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中新重庆项目迈入第二个五年 综合试点加强新渝互联互通

新加坡与中国政府合作的重庆互联互通项目迈入第二个五年之际,该项目被定位为“重庆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的排头兵与主战场。新加坡在渝企业本月也获得了重庆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的试点资格,这意味着该企业在华募集的资金能投放新加坡市场,提升新加坡全球金融中心地位,也促进中国西部与亚细安在金融领域的互联互通。

“作为新加坡企业,不用讲了,我们(通过重庆QDLP通道)募集的资金,肯定主要还是会投到新加坡市场的基金,继续提升新加坡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毕竟这是一个两亿美金(2亿6900万新元)、从中国投资到境外的通道……肯定能为中新项目迈入第二个五年,带来很好的开局。”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中新项目)今年底将迎来成立六周年,新渝合作7月被定位为“重庆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简称综合试点)聚焦的关键领域与重点平台。

在“综合试点”的动力下,重庆加快推进了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ualified Domestic Limited Partner,简称QDLP)试点,隶属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的重庆外汇管理部本月6日、揭晓首批获QDLP试点资格的两家基金管理公司名单。由新加坡资产管理公司ICHAM在渝创立、并全资控股的毅德(重庆)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毅德基金)名列其中,并且是首个在中国获QDLP试点资格的新加坡企业。

毅德基金法人兼总经理陈佩良(40岁)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难掩对新加坡企业获批QDLP资格的兴奋和骄傲。他说,此次获批意义重大,毅德由新加坡企业完全控股,对在华所募集的资金掌握投资主导权,“基本上全部由新加坡这边说了算”。

据了解,毅德基金计划投资新加坡和亚细安等地的对冲基金、独角兽基金,以及涉及物流、科技、教育、娱乐等领域的优质项目,促进中国西部与亚细安在金融领域互联互通。

陈佩良说,新加坡整体金融环境稳定,基金希望把在新加坡进行配置的全球优质资产,介绍给中国境内合格投资人及机构。“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打通一个中国的投资能发展新加坡与在新加坡的全球企业的一次机会。”

另一家此次获重庆QDLP试点资格的企业,是香港惠微资产管理公司在渝创立的瀚华慧泰基金。有别于毅德基金,瀚华慧泰基金的控股股东是一家重庆本地企业。

中国2012年最先在上海出台QDLP试点政策,之后逐步扩大至一些东部省市,允许注册于海外的对冲基金,向境内投资者募集人民币基金,并将所募集的资金投资于海外市场。据中国媒体梳理,在北京、上海、海南等试点省市,QDLP申请企业主要来自欧美及香港,新加坡企业长期缺席。

鼓励重庆对全球开放金融

这项政策去年底再度扩容,重庆成为中西部地区首个QDLP试点,被赋予50亿美元上限的试点额度;毅德此次获批其中2亿美元额度。

在金融业工作逾15年的陈佩良介绍,毅德今年2月开始在重庆筹备QDLP申请,历时半年。他透露,重庆官方对基金管理企业设定高门槛,要求当中至少有两名高管同时具备股权类、公募类、中国境内,以及境外等四项投资经验。“四项标准下来,很难有公司能够凑齐两个人,这要求很高。”

所幸陈佩良及ICHAM创始人、毅德执行董事卓侨德拥有相关资质,公司才刚好凑齐两人让新公司上路。

陈佩良说,金融是中国强监管的领域之一,境内合格投资人长期受到一系列对外投资的政策局限;QDLP则提供直接触达海外投资的机会。“如果没有这个通道,他们就没有办法进行境外投资。”

他认为,QDLP落地重庆是中央对当地整体政治、监管及金融环境的肯定,并鼓励该直辖市对全球开放金融先试先行。

至于QDLP带给重庆的利好,陈佩良说,这项政策有助投资人资金来渝进行托管,同时能通过重庆将境外优质资产项目向全国推广,成为资产和资金汇集处。他介绍,重庆QDLP通道比中国其他地区更有优势,核准额度可用于一级市场(私募类投资)和二级市场(公募类投资)的境外投资,投资范围更广;上海QDLP则多用于二级市场投资。

