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新加坡内安局与反恐专家:塔利班回归或感召东南亚回教激进分子

阿富汗变天对东南亚的实质影响还不明朗,但新加坡内部安全局和受访反恐专家不排除塔利班武装组织重新在阿富汗掌权,可能对本区域的回教激进分子产生感召作用,威胁我国和邻国的安全。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昨天受访时说,新加坡希望阿富汗的政权过渡能和平进行,避免流血冲突,并强调,必须由阿富汗人民决定自己的未来。

新加坡内安局发言人受询时指出,目前没有情报显示阿富汗局势对新加坡造成具体的恐怖主义威胁,但当地的事态发展令人关注。

“当地的安全真空和不断升级的内乱,可能提供卡伊达和伊斯兰国组织等跨国激进分子重组或建立避风港的机会,就如他们过去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作为。”

维文医生说,新加坡将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但强调不论有没有阿富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都是本区域明确且现存的危险。

“如果阿富汗成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庇护所或温床,那将是一场悲剧,值得谨记的是,这正是导致美国在20年前去到阿富汗的导火线。”

他说,局势演变至此,虽不令人意外,但阿富汗失守的速度,比多数人料想的要快。

阿富汗被称为帝国的坟墓,从2000多年前的亚历山大大帝时期开始,便是如此。到了近代,英国、苏联和美国也相继在19世纪、20世纪和本世纪在阿富汗折戟。维文因此指出,从历史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个新现象。

维文说,阿富汗向来不符合西方政治思想中的国家定义。它一直是中亚地区的一个支点,侵略者来了又走,阿富汗的人民也分裂为不同的部落和群体。

“他们是非常自信且有所成就的民族,因此一直拒绝屈服于外来限制或政府或政治制度。”

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院长古玛副教授说,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看似是塔利班的囊中物,可被视为美军反恐20年宣告失败的迹象。

“塔利班这场胜利将号召包括东南亚在内,世界各地的回教激进分子,导致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增加宣传力度,东南亚激进组织也会积极招募。另外,我们不能排除本区域会有更多激进活动的可能性。”

内安局也指出1979年至1989年的苏联—阿富汗战争,在这10年内估计吸引1万名海外战士参战,包括数百名东南亚人。

经历在阿富汗的战争后,这些东南亚激进分子与卡伊达建立联系,并组成战士兄弟会。他们返回东南亚后,加入回教祈祷团等区域极端组织,并把作战技能传授给其他成员。

内安局说,至少11名被拘留的新加坡回祈团成员曾在阿富汗的卡伊达基地接受军事训练,当中数人参与密谋袭击新加坡。一些人甚至与一名卡伊达特工合作,谋划以自杀式卡车炸弹攻击西方驻新加坡大使馆。

直到近年,阿富汗仍继续吸引东南亚激进分子。不过,全球暴发冠病疫情,严重影响旅游,多少也限制区域激进分子的行动,这使得社交媒体变成更重要的工具。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诺沙里尔·萨阿博士说,接下来应关注阿富汗局势对极端意识形态的影响。

“我们还不清楚现在的塔利班和过去有什么不同,阿富汗是否会成为一个允许极端思想的国家,或者像过去一样成为激进分子活动的基地。”

内安局和反恐专家都强调,公众必须继续提高警惕,留意家人或朋友是否出现自我激进化迹象,并及时通知当局有关可疑人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