年轻人不用全部北漂,我的女婿也在园区里鸿海旗下的群创光电上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