据了解,毅德须于明年12月前用完获批的2亿美元额度;重庆官方届时将再做评估,决定是否批准毅德隔年申请同等或更高额度。

目前另有一家新加坡企业提交重庆QDLP申请,还有三家在筹备申请。陈佩良坦言,未来其他企业获批额度加入战局,势必增加竞争压力。但无论如何,毅德先试先行已带动一波风潮,鼓励更多新加坡金融机构参与QDLP申请。

中国政府今年4月宣布服务业扩大开放增设四个试点省市,为2015年在北京率先实施这项试点以来首次“扩围”。其中重庆是此次唯一获选的内陆城市,为中国西部探索服务业扩大开放经验。

重庆党政一把手首邀新加坡 参与中央赋予的战略和试点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和市长唐良智7月中与新加坡贸工部长颜金勇,以及负责中新项目的新方部长、通讯及新闻部长杨莉明等举行视频会谈时,呼吁新渝抓住用好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重庆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等重大战略机遇。这也是重庆党政一把手首次公开邀请新加坡参与这两项中央赋予重庆的战略和试点。

唐良智本月8日召开中新项目工作推进会时,强调今年是项目进入“第二个五年”的开局之年,要推动中新项目与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等相互衔接、相互促进,提高开放发展整体效能。

另一方面,重庆政府8月底在官网公布市政府领导最新分工,显示今年3月底从上海跨省履新重庆副市长、被中国媒体形容为“金融多面手”的蔡允革,负责中新项目,接替已正式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的李波离渝留下的空缺。

蔡允革本月10日在广西南宁中国—东盟(亚细安)博览会开幕期间,视察中新项目展区,并首次以负责中新项目的重庆领导身份公开讲话。他说,下一步中新项目要聚焦中国—亚细安发展新机遇,推动重庆—新加坡“点对点”合作向中国西部—亚细安“面对面”合作拓展,助力中国—亚细安命运共同体建设。

新渝智慧医疗合作 涵盖七大重点领域

重庆官方今年7月底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重庆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聚焦科技服务、金融服务、健康医疗服务等七大重点行业领域。

重庆商务委主任张智奎会上表示,将坚持服务业扩大开放与中新项目等一体化推进,最大限度释放政策红利。同场的重庆商务委副主任许新成则说,试点将提供更优质的医疗健康服务,让民众通过互联网享受更便捷的国际医疗服务。

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智博会)上月23日在重庆开幕之际,新渝企业期间启动智慧医疗合作。其中,新加坡起步公司EyRIS和北京企业欧若拉国际贸易签约,将为中国市场定制人工智能眼疾诊断系统,目标在未来一年半内以重庆为起点向中国各地推广。

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长杨莉明在智博会开幕式上视频致辞时,期许这两家公司的合作项目能展现科技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应用,改善民生,并鼓励新渝企业之间更多创新合作。

EyRIS目前是少数通过中新项目进军中国的医疗科技新企。这家2018成立的企业,采用新加坡研发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系统SELENA+,通过视网膜照片检测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青光眼、老年黄斑病变等糖尿病引发的并发症,同时能处理大量数据。

该系统未来还能从同一张视网膜照片,筛查肾衰竭、中风、甚至失智症等病症风险,最终取代血液报告。

负责公司业务发展的EyRIS高级副总裁黄剑豪(47岁)受访时告诉《联合早报》记者,中国目前是糖尿病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有高达近1.2亿患者。但全中国仅有约4万名眼科医生,其中也只有5000名医生能阅读视网膜照片,患者与医生比例显著失衡。

黄剑豪说:“在一个越来越富有的社会里,糖尿病肯定是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全国5000个眼底医生要看上多过1亿的病人,用AI(人工智能)解决这个问题越来越重要。”

庞大商机吸引下,EyRIS去年3月开始寻找中国伙伴,并通过新加坡验光协会同行牵线,认识北京欧若拉这家美国博士伦公司的在华代理。冠病疫情阻碍跨境商务旅行,两家企业通过线上展开长达八个月的漫长磋商,最终决定创立名为艾锐思(EyRIS China)的合资公司,进驻新加坡国立大学在重庆两江新区设立的创业公司孵化器BLOCK 71。

