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献

菲正副总统大选提名转折连连 凸显杜特尔特父女关系不佳

(马尼拉讯)菲律宾第一家庭近日围绕正副总统大选提名上演转折连连的政治戏码,再度揭露了总统杜特尔特与女儿莎拉之间长期不和。

《海峡时报》的分析报道指出,43岁的莎拉日前提交参加2022年副总统选举的表格,令人大感意外,因为她人气最旺,各方原以为她会竞选总统。杜特尔特也以为女儿会寻求继承他的衣钵,所以当她宣布加入前总统阿罗约的政党,并同意成为小马可斯的竞选副手时,杜特尔特大为光火。

杜特尔特表示怀疑莎拉是受到误导,才退而竞选副总统,他也直言不会支持竞选总统的小马可斯。为了破坏莎拉的竞选计划,杜特尔特扬言自己也要竞选副总统,并指示长期盟友、原本已加入副总统选战的参议员吴顿(Christopher Bong Go)改而竞选总统。

就在人们以为父女二人会同台较量时,杜特尔特又改变主意,表示不会阻挠女儿成为副总统,他决定去选参议员。

这一连串变化凸显了杜特尔特父女长期关系不佳。众所周知,强悍自负的杜特尔特与同样性格倔强的莎拉一向合不来。对于父女关系,两位当事人几乎从来不提,仅坦言彼此政见相左。

不过与杜特尔特有交情的《菲律宾星报》专栏作家塔尔福透露,莎拉对于20年前父母离异一事始终无法释怀,因而与父亲长期不和。

塔尔福说,莎拉为了气父亲,在成为达沃市长后,将其父于市长任内委任的官员全部请走。然而塔尔福所言被莎拉斥之为一派胡言,她也指责塔尔福歧视女性,把她刻画成意气用事的女人。

杜特尔特父女不合之说也获得杜特尔特传记作者帕雷诺的确认,而据他说导火线就是当年杜特尔特与原配夫人伊丽莎白结束长达27年的婚姻,导致女儿“怨恨父亲”。

这份怨恨不时会在政见上显露出来,例如2019年,莎拉公开批评其父提出的联邦制只会扩大地方军阀的权势;她也经常表达对父亲盟友的不满,例如她2018年有份参与罢黜议长阿尔瓦雷斯,事后杜特尔特不但向阿尔瓦雷斯道歉,还坦言自己无法管束女儿。

莎拉盼摆脱父亲阴影施展抱负

帕雷诺指出,莎拉致力于在政治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但她希望完全摆脱父亲的阴影,按照自己所愿施展抱负。他说,自父母离异之后,莎拉就力求在政治方面得以独立。“虽然她有一位兄长,但在家中往往是她说了算……她的父亲从未决定过她的政治走向。”

帕雷诺认为,如果莎拉明年顺利当选副总统,其父影响力将“逐渐式微”。