黄剑豪认为,人工智能业者面临的大挑战之一、在于寻找被新市场接纳的机遇;在中国有灵活多变的合作伙伴因此至关重要。

获监管机构批准则是另一项大挑战。黄剑豪透露,艾锐思将投入上千万新元的研究费用优化系统算法,确保SELENA+对中国各地不同民族人口的网膜照片,都能展开有效筛查。SELENA+的算法是基于一项2017年、针对来自全球多地约50万人进行的研究。

对于为何选址重庆作为进军中国首站,黄剑豪坦言,相较医疗资源及筛查能力集聚的沿海一线城市,内陆二线城市商机更多,成功率也更高。中新项目下新渝官方给予的优惠和便利政策也是一大吸引力。

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以及重庆市大数据应用发展管理局共同设立的联合创新发展基金(JIDF),已承诺部分资助艾锐思优化算法的研究。黄剑豪说:“这个资金很重要,使我们新加坡公司更容易进入中国市场……(新渝的)互联互通也让我们更容易做生意。”

中新项目旗下的中新(重庆)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IDC),也为分析研究数据提供便利。黄剑豪指出,IDC为在新渝两地的专家和科学家提供低延时和高可靠性网络,传输实时数据,利于疫情下的沟通。

川云桂黔加入IDC建设与应用

IDC是中国首个对外单一国家、点对点建立的数据通道,前年9月在陈敏尔访问新加坡期间启动,冠病疫情暴发以来让新渝官方交流不间断。

四川、云南、广西、贵州四省市上月23日在智博会重点论坛——中新(重庆)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发展论坛上,宣布加入IDC建设与应用,有望让该跨境数据专道更好辐射西部地区。

在渝观察人士向《联合早报》分析,渝川云桂黔五省市联手共建IDC,似乎在复制当年打造陆海新通道朋友圈的概念,有望由此建立一个新的“IDC朋友圈”,加强重庆在西部诸省中主导互联互通的地位。但该人士也指出,目前尚不清楚这个新联盟是否获中央部委授意成立;这关乎未来中央是否就此出台总体规划,确立各参与省市在其中的角色。

陆海新通道实施方案

在国家发改委支持及重庆主导下,渝桂黔陇四省市2017年8月成立南向通道朋友圈,承诺合作共建连接中国西部与亚细安的物流贸易大通道。南向通道2018年11月更名陆海新通道后,朋友圈隔年10月扩大涵盖中国西部12省区市、海南省及广东省湛江市。

陆海新通道是中新项目旗下标志性项目之一,去年疫情及长江汛情席卷下充分发挥替代优势,助推企业复工复产并维护供应链稳定。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去年开行4596列,同比增长104%,开行数量超过前三年总和。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4月在广西考察时,强调要高水平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大力发展向海经济,促进中国—亚细安开放合作。

国家发改委前年8月出台《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从国家层面部署推进陆海新通道未来15年的建设,确立重庆在通道中运营中心的地位。时隔两年,该委本月2日再发布《“十四五”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实施方案》,提出从主通道畅通高效、港航能力显著增强、通道经济初具规模三方面入手,实现2025年基本建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目标。

《实施方案》也对重庆进一步提出要求,包括推动重庆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建设,提升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功能,发挥对通道运营的集聚辐射作用等。

《实施方案》并要求加快广西北部湾国际门户港建设,以及打造洋浦区域国际集装箱枢纽港;北部湾港、洋浦港到2025年集装箱吞吐量分别达到1000万、500万标箱,其中外贸箱吞吐量分别达到200万、100万标箱。

中新互联互通(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泗棕受访时说,《实施方案》是两年前《总体规划》的升级版,汇报内陆地区发展陆海新通道的阶段性成果,也给予北部湾和海南在规划中更清晰的定位。

他肯定《实施方案》说:“至少当局在追踪(《总体规划》的)进度,显示他们严肃对待这件事情。这也意味着15年的规划不仅是一个愿望,而获(各省市)付诸行动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